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Gerrard/Liverpool] 百年孤独




  • 杰拉德X利物浦俱乐部拟人。




  • 这篇文章起因在于有许多人问我为什么杰拉德要离开,是不是利物浦不要他了?关于这个问题,我隐隐约约有个答案,但答案并不清晰,无法回答。所以我写下了这篇文章,既朦胧又暧昧的一篇文章。




  • 唯一遗憾的是,谈及到杰拉德和利物浦的关系时,我始终觉得不应该绕开阿隆索,而这篇文章我也曾经无数次妄图给虾皮加戏,以达到3p的大和谐境界。但最终没有。




  • 通篇矫揉造作到不忍直视,不喜误入。











—————————————————————————————————




 




关于杰拉德的离开,世人大多迁怒于利物浦。他们会说是利物浦苍白的骄傲,使得他厌倦了杰拉德,他们会说利物浦和杰拉德之间的关系狗血而煽情,而事已至此不过是两情相悦却无法不辜负的结局。




 




事情是这样吗?还是真相总是按照跌宕的剧本在演绎,忽略的最简练纯粹的动因。利物浦和杰拉德他们关系的本质是什么?人们又是误会了什么?杰拉德爱着利物浦,这样的凭证在一傅众咻的喧嚣里的成了绝唱。仿佛多年以后提及,人们也只是反复念叨着这不值得。认识他们的,不认识他们的人都断言的,利物浦不会真正爱上任何一个人,即便利物浦对杰拉德有感情,那感情也只不过是疼爱,一如他疼爱过每一个缱绻在他臂弯里的少年。利物浦并不冷漠,他宽宏、睿智,带着时间洪流冲刷而成的仁慈与良知,他对身边每一个人都是良善的,在他的故事里,总是充满了阳光。那些温柔的提携,那些坚定的扶持,那些温暖的许诺,再多再多,而后最终的结局,无一不是悲悯作别。




 




杰拉德也不例外。




 




他还记的自己与这个孩子第一次的初相见,那个男孩穿戴着白色的球衣,头发乱作了一团。杰拉德笑容带着腼腆,站在一群哥哥的身后,鼓着腮帮子,似是想为自己鼓劲,但后缩的肩膀却看出了一丝胆怯。那一天利物浦心情很好,他看见那群孩子奔波的目光如同生命婉转清亮,而他穿着黑色的西装,越是唐突就越是反衬出他们的生机勃勃,多好啊,利物浦在少年的脚下看见了自己所没有的年轻,多好。




 




那一天,他一丝不苟地系着鲜红的领带,走到了杰拉德的面前。利物浦将温暖的手掌轻轻放在了杰拉德的头上,嘴边微不可闻的笑容私密得只有四目相对的二人才心照不宣,终于如愿以偿摸到那柔软的头发之后,他将手置于男孩的肩膀,杰拉德因此而转动眼珠,古灵精怪的抬起头,眼神惊喜又紧张。




 




“我在等你哦。”利物浦用孩子气般的语调与男孩对话,杰拉德那时还只是一个孩子,并未承载太多繁复的意义。他的绿眼睛里全是波澜闪烁的激动与鲁莽,不知怎么,他就说出一句不自量力的话来。




 




“我会守护你的。”




 




好大的口气。利物浦确信自己笑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弧度。他知道没有人守护得了他,是利物浦,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是一座城的希望,用自己的躯干与精神,守护者千千万万人的信仰。




 




没有人能守护得了自己,利物浦早已经看清。




 




但那毕竟是孩子,他不会计较失言与无忌,他只是拍拍杰拉德的肩膀,随后很快忘记了他。直到许多年后,那个孩子站在他面前,朝气蓬勃,风吹动他的衣摆,挺拔的身姿让人错悟了他的高度。又不知过了多久,杰拉德英勇无畏的踢利物浦裆下了那一刀,在一个无风的夜里,血顺着匕首的初端留下。杰拉德动也未动的站在利物浦的身前,仿若一名忠诚的骑士,而奄奄一息的利物浦受了重伤,他鲜血如柱,透湿衣衫。




 




“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一辈子的。我说过我会守护你的。”




 




杰拉德笑了,好像这不存在任何困难,不需要任何痛楚来磨砺一样。




 




那一天利物浦被杰拉德护在身后,四周是杀红了眼的战场,那一天整座伊斯坦布尔之城满地尸首,哀鸿遍野。就是在那一天,利物浦觉得自己无坚不摧的冷漠或许能够燃烧起来,再度回温,一如他年轻,真正年轻的时候。




 




 




那只是你的一生啊,在利物浦支撑起自己的身躯再度站起来,想要和那个人长长久久并肩作战的那一刻,他心里划过一丝悲凉。




 




史蒂文,你能与我一同老去。




 




利物浦咬着嘴唇,忍着疼。




 




而我却不能。




 




他最终战斗到虚脱,最后的记忆,是他昏倒在了杰拉德怀里,杰拉德手里不知道沾染的是利物浦的,还是杰拉德的血。而他们到底是如何安然的故事,自己已经忘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传说,听起来骇人又夸张。之后每个人说只要一提起他们,总不会忘了这一段。




 




但利物浦不太想听这些,他不在乎英雄最终是如何被成就的,因为成就即祭奠,他懂的,他已经目睹过太过老去的年华,十年十年又十年,那些个十年,那无数来去匆匆的队长,荣誉痛楚与理想,终究不过是他命途中不痛不痒的瞬间,如蚊虫叮咬,从未留下过痕迹,再铭肌镂骨,也轻若鸿羽。




 




## 




 




在那次之后,杰拉德便动了离开的念头。




 




利物浦莫名其妙,却也漠不关心。周围的人仿佛天塌了下来一样,或动之以情,或晓之以理,试图挽留杰拉德,大张旗鼓,全力以赴。




 




但利物浦不为所动,他只是在一些人的催促下象征性得给了杰拉德一份合同,加了一些工资,你要钱是吗,那就给,也不缺这一些,荣誉?这不是刚刚才到手吗?野心?




 




利物浦这到真的给不了多少。想到这里,他自嘲了笑了起来,而他恰好觉得这特别适合杰拉德。




 




果不其然,合同一送到手边,沉不住气的杰拉德破门而入,冲进利物浦的办公室,眼睛瞪得圆溜溜。




 




“钱不够吗?”利物浦明知道原因,却还装傻。




 




“钱?出生入死都过来了,你以为我还会找你谈钱?”




 




“哦。”利物浦被杰拉德逗笑了,他躺在椅背上,放松全身,想看气头上的男人还能说出什么高风亮节的话来。




 




“你知道的,我不会背叛你,我会忠于你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很好,又是这种词,这家伙就如此天真吗?为什么要把所有的承诺都说的那么绝对,他以为自己做得到吗?他逼迫自己做到吗?




 




“史蒂文,你是一个傻瓜。”利物浦站起来,走到了杰拉德面前,手又放在了杰拉德的头上,摸了摸他的棕色头发。




 




杰拉德没有注意到利物浦语气里温柔,他狠狠将穿着西装的男人一推,双手架在办公桌上,将利物浦禁锢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凶恶地瞪着他,红了双眼,斩钉截铁:“别用这种语气看着我!我知道承诺的分寸!”




 




“别认真了。”利物浦正色,神色认真了不少:“你玩不起。”




 




“我就是筹码,大不了把我自己赔进去,没什么了不起。”




 




“没什么了不起,那也足够了。”利物浦依旧用他超脱于世俗的目光怜爱地看着杰拉德,仿佛他还是那个躲在队友背后的男孩,“对我来说,一个你就足够了。”




 




杰拉德惯性的怒火刚燃起来又瞬间熄灭,他愣住了。




 




等等,利物浦这是在表白吗?他露出困惑地神色打量着这个处事不惊的男人,这种话从没听见从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过,而此时此刻利物浦的表情又是那样的自然如一,仿佛刚刚只是说了一句“今天天气不错”一样稀松平常的话语。




 




“你是在留我?”杰拉德避重就轻的换了一种方式旁敲侧击。




 




利物浦挑眉,不言自明。




 




杰拉德笑了,如同孩子一般天真无忧的笑容。他抓起利物浦的肩膀,不可置信的摇了摇,激动的说话声音都在颤抖。“你肯让我保护你了?肯让我站在你的身边了?我们平等了,我们,我们是……”杰拉德激动地语无伦次的,他手舞足蹈的踱步,似乎再寻找一种更为贴切的形容词来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




 




“我们就是我们,我的傻瓜。”利物浦抓住了来来回回的杰拉德,牵着他的手,然后轻轻一拉,把他拉近了怀里,贴上了那个男人的唇。




 




杰拉德回吻着他,揪着利物浦的领带,把它拽了下来,又不敢更进一步解开那些唾手可得的东西。他只能漫无目的的玩弄着领带,忘情的拥吻之间他缠绕着它,仿佛定情的红绳,一圈一圈和他们的十指纠葛在一起,生生世世的承诺。




 




从此以后,利物浦就是杰拉德,杰拉德就是利物浦。




 




我们,就是我们。




 




##




 




之后,利物浦以猝不及防的尴尬和突兀堕入到了低谷。




 




人心轻浮地如一群鸟兽,散去四面八方。利物浦收到了许多道谢与抱歉,那些都真诚得无关紧要。他承受住了一切骂名与唏嘘,后者比前者更伤人自尊。他的两鬓开始斑驳,让人觉得他行将分崩离析,再无东山而起之时。别人说他笑里带着卑微,已经失去的豪门的骨气,别人说他配不上杰拉德,耽误了杰拉德的前程,别人说他愚蠢又清高,不会卧薪尝胆,更不会破釜沉舟,别人说,别人说……而这些,利物浦都听不进去,因为他不在乎。世事兴衰,天不能病,天不为祸,他摸爬滚打了那么久,跌过比这更为疼痛的深渊,他看透了,那夜在伊斯坦布尔,他就已经看透了。




 




“要不你走吧?”利物浦无聊时还会时不时开玩笑,尽管每次这样无聊的玩笑说出口时都总是带着三分的认真,一分的恐惧和两分的后怕,但杰拉德从来当真,要么他拽着他的手狂奔到安菲尔德,累到他说不出话来,然后拳头砸在胸口上,叫他以后不要说傻话;要么杰拉德会回望着利物浦,深情到不忍触目,一言不发;要么杰拉德会拉着他的下巴吻着他,缠绵至死,终得方休。




 




他懂得,利物浦知道杰拉德做这些,说这些背后的真实含义。




 




我不会离开你。




 




利物浦为这样的赤子之心而惊艳。




 




然而,就在他以为杰拉德已经付出了一切之后,就在他以为那个人已经爱到把自己燃烧成的灰烬也无怨无悔之时,就在他准备倾其所有,以同样炽烈与愚蠢的付出陪伴杰拉德走向终结之际,利物浦没有想过,杰拉德还能为自己付出更多。




 




他老去了,他跑不动了,他无法在守护利物浦了。




 




所以,他唯一能给利物浦的,只剩下离开。




 




利物浦知道杰拉德纯粹亦极端,却没有想到这个人能偏激至此。




 




“你总是出乎我的意料,不是么?”




 




而此时此刻,利物浦痛恨自己的理性,因为它们整好能恰如其分的理解杰拉德。




 




杰拉德笑了,不再是那个少年一样无忧无虑的笑容,不再是那个勇敢决绝的自信笑容,不再是那个炽烈热忱充满激情的笑容,不再是那个记忆中的那个红衣少年。利物浦看他勾起嘴角,闭上眼睛,那嘴角边神秘的微笑,让人心碎。




 




“或许你不会再忘记我了。”




 




“杰拉德……”




 




“这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一生一世了,对吗?”杰拉德睁开双眼,他凝眸直视着利物浦,顷刻间穿透利物浦隐藏至深的灵魂。




 




“对不起。”利物浦怔怔地说。




 




“傻瓜,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杰拉德依然微笑着,“你就是我的梦想,而我已经梦想成真。”




 




语罢,杰拉德倾身向前,微微踮起脚尖,他给了利物浦额上一个吻,像长辈之于晚辈,所有的疼惜与不舍,似水无痕。




 




利物浦觉得鼻前一酸,但他只是哭不出来。或许他已经料到了这个结局,自己都骗过了自己,或许也只是因为和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呆在一起太长时间了,忘了保持理性的本能。那一刻,他不禁揣度,如果在这之前,很久之前,如果他能把这一个结局告诉杰拉德,把一个比轰轰烈烈战死沙场更为揪心的结局告诉他,他还会义无反顾带着利物浦一次次冲破绝境吗?他还有对未来有那独一无二的信心和勇气吗?他会弃之而去吗?




 




也许是因为他待在安菲尔德太久太久,那一刻杰拉德看懂了利物浦的心。




 




“不会的。”他低沉在利物浦耳边呢喃着,迷离而感伤,利物浦听见杰拉德无数次重复着自己的名字,从血液、骨髓和灵魂牵扯出温柔,是那样让人疼痛,但那些字句却让杰拉德甘之如饴。




 




“不会的,不会的……拿什么都不会换走这些回忆*。”




 




 




*You have helped me to fulfil my dreams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given me memories I wouldn’t swap for anything. 原句出自杰队公开信原文。





评论(14)
热度(50)
  1. AdamKay后宫王 转载了此文字
    he, for me is Liverpool
  2. 陌上花開后宫王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納蘭德馨
    愛的深沉利物浦
  3. 蒹葭37后宫王 转载了此文字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