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隆包] [应梗文] 包菊苣是怎样炼成的

应 @Amaranth 点的梗。


隆包,微Carraville(打上嘴炮双雄的tag是为了宣传嘴炮(doge。


欢脱文,OOC,雷。




Summary:杰拉德由中年数码产品痴呆患者一跃变成纵横隆包界大侠,并“追”到阿隆索的心路历程。




—————————————————————————————————




当初杰拉德提议在利物浦搞个“心理干预小组”其实是为了苏亚雷斯。很显然,天真无邪的,感性的,激情四射的,活力充足的苏亚雷斯,因为禁赛的原因带来的负面情绪,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正常生活。


 


严重影响到了杰拉德的正常生活。


 


“我亲爱的完美队长,我今天又看了一遍伊斯坦布尔之夜,呜呜呜呜呜,感天动地。”


 


“叫我史蒂文就可以了。”


 


“我亲爱的完美队长,能不能给我签名,以后去巴萨了我还能睹物思人。”


 


“可是我已经签过七十多件了……”


 


“凑整嘛,还差俩。”


 


“我亲爱的完美队长,我今天又……”


 


“又看了一遍伊斯坦布尔之夜?”


 


“是的是的……你怎么知道,好聪明哦,果然是完美队长!”


 


“……”


 


讲真,杰拉德身边本来就迷妹迷弟多,这不算什么。当初托雷斯家的“史蒂文”生了一窝,叫杰拉德过去给那群小家伙做洗礼。当杰拉德看到“史蒂文”英雄母亲穿着一件红军8号球衣时,他嘴角抽搐了一下,但等到杰拉德看到那群小小狗崽个个都穿着8号球衣嗷嗷待哺的看着他时,他的嘴角已经快癫痫发作了。


 


“……这些……”


 


“是的,都叫史蒂文!”托雷斯眼睛泛起了金光。


 


杰拉德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忘记当时托雷斯的表情。


 


话说回来,这种事情并不少,但问题是,苏亚雷斯真特么已经闲出痔疮了,再这样下去,在球场上咬人的可就不止一个苏亚雷斯了。于是,杰拉德派了亨德森写了份报告,队内很快就批下来了,苏亚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头号研究对象,每天至少修满3个学时才能获得自由。


 


当然,那时候杰拉德可从来没想过一年后这个重点研究对象就变成了自己。


 


他更没想到过那个心理医生,是卡拉格。


 


什么世道。


 


## 


 


“不管你相不相信,史蒂文,我已经脱胎换骨了。”卡拉格双手放在转椅的扶手上,瞧着二郎腿,西装笔挺,头发一丝不苟,双目真诚,仿佛顾客是上帝,唯有笑容出卖了卡拉格。


 


他妈的这个家伙笑的极其幸灾乐祸。


 


“就算你跟内维尔上床了,我也不信你能好好做人。卡拉,你已经走了,求你别再祸害利物浦了!”


 


卡拉格缩了缩脖子,故作吃惊。


 


“史蒂文!你这种想法是哪里来的?你知道这映射了你怎样的潜意识吗?”说完卡拉格还装模作样的在本子上写了点什么。杰拉德气结得一句话也憋不出来,他只能看着卡拉格不紧不慢的从抽屉里掏出了一份资格证书,说道:“史蒂文,我是考了证的。”


 


“假证!你这个骗子。”杰拉德看都不看就炸毛。


 


“我坚持要向你证明我自己。”卡拉格把证书放在杰拉德眼前。


 


“我不看我不看我不看……”杰拉德边说边用眼睛使劲瞄,哼,果然不出他所料。“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驴我的,这他妈是教练B证!!!”


 


“教练证……”


 


“我不听啦啦啦……”


 


“史蒂文……”


 


“你是个冒牌货啦啦啦啦啦……”


 


“教练证里有心理辅导这一项你不知道吗?”


 


“什么?”


 


卡拉格站了起来,扯了扯西装走到了门口,无视了杰拉德所有的抗议,笑如春风得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


 


##


 


利物浦那群善良(但图样)的孩子所总结出来了三座大山,全名——“对杰拉德造成了心理阴影的三座大山”。他们认为队长自从上赛季滑到之后,整日处于一种神游肉体的恍惚状态,英格兰打包回家之后,更是悲痛欲绝。


 


这三座大山分别是:


 


1、滑到导致没拿到英超冠军


2、14年世界杯踢得人神共愤,十多年三喵生涯误人误己


3、活了一辈子,风流债千万,却生不出儿子。


 


好吧。


 


杰拉德看着病历本,生无可恋的看着卡拉格那凤舞飞扬的字体,差一点痛哭流涕。是的,杰拉德承认,他状态是很差,难过与悔悟似乎已经成为了他抬头纹的代言人。诚然,杰拉德并不觉得自己凄苦,但是别人表现得如何友善,他也能从所有的唏嘘感受到无形的压力。


 


这就是他并不排斥修满“心理干预”的学时的原因(更别提天煞的这鬼制度居然还是自己制定的了)。可是,心理干预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让我们来看看卡拉格的治疗方法—— 挤眉弄眼。


 


这家伙从杰拉德走进办公室开始起,就没有停止过这件事。那效果就好像你把特里秀气的眉毛鼻子眼睛嘴巴放到了兰帕德那张大脸上一样惨不忍睹。


 


“看在上帝的份上,”杰拉德终于受不了卡拉格的鬼脸了,这简直是折磨,他拍案而起,煞有其事的吼道:


 


“有啥话直说!别拐弯抹角的!你这么怂你还是利物浦人吗!”


 


“去找Xabi。”卡拉格面不改色,以迅雷语速和酸爽口音说完了这句话。


 


“什么?”


 


“还说我怂?你他妈别装了,我知道你听见了。”


 


杰拉德捂脸,绝望。


 


“真的没听清你说了什么!你知道你现在说利物浦话都带着曼彻斯特的口音吗!”


 


“我说——赶、紧、找、阿、隆、索、去!”


 


杰拉德愣住了,他眼睛里露出了困惑的神情,装得跟真的似的。


 


“阿隆索是什么?能吃吗?”


 


杰拉德最终被卡拉格打了一顿。


 


##


 


杰拉德带着病历本跑了,怒火中烧的卡拉格追在后面吼着——药不能停。


 


那画面简直美极了。


 


尽管很狼狈,但杰拉德仍然觉得自己在和卡拉格斗智斗勇战役中取得了闪电战般的胜利。他甩掉了老不中用的卡拉格,躲在游泳馆走廊的角落里等到卡拉格傻不拉几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邪性的一天,仍继续邪性着。


 


首先,他看见了亨德森搂着拉拉纳一路谈天说笑的离开游泳馆,完全当他不存在似的;然后,他在车库看见了库蒂尼奥和他火辣的拉丁小女朋友穿着制服(?)成双成对跟他打招呼。接下来,他开车回家到了自家社区门口,听见有人虐狗,于是杰拉德招呼着高尔夫球棍义愤填膺地伸张正义。


 


结果却是两只不知廉耻的狗在他家门口堂而皇之的交配。


 


最悲剧的是他回到家中居然看见了罗杰斯。罗杰斯真坐在他家沙发上看电视吃核桃。


 


哦,不,为什么他经历了那么糟糕的一天之后还要看见罗杰斯?


 


“啊,是这样的,拉德,我新有了女朋友,正在跟现在这个办离婚了,没有房子住了想先在你家……”


 


“好的。”杰拉德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随便一栋房子搬进去。然后五秒内火速离开我的视线。五……”


 


“呃……”罗杰斯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手里一堆钥匙,他开始怀疑他的队长的真实职业是不是房地产商人。


 


“四……”


 


识时务者为俊杰。


 


罗杰斯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 


 


备受折磨的杰拉德最终在晚上能一个人静静了。他生无可恋的迎面倒在了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露出一只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杰拉德又开始了每天例行的公事。


 


思念阿隆索。


 


杰拉德不知道为什么阿隆索在自己生命中如此的特殊。可是在所有人杰拉德遇见过的人之中,所有他喜欢和喜欢他的人里,他最在乎哈维阿隆索,没有之一。


 


前几天,莫雷诺第一次来利物浦,这个美好,可爱如同小天使的孩子,第一句话就把杰拉德从天堂拉到了地狱。


 


“哈哈哈,队长你要对我负责哦~”


 


卧槽。这什么情况。


 


当时,杰拉德震惊了五秒钟,然后斯图里奇和斯特林为两个黑风双煞开始捧腹大笑,加剧杰拉德身处炼狱的眩晕效果。但很快误会得到了消除,原来莫雷诺只是开个玩笑,而这个玩笑的起因则是拉拉纳说莫雷诺长得有点像杰拉德,还有像阿隆索。


 


“诶~”听完这句话的杰拉德顿时又从地狱飞回了天堂。


 


“长得像我和Xabi?那不就是我俩的孩子了嘛……”他自言自语了一句,看着莫雷诺小天使,甜到了心底。


 


“我和Xabi有儿子了~~我终于有儿子了~~~”


 


魔怔了的杰拉德在床上回想起这一段时越想越甜蜜。其实卡拉说的真的没错,管他什么英超冠军,管他什么利物浦你永远不会独行呢,只要一想到Xabi,杰拉德就会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就在他沉浸在自己和阿隆索的脑补之中时,手机来了一条短信。


 


是阿隆索的消息,杰拉德兴奋的跳了起来。


 


——什么意思? From X.A


 


杰拉德对这条莫名其妙的短信感到疑惑,他把信息窗口往前拉了拉,然后猛地发现他才刚刚给阿隆索发了一条——“我和Xabi有儿子了~~~~”的短信给了阿隆索。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都是什么鬼啊!”


 


杰拉德羞愧的尖叫了两分钟,在尖叫中迅速想了一个好办法。


 


他平静了下来,拿起手机,深呼吸一口气,打了一行字,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Xabi你要对我负责哦~ S.G


 


于是他很快得知自己被阿隆索给拉黑了。


 


##


 


卡拉格听完了两眼都是黑眼圈的杰拉德说完了昨晚的故事,当即笑瘫在椅子上,全然已经忘记了杰拉德昨天给他带来的愤怒。感谢上帝,作为和杰拉德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他全程VIP把杰拉德的故事从头看到尾,再狗血的故事进行到高潮之处也不缺神展开。遍地都是唏嘘,处处皆为高能。


 


哪能还能围观到这样神奇的故事,无论如何都能值回票价了,就算杰拉德再怂他卡拉格也不嫌弃啊。


 


当然,作为好客热情的利物浦人,卡拉格也绞尽脑汁地给杰拉德出主意。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卡拉格是个简单粗暴坦率的家伙,所以,他告诉杰拉德,这种问题啊,唯表白和上床能解之。


 


“这样,你半夜摸到Xabi家,从身后捂住他的嘴,用你魔性的利物浦口音让他放弃挣扎,然后,接下来,把他狠狠推到在床上,让他臣服于你,这样你们就会在一个雷暴风雨飘扬的晚上,在闪电中完成人世间最……”


 


“你再说下去我就要报警了……”杰拉德因为翻白眼次数比较多至于眼睛有点酸。


 


“怎么,还不信任兄弟我?”


 


“你先看看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鬼,再来谈信任二字好吗……”


 


卡拉格很受伤。他撅着嘴和杰拉德的黑眼圈大眼瞪小眼,经过了两分钟的沉默尴尬之后。杰拉德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和内维尔平时怎么打情骂俏的来着?”


 


“……”卡拉格很想解释他和内维尔其实没什么,但为了给杰拉德压力,他只得假装自己不是单身狗。


 


“推特。”卡拉格清了清嗓。


 


杰拉德幡然彻悟。


 


感谢人类发明了互联网。


 


##


 


聪明睿智的杰拉德在莫雷诺叫自己干爹的五天后,他的脑回路终于回到了始作俑者拉拉纳这里。作为一个中年数码产品痴呆患者,他花了两天时间才分清楚汤不热和INS的区别,又花了一天的时间注册了一个小号邮箱(用于汤不热视奸)和INS账户(用于官方表白)。


 


最后,他找到了拉拉纳,这个名字惹人恼火,脸上长满性感胡子的队花。


 


“呵呵。”杰拉德把拉拉纳关在更衣室里,就差拿皮鞭了,他冷笑一声。


 


拉拉纳差点以为队长要潜规则自己好吗?


 


好吧,如果队长真愿意潜规则的话,他还是很……


 


打住。拉拉纳提醒自己威武不能淫。


 


“莫雷诺……”


 


“他还是个孩子,队长……”善良的队花提醒到。


 


“你想什么去了!”杰拉德皱了皱眉:“我是说,你说莫雷诺长得像我和阿隆索,这谬论从何而来?”


 


其实他更像鲁尼和小威胁呢……拉拉纳暗自吐了个槽。


 


“队长,我不能说,你会杀了我的。”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一个隆包粉。


 


因为整个利物浦都在粉你和隆哥的cp。


 


因为我为了能更快的融入球队,才把像鲁尼的小莫说成像你和隆哥。


 


因为……


 


“因为,”拉拉纳说:“长得太像了!你难道不觉得,这是命运的某种暗示吗?”


 


最终机智的拉拉纳成功的把杰拉德唬住了。


 


“队长,你还不懂吗?”


 


杰拉德迷茫的看着拉拉纳亮眼冒着精光的大眼睛,摇了摇头。


 


“唉。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了吧?”拉拉纳叹息:“这样吧,给你一个网盘账户,你去下载点东西。。”


 


“什么?”


 


“文包?听说过没?”


 


##


 


杰拉德疯魔了。这是阿隆索打开邮箱之后的第一个念头。


 


周末,阿隆索懒床到中午,醒来之后第一件事情检查手机有没有短信,结果发现他收到了来自杰拉德的一份邀请。邀请他注册汤不热,还给他推荐了“隆包”的标签。


 


结果,仿佛心有灵犀似的,阿隆索又立刻受到了杰拉德刚刚发来的另一个附件,附件的名字叫《文包(内含NC17,绝对劲爆)》。阿隆索鬼使神差的打开了附件,下载了第一份PDF,名字叫《更衣室play短打》,打开手机,看了第一行字。


 


吓得阿隆索胡子都竖起来了。


 


于是他把杰拉德拉回了白名单,然后郑重其事的给杰拉德发了条短信。


 


“我觉得你应该去看下心理医生,我是认真的。”


 


杰拉德秒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心理医生的建议,哈哈哈哈哈哈。”


 


阿隆索愣住了,看着屏幕发了一会呆。


 


然后把杰拉德再次拉黑了。


 


## 


 


其实杰拉德并不算什么人生导师,但是阿隆索,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偶尔会很依赖他。他知道自己看起来很冷静,很理智,很精明,但其实他会遇见很多迷茫和困惑,然后,杰拉德就会出现在他身边。


 


那种感觉,就好像,当年那个在梅尔伍德迷路的阿隆索,遇见了乐于助人的阳光杰拉德一样。


 


当阿隆索开始慎重考虑离开国家队时,他只给杰拉德留了一条电话录音,就没有再多想了。结果当天下午,他就在屋门口看见了杰拉德匆匆而来的身影。


 


这一次,阿隆索觉得杰拉德和从前有所不同,但却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当然,杰拉德还是和从前一样,一见到自己就会小紧张,但这一次,好像过于紧张了,以至于连阿隆索的家门都不愿意进来。


 


于是阿隆索把杰拉德强行拖到自家屋檐底下。


 


他们心照不宣的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左一句右一句,杰拉德一部分时间还在看手机,似乎很忙,有时候还会大笑出声,这时候在厨房里做菜的阿隆索就会带着铲子,穿着围裙跑到客厅里,耐心的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杰拉德像平时那样鼓着脸摇了摇头。阿隆索又莫名其妙的回去了。


 


过一会,杰拉德又哈哈大笑起来,这次阿隆索是带着做好了的鸡蛋饼跑出来的。


 


“怎么了?”


 


“没什么。”杰拉德还是摇摇头。


 


“不行,今天你必须说。”


 


说完阿隆索把鸡蛋饼放在吧台上,然后跑过去看杰拉德手机里的东西,杰拉德连忙连滚带爬的把手机藏在身后,两人扭打做了一团,期间阿隆索把手套上的油抹了杰拉德一裤子的污渍,杰拉德也趁乱把阿隆索的围裙扯了下来,衬衫扣子也爆掉了好几粒。


 


“你在笑话我!”阿隆索看着杰拉德依旧笑得喘不上气来的样子就觉得生气。


 


“没有。真没有。”


 


“那你在看什么,肯定与我有关。”


 


“当然与你有关。”杰拉德这次出人意料,坦坦荡荡的承认了。


 


阿隆索停了下来,此时此刻,他正趴在杰拉德身上,他的双臂抱着杰拉德的腰,两人头发乱七八糟,衣服也乱七八糟,他们对视着,绿色的眼睛和琥珀色的眼睛里闪动着同等频率的波澜。


 



‘可是,你还是抛下了我。’杰拉德说。


 


‘你从不尊重我想法,你真的问过我吗?’阿隆索看上去很激动,他推开杰拉德掐紧自己胳膊的双臂,眼神凌厉。‘队长,我不能为了你而活。我是阿隆索,不是杰拉德的附属品。’


 


杰拉德一声不吭,他知道阿隆索戳到事情的关键了,他感到羞愧和尴尬。是的,这名利物浦的队长,在转会这件事情上反映永远是如此的激烈,以至于从来没有和阿隆索理智谈论过这个问题。他逃避,一直再逃避着,他不愿意面对【阿隆索想要离开】,他宁愿相信是【阿隆索只能离开】。


 


‘Xabi,我以为我不能没有你。’


 


这一次,杰拉德用的是虚拟语气。


 


他们拥抱了,终于达成了共识,终于明白世界很大,相爱不一定相守,终于明白了,他们走的注定是两条路,也注定无法同归。



 


杰拉德背出了这段文字,阿隆索听得痴了。他吞咽了一下口水,感觉到了某种相似的情绪,他内心深处的悸动被这段文字唤醒,尤其当这段文字出自杰拉德之口之时。


 


“这是……”


 


“小说而已,”杰拉德轻轻抚摸这阿隆索的头发,温柔的在他耳边呢喃:“只是主角名字和我们一样。”


 


杰拉德抱紧了阿隆索。


 


“那不是我们。因为……”


 


因为,Xabi,我不能没有你。


 


##


 


之后,杰拉德在互联网上隐晦的暗示了阿隆索要退役的消息,又隐晦的暗示阿隆索将转会拜仁。他隐晦的表达着某种思念,以为不会有人察觉。


 


他爱上了这样犹如密码的直白,仿佛全世界只有阿隆索知道如何解密。他当然不知道,全世界还有一群迷妹直播自己的眉目传情,幸亏她们无法看到利物浦内部的朋友圈。


 


包菊苣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之后,甚至自己暗搓搓地开了一个文坑,短篇的,还被点了好几个赞。虽然有人留言说——现实生活中的隆包根本就不像是会做出那些事的人。杰拉德十分不服气,于是把自己写的文发给阿隆索。


 


发过去之前还特意打过预防针,要他不要关注细节,只评价他文笔如何。而已经习惯了一段时间的阿隆索这次看到文自后,成功的没有吐出鲜血来。他忍着笑意、怒意和无奈之意看完了杰拉德的隆包文,最后极为客观的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文笔略微侨情。内容真切,符合角色特征。”


 


杰拉德看到‘内容真切’这个词时差点笑滚到了床下。


 


## 


 


杰拉德宣布要离开利物浦之后,他坐在互联网前,静默的刷着屏。他看着全世界从波澜不惊到惊涛骇浪,他看见他的全世界顿时炸开了锅,在人声鼎沸和无数短信电话涌入之前,杰拉德只享受到了几秒钟的静谧。


 


等到内心再次宁静下来,源自于他看见了阿隆索的推特。


 


憋了一天没哭了杰拉德,在看到这条推特时流泪了,一如许多年轻天真的球迷一样。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卡拉格说他和内维尔用“推特调情”的真实含义。


 


杰拉德拿起手机,当即就和阿隆索打了个电话,他走到窗前,拉开窗子,看见外面和风煦煦,叶子被吹得旋转而起,等待几秒之后,他听见了那个,此时此刻唯一能抓住他心跳的人。


 


“这里是阿隆索。”


 


“嗯,我是史蒂文。”


 


“嗯。”


 


“我看到你的推特了。”


 


“嗯?”


 


“Xabi,谢谢你的欣赏。”杰拉德感慨万千,却只说了一句道谢。


 


“不用谢。”


 


“你说,我们之间……”杰拉德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他仿佛再寻找一个准确的词,却犹豫了好久,才发现没有一个准确的词能形容这段关系,所以,他只能用其他话来表达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终于,他们释放了彼此,高潮之时他们听见了对方喊自己的名字。结束之后他们并没有松开拥抱。杰拉德温柔的把阿隆索搂进了自己的怀中,迷迷糊糊地呢喃着,似梦非梦,似醒非醒。他说了很多话,轻声柔和,从过去,说到未来,聊到退役之后闲适的日子该如何消遣,聊到新的人生该如何旅程。


 


阿隆索静静地聆听着。杰拉德说了很多,却唯独没有提到自己。


 


但是,阿隆索还是将杰拉德说的这些全部还原给了自己的想象,他脑海里浮现了万千画面。


 


他确信,那些画面,和杰拉德所想的,一模一样。


 


他确信无疑。



 


杰拉德念完这一段话之后,电话里沉默了许久,久到阿隆索以为对方已经挂掉电话逃走了。但是,向来习惯最先丢盔弃甲的家里的这次没有红着脸挂掉电话,尽管他如此的紧张,但杰拉德也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从容。


 


沉默之中,杰拉德看着窗外的风景,花园里绿草青葱,大树枝繁叶茂,天空一片自由。


 


“Xabi,我想——我爱你。爱你很久很久了。”


 


阿隆索微笑了起来。


 


“嗯,我知道。”


 


##


 


阿隆索挂掉了电话,嘴边的微笑保留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他坐回了书桌前,看着笔记本电脑上自己刚刚发出的推特已经有了上万的转发,他轻轻一笑,点开了群聊的界面,群里有着卡拉格、拉拉纳、莫雷诺等等前任或现役利物浦球员。


 


“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哦。”


 


阿隆索给大家发了一条讯息过去,然后他长舒一口气。


 


最终他的视线又回到了那一个背影上,推特上那一张图此时此刻,正安静躺在他的书桌上,阿隆索早在九年前,就把这张背影冲洗出来,放进了相册里,这么多年过去了,本就不清晰的“本菲卡背影”色泽已变得些许陈旧。


 


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本菲卡,阿隆索追忆着那一天。那一天他和杰拉德相互扶持着,看见了眼前那漫山遍野红色的海洋。


 


 


-FIN-



评论(35)
热度(188)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