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特包】Future Starts Slow

我是一个不会写短篇的人。但特包真的好写!!

虽然我笔下这两人没法正常说话。

OOC,雷,甚入。


配对:John Terry/ Steven Gerrard

级别:R

Summary:19岁的特里和19岁的杰拉德第一次亲密接触。


You can holler, you can wail, you can swing, you can flair

你在嘶吼,你在痛苦,你在犹豫,你天赋秉异

You can fuck like a broken sail

就像个挂着破帆的船

But I'll never give you up,

但我不会放弃你

if I ever give you up

如果我抛下而去

My heart will surely fail

心定会与你一同沉沦

 

*

 

杰拉德19岁的时候沾着迈克尔的裙带关系被召进了国家队,那时候他负责给阿森纳的臭脾气队长亚当斯刷鞋。

 

贤惠的杰拉德有自己独特的刷鞋技巧,沾点牙膏,撒点盐粒,偷偷抹一些酒精,就能把鞋刷得干净,放灯下还反光的那种。

 

事实证明,鞋刷的太棒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基翁啊、希曼的鞋也变成了他的活,就连长得丑点的那个内维尔也要他帮忙(不可理喻)。杰拉德任劳任怨,每天训练就蹲更衣室里刷鞋子,还苦中作乐的唱着列侬的歌,有时候夕阳西下,橙色的晚照正好照进了房间里,杰拉德就会把板凳搬在那个充斥着阳光的角落里,静静地刷鞋。

 

他就快爱上刷鞋这件事了,真的,好有成就感。

 

一天,杰拉德缩在角落里继续刷鞋,突然一声巨响把吓得他头毛都竖起来了,鞋子也掉到了地上。然后他听见一串脚步声跑进了更衣室的门,然后又被静静地关上。

 

杰拉德捡起亚当斯的鞋,站起来贴着柜门子在竖着耳朵听,突然一个彪形大汉撞到了他身上。两眼冒金星。

 

“喂喂喂!!”杰拉德还没来得及尖叫,那个彪形大汉就把他嘴捂住,两个人挤在柜子和墙角构成的一个角落里,紧紧地贴在一起。那个汉子一手抓着杰拉德的裆部,他转过头来,恶狠狠的说:

 

“敢说一个字就把你给废了。”

 

妈呀,限制级啊。杰拉德暗暗叫苦,然后就是猛点头。

 

过了一会,又有几个脚步声噼里啪啦的过去,期间貌似更衣室的门被推开过,开门的那人还没走进来就被人叫走了,意思是这么晚了国家队那群大佬早就人作鸟散。

 

等到走廊彻底安静了,彪形大汉才把脸红得一塌糊涂的杰拉德放开。那人后退了一步,双手举起示意和平,这时候杰拉德才看清那人的脸,长得还挺老实的嘛。

 

“嘿嘿。”

 

好吧,笑起来就有点猥琐了。

 

“对不起,你是保洁员吧。”流氓主动询问道。

 

杰拉德默不作声。

 

“不好意思,被人追着呢。”

 

杰拉德翻了个白眼。

 

“初次见面。我叫特里,你听说过切尔西吧?”那个说自己叫特里的男人放下来手,伸出手来想拍拍杰拉德那张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害羞的脸,立刻就遭到了后者的顽强反抗。

 

杰拉德躲开特里的手,退到了墙边,差一点磕到了自己的头,特里上前一步扶住他,然后杰拉德顺势用膝盖狠狠顶了一下特里的裆部。

 

那一刻,特里的脸由猥琐变成了惊恐,下一秒,亚当斯的鞋子飞到了特里的脸上,惊恐破了相,然后特里感觉腹部受到一记重拳,整个人开始往后倒,直接拉坏了整个挂衣架,最终狼狈的滚到了另一个角落,与垃圾桶融为一体。

 

“别惹我,彪形大汉。”杰拉德像恶霸一样对特里竖了个中指。

 

“我去,彪形大汉?你他妈比我高!”特里不可思议的看着杰拉德。


杰拉德审视了一下特里,好像这家伙确实没自己高。


“那你也比我壮!”

 

“你还破坏公物呢!”


“我是保洁员!想怎么破坏就怎么破坏!”

 

“我还是U21的球员呢!等我进了国家队看我不干死你。”

 

“哈,你能拿我怎么地!你还是先进了国家队再说吧。”杰拉德志气满满的走到特里面前,看着他从垃圾里爬了出来。

 

“这是在训练基地,我不搞你,等你出了这个大门……”

 

“怎么,还嘴硬,要我把那些追着你打的人再叫回来么?”杰拉德一脸无辜的问道。

 

特里捏了捏拳头,最终看着小人得志的保洁员,还是放下了拳头。他伸出手擦了一下脸上被刮到的血痕,心想着回去之后又要被弗兰克骂成猪头,顺便吓唬他,你再这样下去你永远不可能在国家队出场云云……

 

“算了。”特里大度的挥了挥手,血从他脸上流了下来,颇具江湖气息(偏帅的那种)。杰拉德突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他本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虽然年纪轻,血气方刚,被人那样对待了极其不爽,但亚当斯那鞋还是极具杀伤力了,如果把眼前这人扔到那群追他的人堆里,还不一定被揍成这样。

 

特里正准备朝门外走去,然后被叫住了。

 

“你又要干嘛呀?”

 

特里一回头,一件白色的球衣飞了过来,盖在他头上,上面还有花香清洁剂的味道。他把衣服从头上拿了下来,紧接着又一条毛巾扔了过来。

 

“去洗澡,侧门左拐。”杰拉德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

 

特里看着杰拉德真诚的表情,眯起了眼睛表示不信任。

 

“我下手太重了,不好意思啦,你去洗个澡嘛。”

 

“那衣服呢。”特里看了看这件新球衣,上面写着“杰拉德”,说道:“保洁员能乱拿球员衣服么?”

 

“哎呀,我明天再去后勤领一件新的就好了。”

 

“杰拉德是谁?为什么是八号?我家小兰才是正宗的八号。谁都不许和他抢。”特里拿着球衣自言自语。

 

“你到底去不去了!”杰拉德忍无可忍的抓着特里的肩膀往澡堂里推,最后一脚揣着他屁股把人送进了澡堂。

 

特里进了隔间,拉上门帘,过了一回,保洁员又陆陆续续从外面扔进来一些瓶瓶罐罐。

 

“消毒用的。”杰拉德带着利物浦口音闷闷的话从帘子外传来。

 

“喂,要不要一起洗啊。”特里一个没忍住又嘴贱了一句。可是这一次,对方并没有发飙,而是站在帘子外站了一会,最终什么也没说的离开了。

 

特里洗完之后,他发现自己的鞋子已经被拿走了,旁边放上了一个拖鞋。他擦完水之后踩着拖鞋和新的球衣球裤出去,就看见杰拉德还在一边,坐在有夕阳的角落里默默地刷鞋。

 

他走上前去,看见杰拉德旁边还摆着一个小板凳和一双鞋,那是特里自己的鞋,鞋子的旁边放着牙膏、盐和牙刷。

 

“干嘛?”特里问道。

 

“坐下来,把你鞋刷干净了再走。”杰拉德没好气的说道。

 

“为啥啊?”特里莫名其妙问。

 

“约翰特里,切尔西青训,中后卫,19岁。Hey,哥们,这应该是一个球员进步最快的年纪,不应该放慢脚步。”杰拉德抬起头来看着特里,这个有可能会成为他未来队友或者对手的家伙,“你穿着的球衣,那个人,已经在国家队了哦。跟你一个年纪,你已经落后他一步了。”

 

杰拉德转过头继续孜孜不倦刷球鞋,然后突然不知道怎么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特里忍不住问道,他觉得眼前这个人真是太怪了。

 

“没有,只是我每一次给前辈们刷鞋的时候,我就会想,有一双好鞋,好穿好用,就一定能踢好比赛。所以,我不能偷工减料,得好好完成它,从一而终。”

 

“从一而终。”特里呢喃着最后一个词。

 

“嗯。所以说,快点把你那双臭鞋收拾好吧,未来的路还很长。”

 

特里看着夕阳下的杰拉德,想反驳他那套歪理,却张着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嘲笑他。但他又隐隐约约觉得这个保洁员说的没错,未来的路还很长,值得做的事情永远也值得做好,他应该好好完成它,无论对于特里自己而言,足球到底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工作?意味着理想?意味着他的未来?

 

意味着从一而终。

 

特里不知道,因为未来于他,看上去还很遥远,但刚刚那一瞬间,又似乎近如咫尺。

 

“你叫什么名字。”特里有一些疑惑的问道,他总觉得眼前这个少年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我啊,叫史蒂文。”杰拉德头也不抬。

 

“姓什么?”

 

杰拉德抬起头来,最终给了特里一个微笑,齐刘海下的眉毛舒展开来,眉毛下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弯弯的,圆圆的鼻头看上去带着少年的稚气,但那环绕在这个少年周身的气场里,却带着一股意气风发的自在与洒脱。

 

“初次见面。”少年说:“我叫杰拉德,你听说过利物浦吧?”

 

终于,特里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心的笑容。他坐到了杰拉德身旁,和他分享了那一天伦敦最后一缕阳光,唰唰的声音稀稀疏疏的,没有人说话。

 

特里想,他已经开始迫不及待要和这家伙一起踢球了。

 

无论是在俱乐部,还是国家队,是作为对手,还是队友。

 

*

 

After all God can keep my soul

在上帝处寄存我的灵魂

England have my bones

英格兰拥有我的骨骼

But don't ever give me up

但别放弃我

I could never get back up

我怕我会一蹶不振

When the future starts so slow

如果未来脚步这么慢

 

Fin.


评论(6)
热度(29)
  1. 有蒲有蕳后宫王 转载了此音乐
  2. HoldenCaulfield后宫王 转载了此音乐
    特包党欢喜地跳跃。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