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Football RPF】Life on Mars [Chapter 5]

原LO说刚刚错别字太多了,所以我重新转载一次。

我就转转,表示鼓励。

小乔就这样炮灰掉了。

 估计离欧文便当也不远了(我并不是在剧透……


HoldenCaulfield:

  1. 剧情回顾:

    文中分为两拨人,西班牙人是属于研究梦境的学者派,英格兰那拨是专门盗梦的。故事的起因源自于隆哥突然陷入了昏迷,学者无法从科学的角度唤醒他,于是请了特里那群盗梦小分队,去梦境里探寻原因。


    包子刚一到梦境,欧文就失踪了,他遇上了阿隆索,和他已经对抗潜意识,两人作为队友努力从梦境里逃出来。在这个期间,他们不能死,否则会掉入意识边缘,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现实生活中就永远醒不过来的。结果上一章,包子却为了救隆哥,在梦里被手榴弹炸死了。


    由于隆哥的梦特别复杂,稍不小心就容易崩溃,于是特兰建立了一个以记忆为基础的空间,来保持平衡。特兰被分开放在同一条时间轴的两端。然后兰帕德开始发现,记忆空间存在,不仅是为了保持隆包那边的平衡,最可怕的是,他开始失忆,忘记特里。


    现实生活中,鲁尼没有参加这次任务,票哥是研究所的一名研究生,他认识了鲁尼,并且和鲁尼成为了好朋友。


  2. 本章预警

    阿布作为大反派出镜,并且挖了一个大坑。

    同时,他不是文中唯一的反派。

    特兰的剧情一直都是虐的……做好心理准备。

    隆包,还好,虽然包子暂时死了。暂时不会有隆包的戏份。


  3. 这篇文章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了,估计看过的都已经忘了情节。尤其是在情节如此复杂,作者文笔又如此之烂的情况下……真是不容易。所以,建议大家先去看看三喵为我总结的剧情分析:事到如今我还需要帮别人的文章写剧情解析我也是醉了


—————————————————————————————————


Chapter 5


 

Day 1742 / Terry 24岁,Lampard 26岁/ 伦敦

 

他们接到这个任务时他和Lampard已经在盗梦界小有名气。那时候他们还收了个跑腿的负责筑梦,二流大学里肄业的Joe Cole,水平一流,心理素质末流,经常干一些临时掉链子的事情。

 

他们三人收到了一封信件,有着洋气的花体字和装逼的火漆封口,没署名,没写价钱,要求他们三个跑到莫斯特,见面详谈。

 

“好大的口气,不去。”Terry作势就想要烧掉那封神秘主义装逼利器。被Lampard拦下来了。Lampard从壁炉坑边抢救了下来那封神秘的信,他瞧了瞧。

 

“喂,这封信有点奇怪,你不觉得么?”

 

“哪里奇怪了?”

 

“有点厚。”

 

Lampard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站起来跑到桌前拿出了美工刀,小心地划开了信纸。

 

于是他们发现了夹层在信里的支票。

 

“John,是一张支票。”Lampard朝窝在一边都懒得过来看一眼的Terry说道。

 

“给个定金都那么麻烦,不要跟这种深井冰打交道,不去不去。”

 

“十八万英镑的定金。”Lampard停顿了一下,好像里面还有东西,再定睛一看,“还有两张机票。”

 

“还不赶紧给我收拾行李!”

 

Day 1896 / Terry 24岁,Lampard 26岁/ 莫斯科

 

列宁格勒火车站的出站口外本应该熙熙攘攘的马路空无一人,暗红色的地毯从远处延伸,铺满宽敞的道路,Terry独自一人出现在马路的中间,他向远处眺望过去,想找到红地毯的尽头,但尽头连绵不绝,一直延伸到天际。

 

他转过身来打量这个车站,却发现周围被树丛所遮掩,他只能听见远处火车的轰鸣声,轰隆轰隆。

 

轰隆轰隆。

 

Terry想,这是在梦里,不是他的梦。没有被邀请就直接约到梦里,不是盗梦,就是鸿门宴。Lampard在哪里?Joe呢?Terry警惕的把手放在腰间,那里有一把他贴身常用的匕首,见血封喉。

 

突然,他的耳边出现了一个人声。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在唱Life on Mars,他和Lampard、Joe约定好的,提醒梦境即将结束的倒计时闹铃。

 

Rule Brittania is out of bounds

To my mother, my dog, and clowns

对于我的母亲,小狗,以及正附一切看不顺眼的“东西”,大英法律会严格的出奇。

But the film is a saddening bore

'Cause I wrote it ten times or more

故事依旧是个令人厌烦的悲剧,因为我都写了无数次。

It's about to be writ again

As I ask her to focus on

而为了她我还要再写一次

 

他转身,看见一个俄罗斯的男人从北边的路口走了过来。那是他们这次任务的目标Abramovich。

 

三月前,Terry随着Lampard和Joe来到了莫斯科,见到了José Mourinho,这次任务的雇主。任务很简单,去杀死一个幽灵。

 

一个早已经死去的人。

 

Mourinho知道这个任务的难度,所以他组建了一支盗梦团队,除了Terry他们三人之外,还招揽了几名精英,大多都是业内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人。但Mourinho根据不同人长短板将团队捏合在了一起。

 

于是,这行人开始了为期将近半年的训练。当然,Mourinho本人并不参与盗梦,队长依然是Terry。

 

而现在,Terry正在这个人的梦里,他看见Abramovich朝他走来,浅色的头发,穿着一套米色的西装,双手插在口袋里,轻声地歌唱着那首歌,嘴角勾着没有任何意义的笑容。

 

“火星上到底有生命吗?”Abramovich打了一个响指,音乐戛然而止。

 

“我刚刚和Lampard见了一面。我很喜欢这个年轻人。”Abramovich眼里闪现着高深莫测的目光:“告诉我,John,你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来交换他的灵魂呢?”

 

*

 

说实话,被晾在这次任务之外的Rooney正在逛研究所。研究所是一栋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白色建筑,五层楼,没有电梯。参照了全世界赫赫有名的几个建筑悖论设计,悬空的隔间,走不出去的迷宫,屋顶的楼梯,光怪陆离。当然,那些“相对论”式的作品并没有实用价值,它们的存在就像是魔术,用梦境向人类的想象致敬。

 

“又看见你了!”Ronaldo的声音从身后传来,Rooney回身后看,刚准备开口打招呼,嘴巴里就被塞进了一个小圆面包。Rooney向来把美食当成表达友谊的象征,对面前这个头发微卷,皮肤黑黑的男生顿生好感。他取下面包看着Ronaldo,笑了笑朝他打招呼。

 

“无聊吧?”Ronaldo眨了眨眼,“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

 

鲁尼觉得有一些心虚,“我以为盗梦是不被法律所允许的行业。”

 

“但你们的传奇故事还是会传遍大街小巷啊。要知道,西班牙和英国,是世界梦理学的两大阵营,虽然英国现在每二十个男人里就找得出一个懂梦境的,但论开放,西班牙才是最胆大的地方。所以盗梦在我们这里也只是一个灰色领域,法律很模糊,无法定罪。”

 

“所以?”

 

“哈哈,但是全世界最好的盗梦团队还是在英国呀。”Ronaldo拉着Rooney的手肘带他到大厅的沙发上坐着。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你们团队在我们这边评价很高。”

 

“我以为我们只是乌合之众。我们连最基本的设备都抵押出去了。”

 

“哟。”Ronaldo突然停了下来,打量起Rooney来,他看着那个微胖的男生真诚的蓝色眼睛,Ronaldo立刻明白了一件事。

 

“你不知道,Terry、Gerrard和Owen他们三个,曾经是全英国最好的?”

 

“曾经?”Rooney微眯起了眼睛。

 

“哦——你不知道。”Ronaldo幸灾乐祸的拆了一包洋芋片,然后给了Rooney。

 

“Terry曾经手下有一批全世界最棒的盗梦团队,领队是Mourinho。Owen一度是行业里天才筑梦师,Gerrard虽然没前两者成就高,但和Owen并称为利物浦双子星。尽管后来Owen因为伤病而淡出人们视野,Terry团队因为莫斯科雨夜被拆散,但不得不承认,你的师兄们,每一个都不简单。”

 

Rooney看着Ronaldo轻佻的表情,一向反应迟钝的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在怀疑我们,怀疑什么?目的不纯?”

 

Ronaldo缓慢的露出一个笑容。

 

“你们的确,不是纯粹的好人。”Ronaldo终于收敛起了笑容。

 

“我们也是有底线的,即使队长是Terry。”

 

“真的么?”Ronaldo不信任的看着Rooney,“你知道Alonso是个怎样的人么?他不会无缘无故陷入昏迷。”

 

“所以我们才过去找线索啊。”

 

“别骗人。我知道关于这个阴谋最大的秘密。”Ronaldo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把沙漠之鹰对准了Rooney的眉心,不紧不慢地解除了手枪的安全栓。

 

Rooney不动声色的看着他,缓缓的站了起来。

 

两人对视着,Ronaldo面露凶狠,但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他眼神里还带着一点点疑惑和震惊。Ronaldo擅长心理学,是学院成绩最好的研究员,和Owen一样凭借着直觉,对梦境有着极强的控制能力。所以,他能看出来,他眼前这个直线思维生物,并没有说谎。

 

Ronaldo和Rooney对视了几秒钟,Ronaldo最终陡然收回枪。

 

之前看起来一直比较稚嫩和孩子气的葡萄牙人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他的眼里闪过一丝亢奋,被Rooney捕捉到了,后者觉得这样的Ronaldo看上去充满了吸引力,他说:

 

“看样子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Rooney依旧盯着他。

 

“Wayne,我需要你的帮助。”

 

*

 

Day 1898 / Terry 24岁,Lampard 26岁/ 莫斯科

 

这一个梦里,Terry在梦境里待了十年。他无力去计算到底身处第几层梦境,无力计算时间的流逝,或许现实生活中他只睡了半小时,但现在他已经觉得自己苍老到厌世。这次任务之前,Mourinho带着他们训练了长达半年,他们在目标人物的梦里层层破解,最终要接近Abramovich的核心意识时,却出现了纰漏,死得死,残得残,消失的消失,而Terry则和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络,处在昏迷之中。梦境里的Terry明白自己已经跌落到潜意识的边缘,他知道自己再深入下去,就是迷失域,也就是在那里,他看见了那个金发的俄罗斯男人。

 

Abramovich,是他们的目标,死前将自己的意识上传到梦境,靠仪器维持大脑存活,幽灵一样的掌控着一个帝国。Terry他们接到的是敌对竞争对手的邀请,去杀死一个幽灵。

 

Terry曾经以为,这样一个行动,代价最大不过是死亡。

 

他从没想过,有比死亡更为严重的后果。

 

在昏迷了两天两夜之后,Terry从梦境里醒了过来。

 

醒来之前并没有任何征兆,他只是平静的睁开双眼,坐起身,然后看着身旁Abramovich的大脑,他看见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正报告着Abramovich真正的死亡时间。

 

然后他看见了Lampard,恍惚地仿佛还在怀疑自己在梦里。

 

“Lampsy?”

 

他的Lampsy上前抱住了他,Terry感觉到了泪水流顺着脖子往下流。

 

“你成功了……”Lampard的语气里没有丝毫的喜悦。“你还记得吗?John?你杀死了他!”

 

Terry无力一笑。

 

“我只记得,那是一场莫斯科的雨。”

 

Day 1999 / Terry 25岁,Lampard 27岁/ 伦敦

 

自从莫斯科雨夜之后,Terry就陷入了痛苦之中。没人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Lampard很多次想要和特里谈心,却都被拒之于千里之外。他们的团队失去了三个人,积蓄着的矛盾在沉默中爆发,Terry和Mourinho吵了一架,最终一个人孤身离开。

 

Lampard追了过去,没有问任何理由,即使他和Mourinho从内心相互欣赏对方,但他们明白这次任务依旧造成了不可缝合的裂痕。Joe死了,那个总是跟在他们身后笑得无忧无虑,贪玩,懒惰却很聪明的男孩再也没能醒过来,医生在Terry醒过来的第二天宣告了Joe的脑死亡。

 

后来,Terry亲自拔掉了Joe身上的维生机器,沉默着流泪离去。

 

“所以,你根本不愿意聊你是怎么杀死他的。”Lampard找到了一个人发呆的Terry,后者拿着白纸,漫无目的的在纸上写写画画。

 

“没发生任何事情,一个小小的疏忽,在潜意识的边缘,我杀死了,就这样。”

 

“这样也不可能杀死一个人!你一定用了别的方法!”

 

Terry一副不想聊的样子,保持沉默。

 

“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那我就不再追问了。”

 

Lampard太聪明,太世故,他不强求一切得不到的东西,即使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的贪婪。

 

“谢谢你。”Terry没有直视着Lampard的眼睛,他避开了那双蓝色的眸子,笔尖一下一下戳着桌面,陷入,弯折,千疮百孔。Lampard离开了,留下Terry一个人在原地。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Frankie了吗?”

 

Terry猛地回过头,看见Joe站在他的身后。于是他反应过来其实自己还身处在阿隆索的梦境中,他依托着这个梦建筑了一个存放记忆的螺旋,只存放着他和Lampard的记忆。

 

所以,那不是真正的Joe,那只是回忆里跑出来的潜意识。

 

“手术结束,Lampsy就会把我忘了,告诉他只会让他重新忘记一次。”

 

Joe歪过头,审视着Terry,Terry觉得自己好像再被另外一个人格剖析。

 

“John,你有没有想过,在这个记忆宫殿里,Lampard正在挣扎着不要把你忘记?”

 

“我……”

 

“如果你是Frankie,你会怎么做?”Joe走近了Terry,眼神咄咄逼人。

 

Terry用手撑起自己的脑袋,双眼微眯,他思考了很短的时间。

 

“如果我是Lampsy,我不会坐以待毙。”

 

Terry得出了这一个结论,然后他转头望向Joe。

 

Joe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狼狈不堪,浑身沾染着血迹的Lampard。

 

*

 

“你觉得,梦境能影响现实吗?”Ronaldo买了很多吃的,然后和Rooney两人抱着零食来到了研究所外的一个花园,大中午大太阳,有很多情侣在这里散步。Ronaldo选择用零食表达自己的友谊,很显然,Rooney也十分赞同这样一种方式。

 

“能,不是已经有实验证明了吗?入梦太深,如果你在梦里死……”

 

“你现实中也活不成了。”

 

“嗯。”

 

“还有一些小细节,”Rooney很认真的在讨论Ronaldo随意出来的话题。他并不是梦理学科班出身,但自从被Terry带到这个队之后,他边开始努力学习理论知识,即使他的天赋足以他去挥霍一切。“比如你感觉到了烫,现实生活中也许会出现轻度的烧伤。”

 

“嗯,著名的‘缸中大脑’假说。”

 

“以前这都是假说,但却被梦境证明了。你到底叫我来,是做什么的?”Rooney忍不住问道。

 

随即他看见Ronaldo神秘一笑,“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说着Ronaldo把一个鸡腿从袋子掏了出来,然后递给了Rooney。

 

Rooney刚准备塞嘴里时,却被Ronaldo给制止了。“别吃,那是重要道具!”

 

Rooney极为不情愿的把鸡腿拿开,然后饥渴的看着它。就在这时,Ronaldo拿出了一杯可乐,放在了他两的中间。

 

“Wayne,把手上的鸡腿扔进可乐里去。”Ronaldo问道。

 

“呃?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Ronaldo翻了个白眼,“你先扔,扔完之后你就可以吃了。”

 

“我不明白。”

 

“哎呀,傻啊,先按我说的做!相信我。”Ronaldo眼里闪现出了抑制不住的兴奋,Rooney看见他握紧了拳头,双眼闪着光,自信自负又异常的迷人。最后,他吞咽了下口水,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鸡腿掉进了杯中。

 

沉入了瓶底,安安静静的泡在了里面。

 

Rooney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他一时半会却说不上来。

 

“咿?”Rooney疑惑的发声。

 

“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吧?”Ronaldo话里带着得意。

 

“这个……水,它没有……没有涟漪。”

 

“准确来说,是没有水纹。”Ronaldo拍了拍Rooney的肩膀。

 

“兄弟,我的图腾是水,在梦境里,任何东西跌落到水中,都不会产生任何涟漪。所以,现在,我们在梦里。”

 

Rooney震惊的抬头,对上了Ronaldo的双眼,他看见Ronaldo悄悄地对他说:

 

“关键是,这个梦已经开始多久了?”




评论(1)
热度(36)
  1. 时间流HoldenCaulfiel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后宫王
    原LO说刚刚错别字太多了,所以我重新转载一次。 我就转转,表示鼓励。 小乔就这样炮灰掉了。 估计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