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无授翻|足同AU】『隆包/特兰』亲吻死亡(Ⅰ)

先马,感觉有高能

智慧凝同学:

by: aliccolo

原文链接:这里这里

作者的话:

---足球版汉尼拔

---僵尸鱼版伟大的冒险(我并不知道这是啥)

---疑似角色死亡有

---僵尸鱼出没注意!!

---是个搞笑剧你敢信!?!!

---有病句错别字怪我咯(也怪我咯)

=======

我要说:

这个故事的铺垫太长了...翻译的时候我都要炸了。前面这一大段应该谁都不会细看= =不过终于,在结尾处隆包上线了xdd不知道在哪儿的老蒋还没连上网(。

我真的是个渣,肯定有很多译的不对的地方。。还要求指导!


+++

兰帕德曾经畅想过未来成为一名探险家。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便乐此不疲的在树上爬上爬下,探索着树丛后的秘密,在大自然中接受成年的洗礼。从小就不是个捣蛋鬼,兰帕德对流浪有一种莫名的向往,保持有度的好奇心和按规则行事,让他不会真正的身处危险之中。他阳光聪明,是个老师都喜爱的学生,对生物抱有极高的热忱。他甚至考虑过如果踢球不是出路,他会从事科学事业。但是事与愿违,他只好选择默默搁置下了自己热爱的大自然。至少一段时间是这样。

 

即使年龄的增长,也没有削弱他骨子里对探险的热情。尽管考虑到自己足球职业生涯的不得已,但是他还是会得空周游世界,并从中学些知识。就在前阵子,朋友发现他在看一本生物教科书时还嘲笑了他。他们都对此嗤之以鼻,开玩笑的称他是爱迪生或者达尔文再世,而他只是笑笑不说话。他才不觉得自己是爱迪生或者达尔文什么的呢,他从没这么想过。倒是他对七鳃鳗*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事实上,他甚至把自己比作七鳃鳗的印第安纳琼斯*。不同于夺宝奇兵的是,他并不是为了带回绝世珍品而冒险。他去全世界闯荡是为了他最钟爱的动物,他想要去了解它们,收藏它们,爱护它们。在他22岁的那年,他已经收集了相当多的七鳃鳗和其他的鳗鱼品种,甚至可以对每种鳗鱼不同的细节津津乐道个没完。每种鱼都有自己的名字,每个名字都恰到好处的表现了每个种类的特质。与此同时,他把这些鱼当做自己朋友。作为朋友,他对它们都十分的着迷。

 

用一件事来证明他的着迷。要追溯到他八九岁,在舅舅家准备用晚饭的那次。

 

“好了,开饭啦。”舅妈把热气腾腾的派摆在桌子正中央,喊着大家吃饭。

 

小弗兰克吸了一口派的香气,眉头有些微蹙。味道闻起来确实不错,但是出于某种原因,这味道让他有些不自在。“舅妈,这是什么?”

 

“僵尸鱼派”她微笑着回答他。

 

“僵尸鱼?那是什么?”

 

“是一种鱼,”舅妈温柔的看着他,但眼里却似乎有些刻意的隐瞒。小弗兰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我们用一种独家秘方烹调它。”

 

舅舅落座后,用刀具切割开派。他把派切分好并分到每个人的盘子里。弗兰克的表哥已经对这顿晚餐迫不及待了。

 

“亲爱的,这闻起来真不错。”哈利舅舅*说道。舅妈也很欣慰。

 

小弗兰克用叉子戳着饼皮试探着。这看起来对他来说并没有多诱人,但是他明白最好不要嫌弃舅妈的手艺。他鼓足了勇气,强迫自己吃下去一大口,咀嚼着肉质,感受其中的滋味。尝起来不差,甚至还挺好。佐料放的可能有些多,但是味道真是不错。

 

“弗兰克宝贝儿,你觉得怎么样?”他看向自己的舅妈,他的舅妈正迫切的想要知道他的回答。

 

“还好吧,”说着又咬了一口,“但是尝起来不太像鱼。”

 

“那是因为这根本就不是鱼。”杰米表哥*回答他的同时往嘴里塞了一大块。小弗兰克越听越糊涂,纵了纵鼻子。

 

舅舅微笑地看着他,“是的,孩子。那不是鱼,是一种鳗。”

 

小弗兰克吓得把叉子扔在盘子上,一种无法克制的恐惧感占据着他。回屋的时候他的精神已经开始有些恍惚,等他再次清醒的时候才意识到刚刚昏倒了。显然他昏过去的时候样子绝对很滑稽,足够杰米在每次的家庭聚餐时都要拿出来嘲笑一番。弗兰克不觉得好笑,他觉得这简直太糟了。既不是害怕七鳃鳗,也不是觉得它们恶心。相反,他觉得这种动物既漂亮又迷人,而这让他有些纠结。他曾经听说过七鳃鳗,但是名字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直到他听到鳗这个词。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个纪录片,大卫爱登堡爵士*形容它们是一种无颚纲鱼形动物,寄生在深海的吸血鬼。当时在观看的时候他就对这种动物十分感兴趣,但妈妈却勒令他赶紧去睡觉。把它们切块炖成浓汤,烤制成派,分到他的盘子里的同时,好奇心已经酝酿成了毕生的爱好与激情。七鳃鳗并不是像所有人说的那样是个可怕的怪物。尽管它们很好吃,但它们绝不能被当做食物。大多数人对它们存在着误解,而兰帕德想要在退役后,尽其一生努力让人们改变这种想法。至少他是这么计划的。

 

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学术界和动物界的专家,名声就像他的球迷遍布全世界的范围一样广。既是世界球星,又是非著名业余七鳃鳗专家的人可不好找。他有时候甚至想,应该把这句话印在自己的名片上。但他也就是随便想想,笑笑就过去了。(这里有一句我译不出来,但我保证不影响阅读x)

 

每到晚上,他就会回家跟他的宠物们呆在一起。年复一年,为了更好地了解学习它们,他已经收集了大量的七鳃鳗品种,并把他们安置在一间大水族箱里。它们是那么的婀娜,依附在其他鱼的身上随其摆动。观察它们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满足和兴奋。这些七鳃鳗可爱温顺,最重要的是,它们属于他一个人。它们不会在意你是个球员还是个科学家,它们不会嘲笑你的怪异癖好。它们只是来回来去的游啊游。它们不会批判你,不会记恨你。它们简直堪称完美。

 

+++(GOSH终于到讲故事了...)

 

六月份的傍晚已经算是有些闷热的了。电话铃声响的时候,他正坐在书桌前,专心致志的读着一篇安大略省南部关于七鳃鳗灭菌方法的引人入胜的论文。他开始本来不想接起的,没有什么闲扯能比他的研究更重要。现在是歇赛期,他也没有什么计划要跟俱乐部洽谈,所以他不需要跟任何人谈论跟足球有关的任何事。但是不管打这通电话的是谁,这个人实在是太锲而不舍了。兰帕德的电话响完一遍又一遍。最后,又是他该死的好奇心驱使他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

 

“啊,你好。请问是弗兰克兰帕德么?”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带有浓重的利物浦腔调,这让他反应了一阵才明白。

 

“是的。你是?”

 

“我是默西塞德警局的史蒂文杰拉德探员。”

 

兰帕德从皮革椅上坐起来。警察给你打电话这事儿可并不常见,更何况居然还是利物浦警察局的警察。这事以前从没发生过。他清了清嗓子,合上他正在读的东西,取来一支笔,不安的等着下文。“啊,我能为你做什么呢,杰拉德探员?”

 

“是这样,我听说你在一个极其特殊的领域是个专家。”

 

“我想大概是吧。”兰帕德说的比较含糊,等着探员把话说得更清楚一些。他不确定杰拉德探员说的是哪个领域。

 

杰拉德暂时也没有说话,显然他是想让兰帕德明白自己想表达的意思。又过了几秒,他只好亲自说明,“僵尸鱼。兰帕德先生。僵尸鱼。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么?现在时间十分紧迫,犯罪已经发生了!”

 

“犯罪?”兰帕德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世界上的犯罪跟他的七鳃鳗知识有什么关系?并没有七鳃鳗混入水族馆导致大面积鱼类死亡的新闻。他有点儿跟不上这个默西赛德郡警探的节奏。除了非法猎杀七鳃鳗这件事上他可能有些发言权外,他想不到任何需要他的七鳃鳗知识的时候。

 

“所以你是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杰拉德警探听起来有些急躁了。

 

“我是,”兰帕德赶紧回答。“我甚至可以不夸张的说,我是全国七鳃鳗业余爱好者里最著名的专家了。”

 

“太好了,我们要的就是你。我们需要你马上过来,最早可以什么时候见到你呢?”

 

如果他在喝水,一定会把嘴里的饮料都喷出来。“啥?你都让我听傻了。什么样的犯罪行为会需要我对七鳃鳗的研究成果?”

 

无力地叹息声从另一端传来。就好像是杰拉德在想,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个最蠢的人,那一定就是兰帕德了。“有个罪犯,兰帕德先生,通过我们掌握的一些证据表明他的做案工具是僵尸鱼。”

 

兰帕德沉默了一阵,这沉默长到杰拉德询问他是否还在。

 

“我在听,”兰帕德回答,“我在想我可能听岔了你说的话。你刚才没有说有人拿七鳃鳗当做作案工具吧?”

 

“实际上,这话是我说的。”

 

“好吧,我觉得这件事并没多少可信度,甚至根本不合理。”他并没有掩饰自己怀疑的口气。

 

探员要被逼疯了。“听着,兰帕德先生。我不能把案件调查的细节跟您在电话里说明。别的先不说,从我们收集到的证据来看,一只僵尸鱼参与了这起谋杀。我打电话请您来是希望您能给我们一些专业的分析。现在您能不能做点该做的,尽快赶过来。”

 

兰帕德向后摊靠在椅背上,环顾着他的书房。木质书架上塞满了各种关于七鳃鳗和其他鳗鱼的文本资料。壁炉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幅可爱的七鳃鳗的手绘大肖像。他与画像中的七鳃鳗对视着,揣摩着自己和它的内心。怎么会有人用这么神圣的动物结束别人的生命呢?这简直是对七鳃鳗的亵渎。七鳃鳗受到的栽赃还不够多么?它们不能再有负面的新闻出现在公众面前了。这对它们不公平!

 

“兰帕德先生?喂?还在么?”

 

“是的我还在。”兰帕德从椅子上站起来回答,“我可以明早赶到。”

 

“真是不容易。”杰拉德小声嘀咕了一句。两人最终敲定了明早9:30在默西塞德警局见。

 

+++

 

杰拉德的闹钟难得有响这么早的时候,嗡嗡个不停。他翻身给了闹钟一巴掌却无济于事。原本在旁边熟睡的人捂着被子哼唧了一阵,表达着对闹钟叫个没完的不满。被一巴掌从床头柜拍到地上的闹钟依旧没有停歇,杰拉德费死老劲地趁着胳膊去够闹钟,但就算这样他还是赖在床上不挪窝。

 

“史蒂文快点把它关掉。”

 

“我试了,够不到嘛。”

 

“不能下床么。”

 

“不不,我再试试!”

 

“这声吵得我头疼。”

 

“马上!马上就够到啦。”

 

闹钟没有停止肆虐,杰拉德也依旧毫无意义的够着。在他意识到只有他一个人在床上的时候,阿隆索已经踩着床跨过他,跋涉到床边按掉了闹钟。现在杰拉德能做的就只是看戏地瞅着夏比撬开闹钟的后盖,把电池甩在地上。

 

“嘿!”杰拉德抗议道,又把自己塞进被窝。“我都要够到了,你就不能再给我点儿时间么。”

 

搭档瞪了他一样。“我脑袋都要炸了。现在赶紧起床,僵尸鱼伙计今天不是要来么?”

 

“啊是呢。”他打了个哈欠爬下床,“弗兰克兰帕德,这是什么鬼名字*。你觉得呢?”

 

阿隆索站在衣柜前挑选着自己珍藏的牛津纺衬衫。“是,不过就是个巧合而已。这件怎么样?”

 

 “看起来不错,亲爱的。你穿什么都好看。”杰拉德看向夏比拿着的衬衫点头表示赞同,“不过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如果想成为这家人,首先你们的名字就得很像吧,对吧?”

 

“那你得问他。没准他还能给你签个名儿呢。”杰拉德厌恶的皱了皱眉头,他踏马要兰帕德签名做什么。阿隆索回头冲他笑了笑,“去洗澡吧,史蒂文。我去煮咖啡。第一次见面我们可不该迟到。”

 

牢骚了一阵,杰拉德才晃晃悠悠的往浴室走。从阿隆索身边经过时,西班牙人拉过他的胳膊,吻了下他的脸颊。他冲杰拉德笑笑便又转回衣橱。“顺便把胡子刮了,史蒂文。你的样子像个邋遢鬼。”

 

【TBC】

=============================

注:

①七鳃鳗:又叫僵尸鱼。不算鱼类,以吸食其他鱼类的血肉为生。

②印第安纳琼斯:《夺宝奇兵》里男主角的名字

③哈利舅舅:就是老雷啦

④杰米表哥:就是小雷啦

⑤大卫爱登堡:世界自然纪录片之父

⑥僵尸鱼(Lamprey)英文跟Lampard很像啦,作者也说是因为这个脑洞才写出来的xd说每次打特兰的Lamperry都会自动修正为Lamprey呢233


=====

译者我说:先发出来的看看反响吧...翻译这么一通真是累,大概接下来就是正经剧情啦w


评论
热度(33)
  1. 时间流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后宫王
    先马,感觉有高能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