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隆包] Lost and Beautiful 26

*传送门:24&25

*作者最近在忙签证,忙成狗,更新一直再拖。不好意思。

*只差最后一章(或两章?),这真的不是故事的结局。

*本章结束之后,接下来的剧情衔接本文的楔子。就是这篇小说的开头。大家感兴趣可以回过头再去看一下。传送门



Chapter 26

 

Xabi在新闻发布会开场前一小时,在后台看见了McLuhan,那个和Nagore热恋中的美国导演。McLuhan穿戴者一个鸭舌帽,脸上留着大大的胡子,离发布会开始还有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每个人都很疲惫。

 

“还没有来得及和你正式的谈一谈。”Xabi走到他面前,把一杯咖啡递给了他。

 

McLuhan点点头,眼神有一些闪躲,看上去不善言辞,他们之中Xabi反倒是更加自在的那一个,他盯着McLuhan的眼睛,想从这个男人眼里找到属于爱情的张扬,Xabi知道哪些化学反应会改变一个人的眼睛,就像Nagore一样,尽管麻烦缠身,但她整个人都在发光。

 

但是Xabi一不小心从McLuhan眼里看见了自己。

 

“哦。”意识到盯着对方有一些失神,这太不得体了,“对不起。”

 

“没关系。”McLuhan并不是很在乎,打开盖子喝着咖啡。“Gerrard先生呢?”

 

“他啊,手机没电了,去找充电器去了。”

 

“我想他手机已经没电很久了吧。”McLuhan微微眯起自己的眼睛,笑得和气,轻描淡写的说:“他已经陪着你两天了,却才发现没有电。”

 

Xabi微愣了一会,转移话题问道:“你和Nagore怎么认识的?我看过你的电影,你明明就是一个无真爱主义享乐者。”

 

“人生不就是这样么?Xabi,我认为相爱很简单。”

 

不,并不简单。

 

“某一天,你在熟食店看《道林格雷》,然后一个人走了进来,坐在你身边,问你这本书如何。然后认为谈一场恋爱都很无聊的人突然就要结婚了。”

 

他和Steven相见很平常,Xabi下飞机拖着行李箱,先于Steven一步找到他。Steven站在人群里,拿着写着自己名字的接机牌,四处张望。而直到过去了一年,Xabi才爱上这个男人。

 

“如果我那一天最后跑去看电影了呢?如果我选择去别的地方吃饭?如果我迟到了十分钟?这是注定的,相爱,离别或是遗忘。

 

从皇家社会到拜仁慕尼黑,这些年,Alonso觉得自己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Xabi摇摇头,喝了一口手里的苦咖啡,苦涩从舌尖涌入,“我不太同意你的观点。相爱,并不简单。不过这是个很好的一个故事,只是我好像在哪部电影里看过,嗯?大导演。”

 

“《和莎莫在一起的五百天》。”

 

“所以说?”Xabi看到McLuhan坦然承认了这个情节来自于电影,有一些意外。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正当Xabi想要开口询问McLuhan到底是什么意思时,他看见美国人朝他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向后看去。Xabi转过头。

 

他看见抱着一个小箱子后台门口张望着的Alex Curran。

 

## 

 

在Xabi看到Alex的那一瞬间,女人也看见了他。

 

Alex找到了老熟人,招着手从人群中挤过来。Xabi不自觉的站了起来,无意识的站得笔直,他没有发现McLuhan离开,一点也没有,他所有的思绪都被Alex吸引住,那个女人,金色披在肩头,有些乱,风尘仆仆,可是脸上带着落落大方的笑容。

 

“你好,Xabi。”

 

直到Alex站在他面前时,Xabi才反应过来,他扯出了一个流畅完美的微笑。

 

“你知道吗?Steven联系不上了,我想他应该在你这里,那天在瑞士,他帮你挡记者的事可是上了头条的。所以,你知道他在哪里吗?我的电话都被四面八方想要找他的人打爆了。你知道吗?他也许是地球上唯一一个手机没电也能活这么久的老古董。”

 

“Steven他应该……”还没有等Xabi说完,Alex又立刻打断了他。

 

“对了,这是你的吧!”Alex把抱在胸前的箱子递过来,在Xabi眼前晃了晃,然后放在一边的桌子上。“一大堆明信片咯。只是好像没有寄出去?”女人问道。

 

“……”

 

“啊,我弄错了么?Steven没有写明信片这种文艺的小爱好,我看见上面有你的名字。你为什么写了这么多却不寄给我们呢?”Alex用手拨了拨头发,露出一个关心的表情,说道:“哦,对了,Xabi。”Alex握住了Xabi的手,说道:“虽然我知道不太礼貌,但我想问,你和Nagore会离婚么……孩子怎么办?”

 

Xabi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

 

“对不起……”Alex可能看到此时此刻的场景有一些尴尬,积极的道歉。

 

“没关系。”Xabi机械重复着自己的笑容。

 

“你们应该很忙吧?发布会就要开始了,我应该在哪里等Steven呢?如果你看到了……”

 

“我会叫他联系你的。”

 

“嗯,恐怕他得直接回利物浦。毕竟他在俱乐部还有工作,而且Lily也要过生日了。”

 

“嗯,我知道。那你现在大厅外面等一下吧,待会发布会开始了之后你可以进来。我跟负责人说一声。”

 

“那Steven他也会在这吗?”

 

女人不断提到那个人的名字让Xabi感觉到焦虑不安。Xabi点点头。

 

“那Steven知道这件事吗?”

 

“他知道,应该马上就会到了……”

 

“不,Xabi我说的不是这个。”Alex又打断了他,但这一次,她的音量突然减小了。Xabi疑惑地挑着眉毛,周围的喧嚣差一点让她没有听清楚Alex刚刚说了些什么。

 

“那你在说哪件事?”

 

说道这里,Alex的笑容突然就消失了。蓝色的眼睛转移了视线,停留在放在桌边那些装载着明信片的箱子里。视线恰好好处的停留了两秒,掐准了Xabi会追随它一样,然后立刻又回到Xabi身上来,眼波流转,女人掌握这场无声对话的主动权,一个眼神就带走了男人的节奏,顷刻间就把想说的用神色演变了出来。

 

Alex抬眼,笑靥如花,却带着悲伤。

 

那一瞬,Xabi如鲠在喉。

 

她知道了,Xabi绝望地想,无论她知道了什么,都让他感到窒息。

 

“Alonso,你知道吗,Steven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待一天不愿意出来,第二天早晨匆匆忙忙的洗了个澡就走了。书房里全是明信片,壁炉里的柴火已经冷了很长时间了。那天下午,他给我发了一条他去瑞士的短信,就断了消息。”

 

Alex说这些话时没有表情。

 

“上一次我他这样失魂落魄的时候,是你离开利物浦走的那天。那时候我就知道了,只是他不知道。”

 

“Alex,我……”

 

“不需要解释什么啊,这能是你们所能控制的事情吗?”Alex摇摇头,眼睑下垂,金色的睫毛颤动着,她叹了一口气,似乎在酝酿着极大的勇气想要说下去,“Alonso,那时候你已经离开了,我侥幸的想着或许他永远不会发现,或许你们因此没有了联系,距离和时间总是能稀释一切感情。可我却忘记了,利物浦是永恒的。”

 

“永恒但不唯一。”Xabi轻轻的扶住Alex的肩膀,然后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轻轻的揽住这个美丽的女人,就像安慰当初失去爱人的Nagore一样。

 

“不可取代的东西很多,所以,任何东西都是可以取代的。”Xabi温和说。

 

“我怎么能理解他?我永远没办法理解。”

 

“所有的生活都是合理的,我们没有必要互相理解。对不起,Curran。”

 

Xabi没有想到,就在这种时候,他会看见Steven。此时此刻,Xabi站在后台,离前台的发布会之后几尺的距离,他能从一个小门里看见从外面赶来的Steven。Steven从大厅侧面的入口处挤进了人群。Xabi在后台看着他。

 

人山人海,所有人都在忙碌的着自己的事情,只有Steven,他的脸上带着笑,从人群中四处寻找着自己的身影。

 

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

 

突然间周围那些忙碌的人变成了另外一个世界模糊的背景,那些声音全部都从Xabi的世界消失掉,只剩下远处Steven和他自己。

 

“对不起,但这句话是对我的丈夫说的。Alonso,他对我很好,就像我朋友一样。我无法解释爱情与友谊的界限,我们一起拥有三个孩子,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离开一个家庭需要巨大的勇气和冲动。而我不后悔。”

 

Nagore的声音传到了Xabi的耳边,那么不真切。

 

这是注定的,Xabi想到了McLuhan说的。相爱,离别或是遗忘。

 

Xabi紧紧抱住Alex,她在哭,他埋头,让自己躲起来,他选择不去寻找Steven了,至少这一次,他不能这么做。

 

“Alex,听我说。我不止爱他。”

 

我爱你们。

 

“和他好好谈一谈吧,我就要上台做声明了。他就在侧门西边的入口。”Xabi放开Alex,把胸前的准入证挂在了女人的脖子上。取下准入证的时候,他还犹豫了一下。

 

最后把藏在衣服里的项链取了下来。项链的底端是一枚戒指,利弗鸟镂空的花纹,玫瑰金的底色,两枚戒指合二为一。

 

“如果有一天你明白了,就把这个交给他。”

 

这句话是当年Nagore说的,现在Xabi把这件事情的主动权,交给了Alex。

 

然后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Xabi冲着Alex点点头,导播把他拉到了左边,跟他讲解话筒的使用方法。他回过头最后看了Alex一眼,女人盯着他掌心的戒指出神。

 

那天,Steven看见了Xabi站在台上,说了一段长长的话,声明比原来公关团队设计的要长很多。有的东西也说的让人不知所云。但Steven觉得他能听懂。

 

这个世界上相爱而不能相守在一起的人太多了。一枚戒指能被套进无名指,也许它的另一半只能挂在脖子上。有的路,即使有人想陪你走下去,也不一定能够实现,幸福是一场人生的苦旅,想要修行到尽头,就必须孤独。任何一种关系的缔结,来自于外在的束缚,最重要的是内心的承诺。我们可以假装今天晚上在一起,假装明天在一起,假装从今日起,我们每一天都会相爱下去。但事实,束缚和承诺有很多,它不是唯一的,Nagore在我们婚姻的缔结之外爱上了别人,就必定会受到谴责。

 

Steven感觉到肩膀上搭讪一只手,他下意识的握住那只手的手腕,然后他看见妻子从身后绕了过来,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Steven低下头,看见妻子的脖子上挂着Xabi的准入证。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Nagore陪着我走下去,但最终所有的一切,我们应该自己一个人走下去。

 

那并不是孤独。你永远不会孤独。

 

从那天后,Gerrard就没再见过Alonso了。他成为了利物浦的运营总监,而这支英伦豪门离真正的复兴之路还有很远。他从新闻里看见了Alonso的退役,但他没有举办告别赛,就算举办了,Alonso也许不会邀请他。

 

Alonso的手机号码一直躺在他的通讯簿里。

 

他没有联系他。

 

他希望有一天,能在利物浦主场比赛时能够看见那个人时常回家的身影。

 

但他也没有看到。

 

我们在死亡之前可能会碰巧遇到。或许,永远也不能遇到。

 

[12] 本文开头的第一句话,出自《追忆似水年华》。


2015-02-28 隆包 .  LB . 
评论(17)
热度(37)
  1. 娜塔莉亚后宫王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ROY
    # Lost and Beautiful 26#
  2. AdamKay后宫王 转载了此文字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