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隆包] Lost and Beautiful 21

*传送门:20&19

*尺度不大,耻度有点大,尺度不大,耻度有点大

*尺度不大,耻度有点大,尺度不大,耻度有点大

*尺度不大,耻度有点大,尺度不大,耻度有点大


————————————————————————————————


Chapter 21

 

自从欧冠决赛输给了米兰之后,Nagore一下子就没有了Xabi的消息,官网的采访没看到他,网上也没有孩子他爸的咨询,打电话过去石沉大海,打电话给Steven不明占线,打电话给Carra……

 

“他妈的怎么全世界都打电话问我Steven和Xabi去哪里了!亲娘啊!我不知道!”

 

吼完Carra才发现自己的语气太恶劣了,突然就害羞起来。

 

“呃……是这样的……决赛失利之后Xabi躲着不见人,Steven去找他,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Carra觉得自己这些话就好像是在为两个私奔的哥们打掩护一样。

 

“其实,我没听懂你在说什么,抱歉……我英语不是很好。所以说,你是不知道Xabi的下落,对吗?”

 

话唠Jamie Carragher突然就失去了说任何话的力气,他的千言万语只话做一句带着利物浦口音的。

 

“嗯……”

 

“那我就挂电话了。再见,Jamie!”

 

“嗯……”

 

*

 

挺着大肚子的Nagore在西班牙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她看见自己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直到她需要购置一些宽松的连衣裙,这让一直过着糟糕生活的她突然享受到了一种宁静,仿佛全世界的烦心事都可以因此而放下,她只需要全身心关注于这个新的生命……

 

好吧,还得分出一点点精力管管那个比自己小五岁的孩子他爸。

 

距离Xabi Alonso消失快四天之后,Xabi回了西班牙。Nagore午觉睡醒之后,看见了站在自家客厅中心,拖着行李箱的孩子他爸,从客厅的镜子里可以看出,他头发乱成鸟窝,带着黑眼圈,衣服皱成一团,狼狈之极。

 

“如果你想告诉我你被Steven囚禁在莫名的小黑屋,并且受到了非人的摧残,你应该先打电话给警察。”

 

Xabi缓缓的转过身来。

 

“甜心,怀孕期间不应该看少儿不宜的男男虐恋小说。”Xabi颇为幽默的回击她。

 

“嗯哼。Alonso文豪,你不知道我把你和Gerrard的故事换了个名字背景,放到网上去连载之后收到了多少少女的热捧。”

 

“去死吧,Nagore。”

 

“那也得等我先生完孩子,”Nagore指了指浴室:“亲爱的,去洗澡,我在房间里等你哟~”

 

*

 

“Jamie!Jamie!事到如今你居然还在吃东西!”Steven焦虑的在阳台上走来走去,而Carragher则优哉游哉的捧着一盆子圣女果在投喂自己。

 

“如果听你和Xabi的故事能让人饱腹,我恐怕已经是四百斤的肉胖子了。”Carragher说完又把一颗塞进了嘴里,他现在嘴里塞满了圣女果,就像欲求不满的仓鼠。

 

“我和Xabi接吻了!你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吗?!”

 

Carragher是个直男,所以他摇摇头。

 

“妈的,我就应该去找Terry。”

 

“那我可以走了吗?”Carragher连忙起身准备溜之大吉。

 

“不行!你给我坐好了!”

 

Carragher又倒退回椅子上,他把Steven家阳台上的靠椅往调平了一些,脚靠在板凳上,做出一副听故事的样子。

*

 

Steven的复述

 

他们在一个狭小燥热的储物间里,Alonso抱膝躲在角落里,低着头楚楚可怜,他的双眼盛满泪水,把他的睫毛打湿,他咬着自己红润的嘴唇,倔强又脆弱,然后,他们……

 

(Carragher:你把Xabi描述的也太女人了吧?)

 

Alonso突然吻了Gerrard,不带任何挑衅挑逗,只是纯洁的拿他的嘴碰了一下Gerrard的嘴角。但正是因为不同于英格兰人所见过的任何一种调情,Alonso的吻才显得如此的纯真。Gerrard一直都将他们之间的情谊归作是一种关于足球,纯粹的情谊,这种单纯,质地百分百表里如一的感情,Gerrard一直都觉得这种感情才是最珍贵的。

 

(Carragher:不是我打击你,你的想法简直幼稚得和你十四岁说要和“Micheal踢一辈子球”一样天真。)

 

当这种纯粹的感情,被另外一个纯粹的吻所点燃之后,Gerrard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Gerrard搂住的Alonso的腰,他的腰不同于以前他搂过的女人身体那样柔软,但Gerrard能感觉到他背后肌肉线条,但他并不觉得这有任何的异样的触感,他就只是自然而然被吸引,Xabi被他挤到了储物间的角落里,Gerrard转变了姿势,跪在了他的面前,整个人压了上去。他把舌头伸进去,却不敢吻得太用力,Alonso抱着他的脖子,把他拉得更深……

 

(Carragher:难怪你自传卖得那么好。)

 

Gerrard想这么做很久了,从年初他们被关在更衣室里,当他看见他队友低着头抱着小花猫,用俏皮可爱的语气和它说话时,Gerrard就想把他拉入怀里狠狠地吻下去。但当时这种冲动并没有让他明白这是一种欲望,Gerrard一直以为那只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压抑。但这一次他玩大了,他吻了Alonso,在比赛输了之后,他们紧紧贴在一起,疯狂地,饥渴地……

 

(Carragher(连圣女果都忘记吃了):窝听不下去了,Steven请你说重点,你硬了吗?)

 

“妈的,老子当然硬了。”Steven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出这一切让他整个人都轻松了好多。

 

“他硬了没?”

 

“呃……”Steven像是突然被问住了一样,他眯着眼睛似乎在回想当时的情景,“不记得了,应该吧……”

 

“这还叫紧紧贴在一起?”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Xabi他没有任何的错!是我出了问题!”Steven跳脚,吓得Carragher把整盆子圣女果都打翻在了地上。他的队长正在企图把所有的意外归根于他的精虫上脑。

 

“我对自己的队友产生了羞耻的欲望。我会被雷劈死的。”Steven扶着额头,这次他是真的绝望了。

 

“你没必要为你吻了Xabi而感到烦恼。好吧,硬了虽然有点严重了,但也不算什么。在那种黑灯瞎火独处一室内心脆弱天气燥热气氛诡异的情况下,他不会介意的。除非……除非他真的喜欢你。而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你自己也说了这是你的错,对吧?”

 

“所以你说,只要Xabi不喜欢我,那么这件事情就翻篇了?”

 

“对啊,最多当成两个失意男子发泄情绪呗,Xabi他是个大男人,虽然被你压身下比较丢人,但应该不会计较这么多。如果他喜欢你,这件事情就真的很麻烦了,他会把这个意外当做希望,有了这种希望,他再也不可能喜欢上别人了。”Carragher非常认真的在考虑这种情况,但他还是摇摇头,否认道:“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不喜欢你,他接受那个吻只是因为他恰好也需要发泄一下。”

 

Steven听到这里仿佛有一些失落,他低着头,怔怔地看着地板出神。

 

我也觉得他应该不喜欢我……

 

“那你喜欢他吗?”Carragher问道:“虽然欲望不一定是由爱导致的,但是爱必定会导致欲望,对吧?”

 

“我不知道。他是我的好朋友。我只是想吻他了。”

 

“那就是一时兴起了!”Carragher终于下了判决书,然后他捡起了地上的圣女果,他觉得这些脏掉的圣女果不应该躺在地上独自忍受Steven狗血的故事。

 

Jamie Carragher他是个直男,他当然不知道,他糟糕的结论就这样改变了两个人的人生。

 

*

 

Xabi的复述

 

Alonso推开了Gerrard,对视了一会……

 

(Nagore:暂停提问。Gerrard是不是眼里都是欲火??)

 

Gerrard看起来很迷茫,仿佛没有搞明白Alonso为什么会推开他。但Alonso知道,他太清楚不过了,再这样下去他们可能真的要在储物间做了。Alonso从墙角和Gerrard之间跻身出去,然后站起来开了门,整理好衣服之后就离开,Gerrard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一言不发。

 

回到酒店之后,失利的红军们已经离开了雅典,片刻不想多留,他们把Alonso的行李扔到了Gerrard的房间里。回到房间之后,两人依旧一言不发。Alonso很有默契先去洗澡,然后躺在床上,Gerrard也去洗澡了,过一会也躺在了床上。

 

(Nagore:谁的床!)

 

他们分别躺在两张床上。但是都睡不着。以前一些比赛失利的时候,Gerrard总是会缠着Alonso要他唱歌,但那些大多数都是开玩笑,但这一次再也开不起玩笑了,他们失去的是欧洲冠军杯。Alonso犹豫了片刻,最终爬到了Gerrard的床上,躲进被子里,从后面抱住了他的队长。

 

(Nagore:典型的不作死就不会死。)

 

Alonso把下巴靠在Gerrard的肩膀上,说:“我们输了,但过去了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

 

“刚刚发生的事情呢?”Gerrard反问他。

 

“这只是个意外,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忘了它吧。”

 

Alonso说完,松开了手,背对着Gerrard,准备睡觉,单人床对于两个大男人来说实在是太窄了,他想着要不要换回去。正当他准备起身的时候,Gerrard转过身来抓住了他的手,翻身过来压在了Alonso的身上。

 

(Nagore:我的上帝啊……)

 

Alonso看着Gerrard,他的队长此时此刻正在用一种难过的眼神看着他。Alonso那一刻觉得自己完蛋了,只要Gerrard开口,他什么事情都愿意为他去做。

 

“Xabi,我命令你。”Gerrard的口吻却像是在请求:“不要忘记这一切。”

 

“那这算什么?”

 

“我不知道,它就像是伤疤,好了之后它不痛不痒,但它会一直在那里。Xabi,如果你感到被冒犯了,你不原谅我,我理解,但不要当作它没发生过,这种事情根本没办法忘记。”

 

(Nagore:亲爱的,我觉得他爱上你了。)

 

“我会疏远你。”Alonso觉得自己好像快没有力气了。

 

“好。我尊重你的选择。”

 

“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干涉我。”

 

“好。”

 

Alonso最终点点头,闭上了双眼。他感觉到Gerrard身体的重量从他身上挪开。第二天早晨还没天亮,Gerrard就已经离开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Alonso在希腊滞留了几天,直到把身上的钱全部花光,才回西班牙。

 

“就没啦?”Nagore瞪大眼睛看着Xabi。Xabi点点头。

 

“真是个坏消息,我的读者会因为我还没写到滚床单的情节而给我点漏的。”Nagore不甘心的撇了撇嘴。“不过话说回来,你真的,还是不愿意考虑,他有那么一点点都喜欢你的这个可能性吗?”

 

“Nagore,我了解他。他若是真的喜欢我,他不会逃避的,他会表现的很明显……但是我感觉不到。”

 

“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呢?拜托,他吻了你!”

 

“我已经习惯了……”Xabi笑了一下:“他每一次给我的希望,到头来都是那么的让人绝望。”

 

Nagore突然觉得孩子他爸笑比哭还难看。


2015-01-23 隆包 .  LB . 
评论(24)
热度(38)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