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杰拉德的24岁

爽。我现在看任何和离队有关的东西都觉得high飞起。

Amaranth:


这是Steven Gerrard一生之中最煎熬的时刻,比丢掉联赛冠军还痛苦。

他把自己埋进沙发,手握遥控器,机械地切换电视频道,不连贯的转播声有规律地嘶哑着,像是有人在弹奏一把五音不全的吉他,难听得令人窒息。

“狗屎。”Steven小声地咒骂道。

随手一掷,遥控器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抛物线,撞进茶几上的蔬果盆里,发出“咣当”一声巨响。Steven被自己吓了一跳,伸手捂住耳朵隔绝噪音,但还是没能逃过Alex的责备。

“想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吗,Steven。”

如果有人能发动一次局部战役,只炸死他一个人的话,他很乐意慷慨赴死,前提是得让他写完情……哦不,遗书。

这比死还难受。


和莱切斯特城的比赛之后,Steven Gerrard向俱乐部公开了他想要激流勇退的想法,公历2015年第一天。

“伙计,你真给新年开了个好头。”主教练Brendan Rodgers略带挖苦地回应道。

他把之前打好的腹稿在肚子里过了一遍,有模有样地念着:“我考虑得很清楚了,朋友们也都了我很好的建议,虽然很艰难,但的确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行了,废话打住,我知道你的意思。”Rodgers还没等他念到高潮就出声打断他,“这些话,留着对球迷说吧。”

他能不能让Alberto代替他答谢球迷,反正他两长得挺像。

这比生不如死还受难。


手机铃声响起的那一刻,Steven不小心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了,Lourdes恶作剧把音量调至最大,他脆弱的神经又一次崩溃了。

他得把那些球衣都藏起来,再也不让她穿了。

看着屏幕上闪烁的“未知号码”,Steven犹豫再三摁下了接听键,但愿不是球迷的死亡威胁,短时间内他可不想再崩溃一次。


“是Steven Gerrard先生吗?这里是Josep Guardiola,我听说您已经决定赛季后离开利物浦俱乐部,想请问您是否有意加盟拜仁慕尼黑?”

Steven有那么一秒钟怀疑自己穿越了,他甚至想点头说好,但很快反应过来。

“那么请问作为一名在德国执教的西班牙主教练,为什么他说英文听起来像Jamie Carragher?”

“Xabi Alonso教他的。”

“Xabi Alonso的口音比较像Steven Gerrard,噢,也许他是跟Nando学的,这可不行,他需要一位正宗的Scouser老师。”

“我想我们不需要英语老师。”

“可你需要我。”

“简直难以置信,利物浦怎么舍得放你走?”

“他们不也舍得放你走吗?”

“这是一回事吗?”

“怎么不是一回事?我一直以为我们是一体的。”

“Steven——”

“嗯?”

“现在是冬天。”

“我穿着大衣呢,空调坏了,屋子里冻得像冰窖。”

“是该给你降降温。”


Steven Gerrard总算有了微笑,是电话那头的人带来的,这点他很清楚。


“预留两张倒数第二轮的球票?为什么?”Steven换了只手握听筒。

“作为前队友,来送你一程。”

“我能说不吗?”

“不能,而且——我的确很久没有回来了。”

“一张票足够了。”

“为什么?”

“你该坐家属区。”

“可我不想坐那,我最想坐的是……”

“替补席嘛,我知道。我也希望我能决定这些事,如果我能决定的话,别说替补席,整个安菲尔德随你挑,站着坐着躺着都行。可是现在——我甚至不知道下一场比赛我会站着还是坐着,只能委屈你退而求其次了。”

“是啊,没办法了。”

“会跳看台的人坐哪儿都一样。”

“Steven Gerrard!!!”


之后Steven Gerrard花了两个小时安抚炸毛的Xabi Alonso,后者似乎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他们从电影Love Actually聊到卢布贬值,从世界美男评选聊到亚航飞机失联,没有人提转会,也没有人崩溃。

挂断电话之前,Steven很小声地说了句:“我很想你,Xabi,很想很想。”

“你的西班牙语还是一如既往地糟糕,Steven。”


几个小时之后,一条名为“My hero.My mate.”的推特全世界疯转。Steven Gerrard看到这条推特的同时收到了一条来自巴伐利亚高原的短信。

【两个月前我在洛杉矶买了套公寓,但愿你用得上。PS:可我真希望你永远也用不上。】

Steven Gerrard把这条短信标记了“重要”之后,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走吧,是时候和Claire好好聊一聊。”

……

“当然,准备得很充分了。”十年前已经准备过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能用上,Steven也希望最好这辈子都用不上。

……

“我知道这很折磨人,但是——最难熬的日子不也挺过去了吗?”

……

“加油伙计,你很快就要被解雇了。”

Steven挂了电话朝车库走去,他不得不去接受这辈子最痛苦的一次采访,亲手结束这一切,难以言喻的苦涩弥漫了五脏六腑。当他回过头,来时的路荒草丛生、曲折蜿蜒,他甚至一度弥足深陷不可自拔。每当他抬起头眺望远方,路的尽头总是光明又充满诱惑,他知道有个人一直在等他。他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迫不及待地要将它们释放。

有时候,一次短暂的告别也是一种全新的开始。


Steven Gerrard无比庆幸他在24岁那年夏天就认识了Xabi Alonso,而不是34岁。


-END-


隆包已经是一对不需要文的CP了

      没有文字能描述他们之间的感情  

我随便写写,大家也就随便看看吧,非常水

每次打开文档只想写六个字:

真爱太美好了

我太庆幸在杰拉德24岁的时候遇到他的哈维阿隆索了(何

评论
热度(29)
  1. 蒹葭37Amaranth 转载了此文字
  2. 时间流Amaranth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后宫王
    爽。我现在看任何和离队有关的东西都觉得high飞起。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