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嘴炮双雄] 生活是个段子手

1. 卡拉格/内维尔,友谊向(?)。

2. 杰拉德/阿隆索,这一对肯定是死基佬。

3. OOC,天雷滚滚。

4. Carraville这一对实在是太萌了,可耻的萌上了这一对cp!啊,太不好意思了~ 

5. 我总有一天会把每一个跟包子有关的人都写到同人里去,然后隆包就是这些文里的火锅底(手动再见。

6. 总觉得下一个该轮到托妞了。


————————————————————————————————

 

卡拉格15岁的时候,便知道自己不必与同班那群埋头苦干的书呆子较量些什么。

 

他的大腿肌肉发达,速度飞快,专注富有侵略性,能伦出美丽的弧线,精准的传球。他知道自己将会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而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会踢到甲级联赛,然后成为利物浦的主力,最后在那里退役。

 

而他不知道的是,二十年后,他将重新受到那群埋头苦干的书呆子的折磨。

 

准确的来说,是一个。

 

*

 

“别跎麻的,逗我?!”

 

卡拉格在被偷袭之后跳到了三尺之外,抱着胸看着刚刚给自己脸上来了一道粉底的化妆小妹惊恐的尖叫道:“我才不要涂粉!!!恶心死了!!我不是娘炮。”

 

举着化妆棉的工作小妹表示很无辜。

 

“就让我素颜上去好了,我求求你了,大妈。”

 

“可是,卡拉格先生,如果不涂粉上电视会显得又黄又黑。”

 

“让我丑成热尔维尼奥吧!!我不要!!涂粉!!”

 

“所以说你准备转会多特蒙德?”突然一个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卡拉格一回头,就看见加里内维尔那张粉光满面的大脸出现在自己眼前。内维尔伸出手指摸了摸卡拉格残留的粉底,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

 

“你居然化了妆?”卡拉格惊悚的看着内维尔收拾得精精致致的脸。

 

“涂了点粉,仅此而已。”

 

“可你现在看上就就像是个该死的基佬。”

 

“谁说我不是?”内维尔轻描淡写的反问道,然后他看见卡拉格脸上惊恐的表情变成了惊悚。内维尔对卡拉格的反应十分的满意,他心满意足笑了一下,甩头就走了。

 

留着卡拉格一人在镜前凌乱,任由化妆小妹蹂躏,最后盯着一张面如僵尸的脸完成了他的天空体育评论员的首秀。

 

事后卡拉格惊慌失措地给杰拉德打长途电话,告诉他在上节目时因为涂粉太多导致说话时吃了好多粉底,并且请求杰拉德,如果卡拉格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因为吃多粉底而死的评论员,请务必照顾好他的家人云云……

 

“嗯,”杰拉德轻声在电话那头答道:“我会帮你照顾好你家人的。”

 

“如果我死了,希望你能继续劝我儿去踢中锋。长得帅更适合那些经常抛头露面的位置,懂了没?”卡拉煞有其事的说。

 

“好啦好啦,很晚了,不能再聊了,我不想打扰到别人。”

 

说完杰拉德草草挂掉了卡拉格的电话,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睡着了的阿隆索,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

 

“他甚至给自己配上了黑框眼镜!”杰拉德看着墙上贴着的报纸,专栏旁边附着一张内维尔带着眼镜的照片。他话音刚落,便听见嗖嗖两阵寒风从耳边刮来,等到杰拉德回过神来的时,报纸上的内维尔已经被一根银色的飞镖戳瞎了眼睛。

 

“虚伪迂腐的大乳主义红毛基佬猩猩。”站在办公室门口的卡拉格低声的咒骂着。

 

他走进墙上那张照片,无视刚刚死里逃生队长吓尿的痴呆脸,盯着报纸上内维尔那张似笑非笑的屁股,然后——咬牙——用强健有力的腮帮子和他的假想敌较量了三十秒。最终泄气一样的滚到了一边的沙发上,用被子捂住脑袋,滚来滚去。

 

“嗷嗷嗷嗷嗷嗷我的稿子又被打回来了,俚语哪里用错了呜呜英语是我的母语吗,为什么它们长得这么不像。”

 

直到杰拉德扯下他的抱枕,然后蹲在沙发边上,像对待包家老三那样甜甜笑容轻轻摸着卡拉格的头。铁血卡拉格顿时恢复正常,坐起身来假装咳嗽了两声,然后手肘支撑着膝盖,托腮深深叹了一口气。

 

“卡拉,振作起来好吗!这几个月,你已经有了质的蜕变,早已经和我们这些还在踢球的糙哥不在一个境界了。我敢打赌,你最终一定能写出比那个红毛猩猩更优质的评论稿。”

 

“你用抬头纹发誓,你是真心的。”

 

“我是真心的。”杰拉德露出了一个鼓励的笑容,他曾经用这个笑容迷倒了万千队友。“杰米,你看看你,一个月前的你是绝对不知道什么犬儒主义的。这就是质变。”

 

听完这句话,卡拉格愣住了。

 

“咿,不是大乳主义么?”

 

杰拉德用完美的微笑盖过了嘴角的抽搐,他心底里骂了一句狗屎,用二分之一秒的时间思考,是选择让卡拉格再受一次打击,还是让他以后多丢几次人。

 

人生如此艰难,杰拉德决定不去戳穿。

 

“卡拉,感谢你及时指出了我的错误。你真是太有文化底蕴了,我都自卑到心痛了。”

 

杰拉德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卡拉格的肩膀。

 

卡拉格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一个月后,杰拉德当时的恻隐之心便让卡拉格付出了血的代价。利物浦人在某场英超直播中使用了这个高级词汇,说完之后还伴随着得意的笑容朝着同时做直播的内维尔抛了一个媚眼。

 

内维尔当时正在喝茶,一口气把笑憋回了嗓子眼,绿茶零星几滴从鼻子里喷出。他不动声色的拿起纸巾擦了擦脸。

 

这场比赛结束后,卡拉格被发配到了东西伯利亚。

 

好好学习,卡拉,我们都爱你。

 

“趁着国家队比赛的时候,多和加里好好交流一下吧。”

 

于是,他们一起征战了一场远征俄罗斯的友谊赛。

 

卡拉格坐在炕上,仰着脖子,翻着白眼看着加里正在房间里捣鼓着战术板。

 

“卡拉格,”内维尔转过头看着床上的高昂着脖子的卡拉格问道,“你是因为脖子脱臼了,才导致大脑供血不足引发智障么?”

 

“不,是你后脑勺的头皮屑比东西伯利亚的雪花更撩人。”

 

卡拉格在打嘴仗这件事上永远那么得心应手。内维尔捏紧了手里的球员名牌,扯了一个不屑的笑容。

 

“看头皮屑不会给你灵感。”

 

“但是会有喜感和快感。”卡拉格说完嘿嘿的笑了几声,“哦对了,你该不会有洁癖吧?要不要现在去洗个头?”

 

“……”

 

内维尔手中的球员牌咔哒一声从中间断开。

 

“哎呀,不要生气嘛,鲁尼都被你捏爆了。”

 

这句话成了卡拉格半夜,被内维尔扒光了衣服踢出了房间的导火索。

 

那一夜,传说有一个穿着白色内裤男人抱着被子站在走廊上不停敲着每个人的房门。

 

*

 

自从那件事过后,杰米卡拉格便正式向加里内维尔正式宣战。内维尔拜托布鲁克林贝克汉姆帮他剪辑卡拉格利物浦乡村口音合集,还配上了hiphop的节奏做成了精神污染的MV,在天空体育内部员工中广为流传,卡拉格则天天攻击内维尔飞升的体重,气得内维尔跑回老特拉福德撒腿狂奔了二十圈才罢休。

 

双红会那晚,Carraville的横幅被挂在了直播室的门口。比赛期间,两人暗搓搓的较量,火花四溅,化学反应美好得让导播当即决定给每个人的宵夜加了一只鸡腿。比赛散伙之后,天空体育的工作人员围在一起啃鸡腿,津津乐道新鲜的Carraville段子。

 

而两位大明星则单独一个工作间吃饭,培养感情和默契。

 

“加里啊,鸡腿就不要吃了吧。”卡拉格边说边把鸡腿从内维尔的碗里戳走。“你都快胖成一头母鸡了,但还有救,减点肥还能回曼联踢个后卫,拯救千秋名帅莫耶斯啊。”

 

内维尔眯起了眼睛,不痛不痒的问道:“这鸡腿当仁不让是你的了,毕竟你的稿件又被编辑打回来了,加班辛苦啊!”

 

“没关系,我加班连明天双红会曼联被双杀的稿件也一并写了,就不虐你了。”

 

“啊哈,这么替我着想真是谢谢你了!”

 

“不要客气了。”卡拉格得意得见好就收,然后自顾自地继续啃着鸡腿。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接到自己前队友发来的视频电话,更衣室里从杰拉德到苏亚雷斯,他们都露了脸,卡拉格捧着手机笑得四仰八叉的。

 

电话不知道打了多长时间,卡拉格挂掉之后才发现,加里内维尔早已经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卡拉格都很少再见到内维尔,世界杯在即,英格兰那边的事也逐渐忙碌起来,内维尔隔三差五的陪着霍奇森去考察国家队员,他的办公室长时间大门紧闭。卡拉格寂寞如雪,于是选择天天骚扰杰拉德,不过介于他很多次打给杰拉德接电话的都是阿隆索,卡拉格还是默默的将这种焦虑埋在了心底。

 

直到利物浦彻底,失去英超冠军的那一天。

 

在这个赛季开始之前,很多人没能想到利物浦会爆发,除了杰拉德。卡拉格决定离开利物浦的那天,杰拉德请求他留下来,倔强的队长看上去很绝望,而卡拉格以为那只是因为杰拉德害怕寂寞。

 

他们在安菲尔德促膝长谈,最终无法达成共识,卡拉格离去时被杰拉德抓住衣袖。

 

“留下来,我们有希望拿冠军。不要让你自己后悔。”

 

卡拉格不解的看着他的队长。

 

“史蒂文,我不是哈维阿隆索。”

 

也许是因为卡拉格触及到了杰拉德的某个神经,杰拉德猛地把手拿开。

 

“卡拉,我劝你留下来,也不是因为我需要你。”杰拉德看上去有一些气急败坏,他转身就走,速度飞快,卡拉格心中如同马桶一样被堵住,他胸中巨大的情绪挤压在一起,最终,他打了个电话给阿隆索。

 

“你家男人生我气了,劝劝他。”

 

“你又调戏他了?”阿隆索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很乐。

 

“不,是我要离开利物浦了。”

 

“……”卡拉格听见电话里的阿隆索深呼吸了一口气。他没等阿隆索说些什么,便挂掉了手中的电话。

 

直到利物浦成为了英超的夺冠热门,直到他们一鼓作气几乎拿下赛季冠军,卡拉格才明白杰拉德说的那句“不是因为我需要你”是真心的。但卡拉格并没有后悔,很多人说自己也许会错过利物浦第一个英超冠军,但卡拉格不在乎他错过没有。

 

但是,利物浦却错过了,这才是卡拉格后悔的理由。

 

比赛输了之后,卡拉格飞快地收拾东西准备飞回利物浦。下楼时,他看见正好从南安普顿赶回来的内维尔,卡拉格想到了前不久那场双红会,想到了曼联,内维尔穿着的是黑色的西装,风度优雅,而他自己穿着没系扣子的衬衫,落寞忙碌和疲惫写在了脸上。

 

他们两个人在相视而望的那一刻,和伦敦街头匆忙赶路的白领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卡拉格,却仿佛看见了两个燃烧着的人,他们带着红色的火焰,一如他们所归属着方寸之地。

 

“利物浦……”内维尔刚想开口,被卡拉格打断了。

 

“输了,我知道。”

 

内维尔点点头,卡拉格居然觉得此时此刻这名曼联前队长看上去有一些小心翼翼。

 

“加里……”卡拉格那一刻格外的脆弱,他从未遮掩自己难过,敢爱敢恨,嬉笑怒骂全部都炙热和狂烈。“我从不后悔没能生在红军辉煌的时期,我也不后悔没能熬到他们的复兴。我后悔的只是,在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坐在演播室里。”

 

我劝你留下来,不是因为我需要你。他想到了杰拉德的那句话。

 

需要他的从来不是杰拉德,卡拉格知道得太迟了。

 

内维尔保持着沉默,不言不语。

 

“我要走了。”卡拉格稍微平静了一些,他察觉出了气氛的尴尬和诡异,最终向内维尔点头,当做告别。

 

然而,就在他们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卡拉格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拦住了自己。内维尔伸出手臂一把揽过了卡拉格,利物浦人被生生地拉离了自己原定的路线,被迫与眼前这个比他矮一些的内维尔撞到了一起。

 

卡拉格感觉到了肋骨被磕的生疼,他们的身体接触和拥抱一点关系都没有。内维尔举起了双手,让他们的额头相抵。卡拉格听见了自己急促的呼吸,看见内维尔在他面前闭上了双眼。

 

“我知道。”内维尔闭着眼睛,低沉的嗓音挤出了这些破碎的语词。像一只受伤的野兽,无能为力却依旧嗜血如命。

 

“你以为这些感情会随着退役而平静下来,但它们没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人死去活来。我们唯一所能做的,就是不骄傲不悔恨的活在当下。”

 

内维尔放开了卡拉格的头,他睁开眼睛,看着卡拉格,眼神平静如水。

 

他们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各自朝着南北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离去。

 

*

 

卡拉格和内维尔的战争最终由卡拉格单方面宣布休战而悄无声息的冷却下来。当然,互相挑刺调侃并没有结束,甚至变本加厉了,但是无论是《每日邮报》还是天空体育,所有与两人共事的记者,都能看出两人之间的氛围变得其乐融融。

 

甚至……

 

“有点像打情骂俏。”

 

编辑部主任克兰斯在跟新来的亨利介绍这里的情况时,用了一个这样的词。法国人差点对自己的词汇量产生了怀疑。

 

“不敢想象。”亨利摇摇头,想要驱逐出脑海某些画面。

 

同时亨利也拒绝以后被同化成那样的人,根据以前交手的经历,亨利坚信卡拉格才是那个败坏了风气的人。于是他决定今晚好好和杰拉德聊一下,毕竟在亨利眼里,他的老友杰拉德和卡拉格相处了十多年还依旧保持着正常的画风,一定是有什么特殊技巧。

 

结果,接电话的,是阿隆索。阿隆索告诉他杰拉德现在正在洗澡,要他一小时之后再打过来。

 

亨利一开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直到,他一小时后之后再次打过去。

 

接电话的还是阿隆索。

 

“呃……”亨利困惑的自言自语:“怎么洗了这么长时间啊?”

 

“对不起啊,蒂埃里。”阿隆索声音里充满了愧疚,“刚刚又弄脏了一次。”

 

“……”

 

亨利觉得他听懂了刚刚那句话的真正意义。

 

他当时的内心是崩溃的。

 

“对了,史蒂文一直想问你,赛季结束后的慈善赛你愿不愿意到场?”

 

“啊……好吧……好吧……”

 

头脑不清楚的亨利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答应了阿隆索。

 

挂掉电话之后,阿隆索把手机扔给床上躺着的杰拉德,后者正在把手机放在床头,四脚并用的爬到了阿隆索的身边,用后面轻轻的抱住了他。他们最终一同滚到了床上。

 

阿隆索坐在了杰拉德的身上,把他领带上的结打开,抽了出来,然后无心拿着领带转圈圈,若有所思的说:“你说,亨利会不会就这样被我们吓跑了?”

 

杰拉德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说道:“刚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总需要点时间来适应一下吧?”

 

“那你说,”阿隆索伏下身子,吻住了杰拉德。


他们相拥和亲吻,意识逐渐变得朦胧。

 

杰拉德翻过身子调转了两个人的身位,阿隆索陷落到了柔软的枕头里,他搂住杰拉德的脖子,笑着说:“卡拉和加里,他们现在又在干什么呢?”

 

“我不知道……”杰拉德细细碎碎的吻着阿隆索,无意识的呢喃着:

 

“我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从来没搞懂过……”

 

*

 

伦敦的另一头,加里内维尔和卡拉格粗声的喘息着,两人汗水淋漓,体力不支。

 

他们的躺倒在健身垫上。

 

“妈的!给我站起来继续跑!”内维尔一咬牙拖着卡拉格,说道:“马上就要慈善赛了,说好了要报复14和8两个混蛋秀恩爱的呢!!”

 

“啊啊啊,加里,我是真的跑不动了,我已经退役了啊。”卡拉格撒泼在地上打滚,不肯起来。

 

“你才退役不到两年,就跑不动了这也太搓了吧!!”

 

“你怎么可能胖成这样还这么能跑,我要哭死了。”

 

“滚,赶紧起来。”

 

“好啦好啦……我只是撒娇而已嘛。”

 

“恶心死了,你现在这样子看起来就跟那些该死的基佬一样。”

 

说完这句话,卡拉格突然停止了打滚,他躺在地上看着站在一边的内维尔。他的眼神闪现出一丝狡黠,这名利物浦人终于逮到了机会。

 

卡拉格露出了一个报复性的笑容。轻描淡写的说:

 

“谁说我不是?”

 

 

-Fin-

 


评论(22)
热度(153)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