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猪波] [应梗文] 别人家的孩子(下)

  • 本篇文应 @我在你后面 姑娘的梗,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

  • 猪波无差。

  • 高中生AU,卢卡斯和巴斯蒂安在现实生活中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直到巴斯蒂安发现对方是他在网上认识的知心密友。


  • 不管我写哪对,不管写啥题材,到最后我都写成了“人物性格剖析文”,看起来跟爱情论文似的,为了他俩能在一起我操碎了心。最关键的是,这种互相看不顺眼的设定放在猪波这对箭头粗,发糖多的西皮上,是比较OOC的,而为了尽可能不OOC,我还得努力让OOC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OOC,然而在这种傻白甜文章中,所有的不OOC其实都是OOC(手动再见


  • 别人家的孩子(上)



——————————————————————————————————


4、

 

巴斯蒂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起事情如同龙卷风暴席卷了他们整个高中生活。新赛季他们骄傲地启程,球队带着如同卢卡斯在夏季阳光下灿烂笑容般的活力点燃了整个学区。巴斯蒂安和卢卡斯,两人从配合的第一个进球开始起一鸣惊人。

 

巴斯蒂安不会忘记他们合作的第一个进球。当那个少年一脚将球轰进大门之后,他转过身来,挥舞着自己的手臂,汗水洒在阳光下旋转飞出,卢卡斯在冲着巴斯蒂安嘶吼,那表情带着一股从未在这个男孩脸上出现过的霸气和侵略性,像那一记进球一样不讲任何道理。

 

巴斯蒂安那一刻愣神了不到一秒钟,最终选择与队友一同拔腿狂奔向他们的英雄。最终巴斯蒂安第一个扑倒了卢卡斯,他们拥抱在一起,然后是队友们压上来的怀抱。

 

一球钟情。事后卢卡斯笑眯眯的对着采访说道。

 

“可是,你和施魏因施泰格同学不是已经认识很久了吗?”校队记者露出一个疑惑的眼神。

 

“不,我并不这么认为。”

 

卢卡斯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在那之后,卢卡斯以为他和巴斯蒂安的关系能够更近一步。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但让卢卡斯糊涂的是,与亲密同比增长的,还是一种像奶酪一样黏糊糊的气氛,这种气氛有一些腻歪,但更多的是尴尬。

 

##

 

***波澜不惊:我觉得我和他现在是朋友了。

 

***我还是支持拜仁慕尼黑:哦,你不讨厌他了么?

 

***波澜不惊:他在私底下是个非常体贴的好伙伴,即使大多数时候对我没有好眼色,或者吞吞吐吐仿佛双商下线,但他谦逊又懂礼貌,叛逆却又优异得一塌糊涂,该死的,这真的很不可思议。

 

***我还是支持拜仁慕尼黑:听起来还真是具备了成为一个混蛋的全部素质呢。

 

***波澜不惊:不,兄弟,他并不是混蛋。

 

沉默了许久,我还是支持拜仁慕尼黑的头像灭掉了。卢卡斯盯着对话框许久。最终打了一行字。

 

“也许,我们之前一直把争吵当成不让对方走进自己内心的借口。也许我们只是不信任一个朝夕相处的伙伴。也许我们早已经比对方更了解彼此。也许我们已经看透了。”

 

但他最终犹豫了一会儿,又全部都删除掉了。他回复道:

 

他不是一个混蛋,他是我的朋友。

 

## 

 

今天比赛结束之后,他们球队已经顺利通过了第一轮淘汰赛。球队经理菲利普破天荒组织大家出去狂欢,大家伙买了好几箱啤酒,拖到了足球场。夜里,他们搭起了几个篷子,摆了好几个酒桌。喝到最后大家三三两两的滚到草地上,放声合唱的,倒头大睡的,继续喝酒的,看星星的,应有尽有。

 

输了赌局的巴斯蒂安正在打通关,也就是带着一杯酒和在场所有人喝一杯。整个活动期间巴斯蒂安都没有和卢卡斯说过一句话。等到轮到和卢卡斯喝酒时,巴斯蒂安才拿着酒瓶摇摇欲坠的走到卢卡斯身边。

 

“波尔蒂……波尔蒂……”巴斯蒂安红着脸,盯着卢卡斯,他们凑得很近,鼻尖对着鼻尖,巴斯蒂安声音轻柔恰好只有卢卡斯听得见他在呢喃着自己的名字,卢卡斯不知所以,巴斯蒂安从来没有用这个名字称呼过卢卡斯,让卢卡斯觉得很不适应,有一种过头的亲密夹杂在其中。

 

“还是别喝了,菲利普狂暴很久了。”

 

“我……我觉得我们之间……”巴斯蒂安稳住,然后仰头喝了一口,似乎是在壮胆。“有些什么。”

 

那一刻,卢卡斯觉得有一些热,手心都在冒汗。

 

“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说完巴斯蒂安想要离开,但很快就被自己左右脚互搏的走路姿势绊倒,最终身子小力气大的菲利普用一只手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拉了上来,卡得巴斯蒂安喘不上气,卢卡斯连忙绕道前面扶住了巴斯蒂安的脖子,巴斯蒂安再度站起来之后,热切的眼眸正好对上了深夜里卢卡斯那双依旧明亮的眼睛。

 

巴斯蒂安想都没想,捧起了卢卡斯的脸,然后轻轻在他脸颊上啄了一个吻,然后一头栽进了卢卡斯的怀里。

 

卢卡斯呆住了,倒是一旁围观的菲利普笑出了声。

 

“所以说你俩之前那些恩恩怨怨其实是为了增加情趣?”菲利普说道。

 

卢卡斯脸上没有闪现太多负面的情绪,只有一种下意识的拒绝和接受。一旁菲利普眼神带笑又犀利,比起一个酒鬼,更让卢卡斯感到不安。

 

“你们之间发生了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卢卡斯叹了口气,摇摇头,眼里的困惑不比菲利普要少,菲利普最终放弃了追寻,大概那天夜里,借着足球场微弱的灯光下,只有菲利普记住了卢卡斯和巴斯蒂安相互对望时的表情。

 

5、

 

球队最终以超出预期的成绩止步于半决赛。

 

半决赛前三天。巴斯蒂安被卢卡斯拉着去隔壁邻居修理房屋,巴斯蒂安因为低估了自己的恐高程度,最终因为双腿发软跌下屋顶,摔伤了腿。号称钢铁之躯从不生病的卢卡斯则得了重感冒,替补上场,脑袋烧出了个大洞,比赛时看着对方的球衣都以为那是彩虹色的。

 

对手强大,球队阵容不齐,比赛输了其实在预料之中,赛后神奇的菲利普带球队去参加庆功宴,参加完采访的卢卡斯跑到更衣室时大家已经走了七七八八,留下短信告诉卢卡斯他们在停车场等着他。

 

巴斯蒂安拄着个拐杖,在别家球场迷了路,找到更衣室时人也已经走光,正准备离开时却发现卢卡斯的背包和手机都放在了柜子里,看起来好像还没有离开。

 

巴斯蒂安心思缜密,那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好几种可能性,但他却万万没想到发高烧的卢卡斯最终在昏倒在淋浴房。

 

发现卢卡斯的时候,这家伙正趟在瓷砖地板上,头靠在墙上,淋浴的水不停往下流,雾气朦胧。巴斯蒂安下意识扔掉了拐杖就要跑过去,结果忘记自己腿脚不方便,整个人往前滑了一大步,要不是扶住了隔间的门,恐怕他另外左腿也会报废。巴斯蒂安单脚蹦跶哒的把淋浴的水关上,整个人被淋湿了一大半,他蹲在来拍了拍卢卡斯的脸,后者浑身发烫,脸色苍白。

 

“卢卡?”

 

巴斯蒂安语气里带着惊慌的颤抖,声音不大,却把巴斯蒂安自己吓了一跳。他无暇顾及这意味着什么,因为他看见了卢卡斯身后的血,那一刻巴斯蒂安呼吸都停滞了,直到卢卡斯呢喃的一声又倒了下去。

 

巴斯蒂安拖住了卢卡斯的头,这时才看见是脑后磕破了台阶流出的血。巴斯蒂安直接找到了挂在一旁的浴巾,将卢卡斯整个人包裹住,拖着断腿把一个跟自己差不多体格的大男生半拽半搂的抗到了更衣室。

 

巴斯蒂安用毛巾把卢卡斯身上的残留的水擦了干净,然后仔细检查了一下后脑的伤口,看上去并不深,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卢卡斯另一头的手机一直叫个不行,巴斯蒂安用自己的手机给菲利普发了条简练的短信,然后手机一扔继续围着卢卡斯转。

 

离开温暖浴室的卢卡斯正在迅速的失温,巴斯蒂安动机复杂地决定先给对方穿好衣服再去叫人来帮忙。他匆忙给对方套上了干净的球衣球裤,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卢卡斯的伤口,假装自己并没有看到什么不应该看的地方,最后用自己的超大羽绒服把卢卡斯包住,从棉袄里找到了卢卡斯的头拎出,最后蹦跶的腿找了两个体育场正在清点设备的学生干部帮忙。

 

最终把卢卡斯折腾医务室时,巴斯蒂安觉得自己都快散架了,他目光呆滞的坐在医务室外面的走廊,累到说不出话来。

 

“给给给!”

 

毛巾、衣服裤子齐刷刷地扔了过来,巴斯蒂安把它们从脸上拿下来,抬头发现穿着白大褂的校医米洛正站在他面前。

 

“你身上都淋湿了,别感冒了,天气很凉。”

“卢卡怎么样了?”

 

“可能还需要去医院照CT。”

 

巴斯蒂安又紧张起来,整个上半身都绷紧了,米洛看到他这个样子,连忙用手搭住了他的肩膀,柔声地说:“不用担心,只是以防万一。头部的伤口并不严重,也得到了及时的处理。”

 

听到这里,巴斯蒂安明显放松了下来。他朝这个友好的新朋友点了点头,然后用毛巾漫不经心的擦着自己的头发,之前乱作一团被晾到一边的心情突然悉数安静起来,无处可放。

 

巴斯蒂安看了一眼手里新的病服,最终还是还给了米洛。

 

“我觉得我还是回家换衣服算了。”

 

“你的朋友……”

 

“我已经打电话给他们家人了,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到这了。我还是先回去吧。”

 

“你要不要找人送你一程,我看你好像腿上还有伤?”作为一名医生,米洛给出了他的建议。但巴斯蒂安并没有当回事,只是挥了挥手,自顾自的走到了病房门口,扶着门框注视着卢卡斯。巴斯蒂安看着一旁睡得很安稳的卢卡斯,最终眷恋不舍的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转过头的时候,他正好对上了米洛意味深长的目光。巴斯蒂安在那一刻突然有点手足无措,只好笨拙的说了声再见。

 

##

 

回到家后,巴斯蒂安躲到自己的房里,拖着受伤的腿爬上了床,头顶的星空让房间显得格外的宁静与辽阔。他打开手机,开始一页一页翻聊天记录。

 

***他受伤了,后面的比赛都无法上场。

 

***他看起来很难过,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有时候我觉得他在躲着我,我最近是不是太负能量了?

 

卢卡斯的感觉并没有错,因为巴斯蒂安的确有在疏远他,至于他这么做的原因,自己也搞不清楚。自从巴斯蒂安受伤之后,球队进攻的压力就更大了,卢卡斯被寄予了厚望,而这名新手前锋,也开始把自己的加练训练加强,而在这之前,他已经连续练球到凌晨一个多星期了。

 

球队里没人知道卢卡斯在给自己的加练,但他只和网友“巴斯蒂安”说了。

 

***我不想让他失望。

 

巴斯蒂安翻到了那一条回复。

 

***我还需要进步很多。

 

然后你就倒下了,笨蛋。

 

巴斯蒂安看到这一段时有一些内疚,但他知道困扰着他的不是内疚,还有写别的。

 

***你想要证明什么?

 

巴斯蒂安看到自己问。

 

***证明我能替他赢下冠军。

 

多么浪漫的一个理由,然后他们输了,卢卡斯还昏倒在了淋浴房,巴斯蒂安现在则躲在这里看他们的聊天记录。

 

就在这时,巴斯蒂安发现卢卡斯上线了,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了,卢卡是醒过来了么?他发过去了一个笑脸。

 

***比赛怎么样?

 

过一会,卢卡斯就回复了他。

 

***我们输了,我还丢人的晕倒了,现在在医院里。

 

***你没事吧?

 

***没事,我感觉我已经好了,现在就可以下床跑个一千米,妥妥地。

 

***还跑一千米。我看你是烧坏了脑子。

 

***真烧坏了也好,那样我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要是平时,巴斯蒂安说不定就会说一些客套的话,什么明天会更好,或者是输了球责任并不在你身上,但在卢卡斯面前他不会这么说,他更像给那个人一个拥抱,他想象着现在就坐在病床前,波多尔斯基微微倾起身子来揽着他的肩膀,那一刻,巴斯蒂安脑海里想象了太多。

 

想象他们从未交恶,他们一开始就是默契十足的队友,他们一见如故,他们互相支持,互相倾诉……过去,卢卡斯在他眼里,只是个有些愤世嫉俗的天真少年。他不喜欢巴斯蒂安放肆叛逆的生活态度,而巴斯蒂安则讨厌卢卡斯的慵懒和幼稚。

 

巴斯蒂安不喜欢那个人毫无意义的笑容和快乐,他觉得青春很痛苦,而卢卡斯却证明这截然相反……后来,他认识了波澜不惊,衷心的喜欢这个朋友,后来,他知道他们俩是一个人,后来,卢卡斯又进了校队,他们怀揣着惊人的心有灵犀,一同经历这个各自心怀鬼胎的赛季。

 

卢卡斯的脸谱网上的相册一直都空空如也,直到这家伙加入球队之后,才慢慢丰富起来。巴斯蒂安无聊时曾经翻过卢卡斯所有的社交账号,在校队,那些自拍的,偷拍的,抓拍的,每一张合影,每一个瞬间,巴斯蒂安都是那么熟悉,和卢卡斯一起的那段时光,他的记忆是如此的清晰可见,除此之外,他还有很多看不到的回忆,也因为和卢卡斯的朝夕相处而日渐完整起来。

 

那个在网络上像他抱怨数学物理题解不出来的卢卡斯,那个在妈妈口中经常过来整理花园的卢卡斯,那个为了冠军每夜加练最终病倒的卢卡斯……这些,都是巴斯蒂安不曾见过,却十分熟悉的卢卡斯,这些加上那个生活中小心翼翼又有些骄傲的卢卡斯一起,才成为真正的他。

 

于是,巴斯蒂安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躲波尔蒂。

 

故事从最开始,就是一个关于巴斯蒂安如何被吸引的故事,也是一开始巴斯蒂安如何逃避的故事。巴斯蒂安逃避的方式太过于狼狈,以至于以另一种更为极端的方式——厌恶——呈现出来。

 

但尽管如此,波多尔斯基仍然让人防不胜防。

 

当看到那条“也许那样我就不会这么难过了”时的短信时,他有多么跑到那个人身边去拥抱他,他又是克制住了多大的冲动,才没有以自己真实的身份,告诉此时此刻难过的卢卡斯——你从不曾让我失望。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对卢卡斯的感情,无处可逃。

 

卢卡斯见巴斯蒂安没有反映,又发过来了一条。

 

***有时候我自己都搞不清,到底我是更在乎冠军,还是更在乎他。

 

但幸运地是,巴斯蒂知道自己在乎的到底是什么。

 

6、

 

一周后。

 

“我好紧张。”

 

“安啦……”

 

“天呐,你越这样我越紧张。”

 

“并不会少块肉。”

 

“巴斯蒂你还是不是人?”

“我不是人!”

 

巴斯蒂安突然扭过头来大声吼了一句,卢卡斯顿时被憋到,“呃、呃、呃……”

 

车上的人都回过头来看着挤在最后一排最后一个座位的两人,卢卡斯和巴斯蒂安立即掉头望着相反的方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过了一会,卢卡斯又小心翼翼凑了过来,“喂,你终于发现自己禽兽不如了?”

“拜托,我们还需要挤两小时的中巴车,求求你别让我一路上都在听你车轱辘好吗?我会疯了去。”

 

“切,菲利普说第一次和你去领奖时,你在回程路上哭了三小时。”

 

“你要是没得奖你也得哭三小时。”巴斯蒂安毫无杀伤力地回击了过去,卢卡斯则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前几分钟拽着他嚷嚷紧张的样子全然不见了。巴斯蒂安看着卢卡斯的笑容,最后也跟着笑了起来,勉强忍住了现在下车回学校胖揍拉姆的冲动。

 

当然,放弃胖揍拉姆是因为他根本打不过。

 

由于罢工,他们今天一天都坐不到去市中心的大巴车,着急去领奖的卢卡斯和巴斯蒂安只能蹭着农场的小巴车去领奖的地点。

 

巴斯蒂安代表的是他们校队去领季军的奖牌,而卢卡斯则是得到了“最佳新人奖”的提名,所以不得不去。

 

“其实,要真没得奖,我也不见得多么伤心难过。”

 

“那你紧张什么?”

 

“我只是,”卢卡斯看着巴斯蒂安的眼睛,犹豫了一会:“啊……没什么……”

 

“怎么啦?别说话说一半啊!”巴斯蒂安隐隐约约觉得他知道卢卡斯在紧张什么,但他还是忍不住想听他亲口说出来,于是半带着调侃性质的打趣,还往卢卡斯身边挤了挤。

 

“不说,说了你又批判我傻逼。”

 

“不。绝对不会。最多说你幼稚。”

 

“那就更不能说了!”卢卡斯铁了心,扭过头看窗外风景。巴斯蒂安无奈的摇了摇头,最终微微倾过自己的脑袋,放了一点重量在卢卡斯的肩膀上,轻声的自言自语,但已经足够让卢卡斯听见了。

 

“波尔蒂你还真是个倔强的要命的笨蛋。”

 

听到这句话的卢卡斯依旧以沉默来表示抗议,但却因为对方说这句话时带着那么一丁点无迹可寻的宠溺而感到意乱心慌。

 

##

 

颁奖典礼冗长到两个小时,卢卡斯和巴斯蒂安看着冠军一路踢过来的集锦都要睡着了。只有到了真正颁奖的那半小时,才让人陡然察觉出现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巴斯蒂安的活十分简单,上去摆个微笑,说声谢谢就能搞定一切,最佳新人奖却得霸五分钟的场,还得在聚光灯下发表感言。最重要的是,不到最后一刻还真不知道花落谁家,搞得像奥斯卡最佳男演员那样,卢卡斯差点觉得自己应该在获奖瞬间,起身亲吻身旁的“女伴”巴斯蒂。

 

哦,不,不要这么想,太可怕了。卢卡斯捏着手里准备好的演讲小纸条,提醒着自己。

 

那要不要给巴斯蒂一个拥抱呢?

 

“你好,请问你是波多尔斯基同学吗?”一个声音打断了卢卡斯的胡思乱想,卢卡斯抬头,发现一个漂亮的姐姐正站在他身旁。

 

“啊,是我,请问有……事?”

 

“我是这里的学生干部,带你去后台候场的。”

 

“啊?”

 

“如果得奖的是你,你就要上台啊。”

 

卢卡斯似乎有些困惑,“难道不是那种坐在椅子上,然后灯光……”

 

“哎,蠢死了,当然不是,你以为这是奥斯卡啊!”巴斯蒂安弹了下卢卡斯的耳朵,推着他站起来。

 

“啊……”卢卡斯脸立刻就苦瓜了起来,“丢人啊。”

 

“不要赖着不敢上台才叫丢人。”巴斯蒂安幸灾乐祸的笑着,看着卢卡斯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把手里的小纸条窜到牛仔裤口袋里。

 

“天了,我好紧张。”卢卡斯拍了拍胸口,然后掏自己口袋里的手机。还没等卢卡斯掏出手机,旁边的学生干部说道:“来不及啦!”

 

说完,学生干部就拉着卢卡斯的袖子走了,走的时候,卢卡斯还回过头看了一眼巴斯蒂安,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看上去真的很慌张。

 

巴斯蒂安笑着挥了挥手,心里却想着应该把那一幕拍下来的。

 

然后,他猛然发现卢卡斯的小纸条刚刚在掏手机时滑落了出来,巴斯蒂安愣了一下,捡起了那张皱巴巴的纸,想着待会在后台的卢卡斯一定会因为演讲稿的丢失而更加紧张了。于是他决定给卢卡斯送过去。

 

他看了一眼那张纸条,却发现上面根本没有长篇大论的台词。巴斯蒂安迈开的腿还没踏出另一步,脚就已经黏在地板上再也无法走开。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那张小纸条。

 

上面只写了一个名字。

 

施魏因施泰格。

 

## 

 

卢卡斯在后台坐立不安,几个候选的竞争对手彼此四目相对,看上去也相当尴尬。卢卡斯掏出手机,特想找善解人意,阳光温暖,经常换ID称呼但永远离不开拜仁二字的那个拜仁球迷聊聊天,同样是拜仁球迷,巴斯蒂安不知道比他讨厌了多少倍。

 

真是的,临走前连句鼓励都没有,全是幸灾乐祸。

 

想到这里,卢卡斯打开了他们的聊天窗口,但仿佛对方心有灵犀似的,在卢卡斯还没发过去时发了一个“在不在!”的短消息过来。

 

***有急事。

 

***呃,我也有急事呢……

 

***不不不,我的更重要,你先听我说。

 

卢卡斯停下了打字,安安静静地看着屏幕。然后,对方开始显示“正在输入”。卢卡斯盯着那个动来动去的铅笔,等待着对方从千里之外传来消息。

 

后台又乱又吵,一群人来去匆匆,和台前金光闪闪截然不同。卢卡斯无助地站在靠近登台的那个口子,五光十色的灯光正好照在他脚尖前,没有再将光线送进来一步。

 

卢卡斯站在黑暗里,盯着“正在输入”。

 

他紧张的要死,但盯着那四个字,仿佛就会好一些。

 

他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就像是,在球场上,他穿着白色的球衣,奔跑着,拼搏着,他的身后是不离不弃的巴斯蒂安一样。他们在场上是一对天作之合,在场上,卢卡斯只要看见巴斯蒂安对自己点点头,所有的紧张就会变成轻松与宁静。

 

卢卡斯陷入这种依赖太久了,久到他连准备一个获奖感言,都离不开巴斯蒂安的名字。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你知道吗?现在,有一个我很在乎的人正站在后台上等待领奖。他现在特别的紧张,觉得没有自信,但我知道他有多么出色,多么优秀。

 

“现在,请颁奖嘉宾上台。”

 

***他不知道,能站在他身边踢球,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

 

***他不知道,不夹杂心机算计,依靠直觉和原始冲动踢球的自己,是多么珍贵与难得。

 

***他不知道,我之前和很多人合作过,助攻很多人,也接受过很多人的助攻,但没有一个,能像他一样,让我觉得足球原来是一件如此契合灵魂与精神的运动。

 

***我选择足球作为自己的爱好,是因为滑雪太冷,我进入校队,是想给自己进入大学多挣点实践学分。我很感性,输球了会哭,我也很血性,在场上绝不认输,对足球我充满了理智与思考,充满了活力与冲动,但在遇见他之前,我从未想过,我能在这篇绿茵场找到我灵魂的最佳拍档。

 

“本届的最佳新人奖,获奖的同学是——”

***他不知道,这一切他都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那个夜夜陪他聊天的人,就是白天站在他身边的搭档。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优秀。

 

“卢卡斯波多尔斯基!”

 

***勇敢点,卢卡斯波多尔斯基,无论怎样,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你的混蛋邻居,巴斯蒂。

 

那一刻,台上的灯光突然黑了下来,一束追光从天而降,卢卡斯被别人大吼着自己的名字而回过神,手机不小心掉到了地上,后台一片安静。

 

他没发现自己哭了,因为下一秒,不知道哪里来的人推了他一把,正好站在舞台边缘的卢卡斯一脚迈上了舞台,光亮立刻敏感地跟了上来,打在卢卡斯头顶上,刺眼炫目,他差点无法睁开眼睛。

 

卢卡斯冷静了下来,搞清楚了状况,心里不断在诅咒着二了吧唧的领奖方式,为啥之前领奖都没有这么搞笑,轮到自己就日了狗了。

 

“对不起,现场指挥出了点错误。”

 

卢卡斯听见从后台传来了主持人的声音,然后,追光结束了,灯光重新恢复,在黑暗的那几秒里,有人塞给了卢卡斯一个话筒和奖牌,等到一切恢复正常时,他已经站在了领奖台上。

 

观众们的掌声又陆陆续续大了起来。

 

“请问波多尔斯基同学,请问你现在有什么想要说的话吗?”

 

经过颁奖嘉宾的提醒,卢卡斯回过神来。他扫视了全场一眼,迅速地找到了他在台下的位置,他看见巴斯蒂安微笑的站在那里,穿着黑色的衬衫和西装裤,在人群中看上去如此与众不同。也就在那一刻,卢卡斯发现,巴斯蒂安已经不再是那个叛逆装酷的少年了。

 

“关于这个奖,我没什么好说的,只觉得非常开心。”卢卡斯抿了抿嘴,他继续盯着台下的巴斯蒂安。

 

他嘴角勾起一丝暧昧的微笑。

 

“但是,这个奖时为某个很重要的人赢得的,一个我很熟悉的陌生人,那个人今天也在现场。”

 

卢卡斯依然盯着巴斯蒂安:

 

“我想,如果他有空的话,或许今晚我们可以来一场约会。”

 

 

 

-Fin-


评论(16)
热度(48)
  1. 有蒲有蕳后宫王 转载了此文字
  2. AdamKay后宫王 转载了此文字
    总是很爱po主的文 能在生日前看到这篇 心里特别开心 非常非常棒的文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