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授权翻译][嘴炮双雄AU] 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Loving Thy

这一对居然还有洋妞产出!
刚萌的时候我把外网翻了个底朝天都没看见一个影子。
\(≧▽≦)/

没有节操的迷妹:

没节操的小号,渣翻,词不达意什么的肯定是有的…不过应该能把大概意思讲清楚…原文和另一位大大翻的亲吻死亡是同一个背景,是在那之前的故事,英文5万字,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翻完…俗话说当现实虐了就看看AU,敬上~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424878
作者: aliccolo
配对: Jamie Carragher/Gary Neville Xabi Alonso/Steven Gerrard
分级: nc17
Summary:
无聊的版本:侦探Jamie Carragher和CPS检察官Gary Neville一起调查一起入室盗窃案。
有趣的版本:Carra和Gaz争吵,调情,玩儿Xbox并且解决了一桩犯罪,太阳照耀下的所有人都有特别的出场~

第一章

当一名警官是个有压力的工作。在保护和拯救社会的高压之中,还有大堆的文案工作,时不时到法院出庭作证的责任,还有,当然啦,能生活变得无比缓慢的日复一日的毫无意义的事情。等到Carra成为侦探的时候,他差不多已经习惯了。他在这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在最累人的境况下做到了最好。但是有的时候他也需要放松一下。当他还是小孩儿的时候他会玩儿点《马里奥赛车》或《耀西的故事》之类的游戏来缓解学校的压力,不过作为成年人他转向了更重要也更有意义的活动。每天当他回到家,他会打开Xbox,登录,然后玩儿最新版的FIFA至少一小时。
这对他来说是例行公事,是清理思绪的一种方法,而且理论上能让他平静下来。这不总是行得通,有时候他会被那些他控制的虚拟球员弄的大汗淋漓,反正这是有益健康的。他特别喜欢不停地打德比,一遍又一遍的利物浦对埃弗顿,次数太多以至于被其他一些惯常加入他的玩家注意到了。他有其享受和另外三人一起:xXsuckXxitxXspursXx,一个安静但可靠的小孩,大概是伦敦人(不过谁知道呢);SparkleSnake92,一个来自安大略湖的活泼的十几岁女孩;还有fizzer18,一个大嗓门但很有意思的曼彻斯特事务协调员,有让每个人都保持有条理并且走正道的嗜好。他们有一个自己的聊天群,只要他们在线就会加入或退出。
Stevie以前有时候会跟他们一起玩儿,在他和Xabi变得非常正式并住在一起之前。Carra没有真的因为这个对他生气。人总是要长大的。有时候他们会坠入爱河。有时候他们会和狡猾的、去警局后面不停吸烟的、穿昂贵裤子的、去博物馆参观的西班牙同事坠入爱河。倒不是博物馆本身有什么不对,但是比起把空闲时间花在分析巴洛克绘画的意义或者其他什么Xabi爱做的事情上,Carra能想到四打他愿意做的别的事儿。而且这还意味着Stevie的时间不再全由他占领支配了。但他不是真的感到嫉妒。毕竟在警局里他们经常见到对方,至少他们能这样见面。
这是一个周五的晚上,Carra奇迹般地得到了休假。这个情况不同寻常到他一登录,他的常规队友们就注意到了。
“哎哟,哎哟!”耳机里传来fizzer18的大笑,“看看!ForeverRed23上线了,伙计们!还是在周五晚上!你怎么做到的?”
“今晚的默西塞没有杀人案,小朋友们,” Carra笑了,调了一下电视的音量使楼上邻居不会被打扰。
“太好了Jamie!” SparkleSnake92打开游戏时雀跃地说。xXsuckXxitxXspursXx同意地哼了一声,不久之后他们四个开始打新一场默西塞德比,并欢迎任何想加入的新人一起。玩家来来去去,大多数都受不了没完没了的利物浦对埃弗顿,被一遍又一遍同样的比赛搞得精疲力尽,希望玩点别的。Carra并不在意。他一点也不在乎别人想玩什么。只要他能用利物浦,其他所有人都可以去死。
“有一些老朋友想加入咱们玩一局。” fizzer18在他们结束晚上的第三轮滴鼻时说。
Carra 不太在意:“可以。让他们来吧,要开始了。”
“噢!新人!” SparkleSnake92咯咯笑了。
“他们是我上学时的朋友,” fizzer18警告道,“友善一点好吗?”
“你是说他们是曼彻斯特人,” Carra轻蔑地哼了一声,“你知道有你一个已经够糟了。我可不知道我能不能受得了你们一群人在边上叽叽喳喳乱叫。”
“那我们不打另一场德比了?” SparkleSnake92问。
fizzer18 笑了起来:“今晚不啦,小孩儿。他们会选曼联。”
“去他妈的!” Carra吼道,随即冷静下来,“不好意思,小朋友。”
fizzer18着重强调了一下行为,然后没过多久比赛就被吵闹又醉醺醺的曼市人尖利、愚蠢的闲聊充满了。这足以让Carra热血沸腾。
“这儿都有谁啊?”其中一个人大声说,“利物浦人,哈?”
“操蛋的利物浦人!”另一个人叫道。
“嘿!去死吧!” Carra厉声说,他不能控制自己,“把你们的脏嘴闭上。这儿还有小孩。”
“好呀!让他们看看这项运动该怎么玩!”第二个曼市人 glorygloryxxx69说,听起来十分自以为是,“ForeverRed23,你和你的队伍都是屎!哈哈哈!”
“你们都注意点!” fizzer18命令道,然后对话在他们选择立场和位置时暂停了一会儿。
“该死的曼市人。” Carra小声抱怨,选择了他喜欢的位置,不耐烦地等着新来的选他们的。同时几个任意的散客加入进来。填充队伍。
“注意你的语言,利物浦人,” CowUdder46,其中一个曼彻斯特人责备道,“这里有小孩。”
比赛开始了,Carra恼怒,愤愤不平地保持闭嘴不说话。利物浦主场对阵曼联,这可不只是网络上的骄傲问题。
比赛像预想的那样进行。曼彻斯特人既吵闹又讨厌,而且他们踢得很脏,边对着麦克风尖叫边糟糕地铲球。有一次,可怜的SparkleSnake92大声坚决地解释她是多伦多人而不是利物浦人,他们对她的侮辱一点用也没有,让他们放松警惕一阵并趁其不备打入一个漂亮的单刀球。Carra和他们队的其他人一起大声为她祝贺,有一阵子他们精神鼓舞地认为他们会得胜。
然而他们没有。曼联在下半场卷土重来,迅速成功打入四球,让Carra、fizzer18和其他人都目瞪口呆。
“你们让一个小加拿大人当前锋就会这样!” glorygloryxxx69说,声音中带醉意的讥笑十分明显,“嘿小丫头,你试没试过当守门员?”
SparkleSnake92犹豫了一下:“为什么-怎么-”
“你曾经操控过任何球吗?”
“上帝啊!别烦她,混蛋,” Carra对着麦克风嘶嘶地说,比这晚上任何时候都生气,“你他妈有什么毛病,你这个-”
“够了,” CowUdder46打断了他,主导对话,“对她道歉。现在。”
“Gaz-”
“现在。”
“抱歉。我没有任何恶意,亲爱的。”
“别叫她亲爱的,” Carra咆哮道,“她不是你亲爱的。”
“没事的,” SparkleSnake92小声说。
“有事,” CowUdder46让Carra惊讶地说,“对她认真道歉。”
“对不起。” glorygloryxxx69咕哝了一句。
“好了,现在把他踢出去!” Carra说,然后再一次令他惊讶的glorygloryxxx69被从游戏中剔除出去了。
“我不会为他道歉的,” CowUdder46说道,“那是没有理由的。不过我希望你们不会因此仇视我们队。”
“我不会,” SparkleSnake92说,“我已经有很多原因讨厌曼联了。”
“好样的姑娘!” Carra笑了,如果能他会揉揉她的头发。他的安慰奖是来自CowUdder46耳机的随便的话语。
“告诉我,Sparkle,这些人有什么能让你这样的多伦多人那么喜欢他们?肯定不是口音。你绝对听不懂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话。”
“嘿!” Carra呵斥了一声。
“这是事实,” CowUdder46说,“如果是四个四个单词这样,那可以。不过一旦你们兴奋起来,就算了吧。就像听一群鬣狗乱叫一样。”
“他妈的等一下!你想谈谈胡言乱语,听听你自己伙计!你就像个暴躁的火鸡咯咯乱叫,就跟你该被听到一样。这完全没道理,就是这样!就像谁欠你什么一样乱叫,肮脏的曼-”
“等等!” SparkleSnake92叫道,“我来告诉你什么是利物浦。他们得过5次欧冠冠军。除此之外,他们是好人。在这里我的队友从没叫过我宝贝或者亲爱的因为我不是什么人的宝贝、亲爱的。”
在Carra赞成地咕嘟一声的同时游戏中的男人们发出了一阵可预见的笑声。那些愚蠢的、性别歧视的曼彻斯特混蛋。
夜渐渐深了,人来来往往,不久之后就剩下了他们四个人在玩:Carra, fizzer18, xXsuckXxitxXspursXx和CowUdder46,不停重复地打利物浦对曼联。越来越晚了,咒骂变得更频繁,在Carra和他新找到的曼彻斯特敌人之间来回。
“看看你!甚至都不会带球!Pfft!”“这算啥解围啊?”“你管那叫横传?”“你们真垃圾!就像你们的队伍!”“又丢了个点球,意外呀意外!”“去死吧混蛋!”“你去死!”
“你们俩踏马的能不能闭嘴?” xXsuckXxitxXspursXx最终咆哮道,“该死的利物浦和该死的曼联!呃!”然后他下线了。
“他怎么了?” CowUdder46问。
“你表现得像个蠢货,” fizzer18说,“把一切都毁掉了。我要睡觉了,混蛋们。”随即他也下线了,剩下Carra自己和CowUdder46。
“这真是好极了,” Carra抱怨道,“完全地、有条不紊地毁了比赛,在曼联这完全没有尊重。我一点都不惊讶。”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CowUdder46愤愤地说,“你疯了,兄弟。”
“我不是你的兄弟。”
“你不是任何人的兄弟。”
“嘿!操!”但是太晚了。CowUdder46已经下线了。
被一个人剩下, Carra也下线了,说实话,印象深刻地。

“周末过得怎么样啊?”周一早晨Stevie问道。他们刚到警局,马上就要去到他们各自的部门。不过首先他们需要来点咖啡,于是他们在休息室咖啡机旁边他们惯常的位置坐下来,看早间新闻。“你看起来像几天没睡觉一样。”
“我是几天没睡觉了。” Carra无神的盯着他的杯子,听起来困倦、虚弱又精疲力尽。
“为什么?想着谁呢是不是?” Stevie咧嘴笑了,拿胳膊肘轻轻推了他一下。
“噢滚蛋吧。”
他甚至都没劲好好吵架了,这让Stevie有点担心。他研究了一下他的朋友,试着辨别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发生什么了Carra?是坏事吗,是你家里的事?”
“不是。跟你没关系。难道你不知道别人还不能不高兴了?靠,Gerrard。”他“砰”的一下把马克杯放在台子上然后跺脚走开,差点撞上刚往里走的Xabi。
“躲开点,Alonso。愚蠢的小…”后面的话变成小声抱怨,留下Xabi非常迷惑地站在那儿。
“他怎么了?”他走到Stevie旁边。
“他生气了。”
“是,看出来了。你干了什么?”
Steven皱着眉头,冲他的男朋友摇摇头:“我啥也没干!为什么他表现不好总是我的错?”
“你是他最喜欢的替罪羊,” Xabi回答,从Carra杯子里倒水给自己,“而且,他觉得你抛弃了他。”
“那太蠢了。” Stevie讥讽地说,递给Xabi一包糖,“我从没抛弃任何人。”
Xabi没说话,只是把糖搅拌开,拍拍Steven的肩膀然后悄悄地走开,回到特殊受害者部门那个见鬼的地方。与此同时Stevie也走回匪帮部门,时不时想想对Carra来说他究竟是不是个糟糕的朋友。他没考虑过这个。他们仍然长时间地呆在一起,几乎每天都一起吃午饭(当他不和Xabi一起的时候),他们也还会一起出去喝一杯,看看比赛。有时候会。当他不和Xabi一起做这些的时候。
哦哦。也许他确实抛弃了Carra。这就有点说得通了。毕竟作为Carra最好的伙伴他真应该知道他在烦恼什么。他甚至不知道Carra有没有在约会。他已经一个多月没去过Carra家了。
那就解决这个,他下定了决心。他要成为一个更好的朋友。那天下午,他开始在网上查查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能让他们一起做。

译者的话:
①花样繁多的骂街翻的不太好…如果有觉得直接用英文更好可以告诉我~
②Manc和scouser译成了曼彻斯特/曼市人和利物浦人,有更好的中文说法或者觉得用英文更好请告诉我~
③看不懂的部分…不对劲的部分…欢迎提出欢迎指点~
④再次强调渣翻…请多包含

评论(3)
热度(35)
  1. 蒹葭37后宫王 转载了此文字
  2. 时间流迷妹院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后宫王
    这一对居然还有洋妞产出!刚萌的时候我把外网翻了个底朝天都没看见一个影子。\(≧▽≦)/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