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未授权翻译] Red. And a Little More Red

配对:Steven Gerrard/Xabi Alonso

级别:PG13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26557

概要:Steven每次心情低落时会跑到另一个城市的小公寓里躲起来,Xabi找到了他,然后两个人都喝醉了。


  • 期末又作了个大死,攒人品攒人品好吗!

  • 故事发生在上个赛季。

  • 慢热,非常的微妙,没有什么故事情节,全是对手戏。人物的心理、行为在酒精作用下发酵,使通篇文章都富有张力和感染力。

  • 没有肉,全文都在打着酒后乱性的擦边球。

  • 篇幅很长,词汇量很大(相当大),翻译得仓促,没有beta,肯定会有错误(很多)

  • 有的地方作者写的很隐晦(相当隐晦)很含蓄(含蓄到不像英语)。

  • 不少不负责任地意译,不负责任分段,很多逻辑特别绕的地方,为了方便理解,我做了一定修改。所以要是大家觉得不好看,那全是我的错我的错!

  • 欢迎大家去看原文,然后狠狠地鄙视我。

  • 重要的话再说一遍:真的翻译得很仓促,要是我翻译错了,告诉我,然后打我打我!


—————————————————————————————————


在酒精的驱使下,他感受到失去禁锢的贪婪侵蚀着他,Steven不受控制地喝光了瓶子里的酒,他低沉呻吟着,把空酒瓶扫到了地上,用手擦了擦嘴。Xabi则站在他的面前,等着Steven开口。

 

“好酒,”Steven皱着眉头,胡渣满面, 头发看起来乱糟糟的,他端视着,说道,“谢了,Xabs.”

 

“这是——呃,” Xabi环顾四周,想要在这间只有一个客厅(卫生间挨在客厅隔壁)的公寓里找到可供Steven睡觉的地方。但他只看见了在他面前的沙发,还有沙发对面开着的电视机。电视机的声音被调到最小,上面无数画面闪过,开着它仿佛只是因为天色已晚,房间里需要光亮……仅此而已。

 

整间公寓的剩余价值都被夺走,塑料袋子半死不活的挂咖啡桌前,手机滑入到睡眠状态,只剩下一些可怜兮兮的酒。这幅场景,就像大多数现代人的生活缩影,但Xabi不会任由这种场景出现在他生活中。他环顾这暗如死灰的木兰色墙纸,还有这功能大于设计的瑞典家具,这一切都看上去像一个学生该住的地方,不像属于利物浦队长。

 

“一份搬家礼物。”他说完,然后看着Steven拿起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嗯。”Steven摆了摆手,嘶哑地说:“你喜欢这里吗?”

 

听到这个问题,Xabi觉得自己舌头就像打结了一样,他尽量让自己客观评价这个问题。“这……”

 

Steven没等他的回答,给自己满上一瓶新的,但很快就被Xabi抢去了,为什么?因为Steven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一瓶好酒,比利时产的,更像是红酒而不是啤酒。透金的澄澈,还有沉淀在瓶底的醇香,比一小时前Xabi来这时Steven喝得就好多了。

 

“Xabs,”Steven在那几秒失语之后,摸着自己脸上的胡子,晕乎乎的问,“为什么来这里?”即使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已经醉得半梦半醒,Steven,一个这么多年一直把自己火爆脾气藏起来的绅士,依然想要显得彬彬有礼。

 

Xabi示意下自己手中的纸箱子,里面深棕色的酒瓶被晃得哐啷响,他说:“因为酒啊,我把它们都带来了。”

 

Steven 倚着门框,挑眉思索着下一步该做些什么,Xabi熟悉那表情,他知道Steven在纠结,纠结是做一个好主人让他进房里来,还是道歉,然后暗示他离开,或许后者更加简单。

 

等着Steven发话的Xabi尽可能站在原地。他们一言不发, 他们望向彼此。Xabi穿的比较正式,有着精致外套和干净的鞋子。而Steven自己,光着脚丫,休闲裤和短T恤让他看上去就好像要去参演美国喜剧。

 

最终,Steven露出了一个傻气十足的笑容,动了动嘴唇,却没有直视面前的人。

 

“嗯,你说的没错。赶紧进来吧。”

 

*** 

 

他们都躺在了沙发上,Steven靠在一边,闭上双眼,表情柔和,而Xabi则躺在另一头,盯着Steven,这种状态让人感觉一切都很放松,而这可怜的瑞典沙发也没有想象得那么不堪。Xabi观察着眼前的男人,他的头发像是自从他离开球场之后就没有梳理过一样乱七八糟,眼袋明显,胡渣带着淡淡的灰,但他的肩膀依然宽阔,因为重负从未被推卸。

 

“你想谈谈吗?”

 

“不,”Steven说,“我不想……我猜我现在听起来一定很混蛋。”

 

他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目光落在了远处了酒瓶上,挣扎着,电视机的光将他的眼睛渲染成蓝色。“它就在那儿。那么近。”他的笑声里带着疏远和苦涩,Xabi他从未见过这样的Steven。 

 

“每当我没在踢球时,我就会思考,思考我曾经成功到底有多远的距离。它们那么近,和这些酒一样触手可及。但我无法再负担起这一切了,Xabi,我觉得我走不动了,被厚重的迷雾所困住。”Steven停了下来,喝了一口酒,仓促了看了一眼 Xabi,说:“你究竟是为什么来这里?”

 

“你,” Xabi的答案如此简洁明了:“为了给你带酒。”

 

“胡扯吧你,是不是Alex让你来的,嗯?”

 

“那也是因为你有一些……”Xabi搜刮着自己的词汇量,寻找合适的单词:“低落。这不像你,这很奇怪。”Xabi说这些时正在盯着墙上的裂缝,回避着刚刚的问题:“没有见过你这么消沉。”

 

Steven的嘴唇动了动,也许是因为酒精的原因,他眼里的温度正在缓缓上升,“我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当事情……变得糟糕时,我就会陷入到某种情绪里。Alex她,”他给自己倒了另外一杯酒:“她和姑娘们不需要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当我意识到我很糟糕时,我就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把这些负能量……”他抓了一把自己的脸:“全部都留在这。”

 

Xabi仍在小口的喝着酒,漫不经心地注视着电视上切换的画面,沙发的大小和公寓两相适宜,房间逐渐温暖,带着热度扑面而来。他脱掉了自己的外套,踢掉了鞋,光脚踩在地板上。他足够了解Steven,足够到能感知一切,能感知他的失落,感知他在雾中被锁住,感知他眼里的黎明黯淡无光……这些抑郁都会伴随着他,直到下一场比赛之前,Steven将它们留在某处角落。

 

尽管,这些痛苦,在曾经某个黑暗的地方几乎将他吞噬。

 

“可你无需独自面对这些。” Xabi开口道: “我知道你好强的性格,你总觉得是男人就应该承担下一切。可是你知道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多糟糕吗?全世界的人都在往前看,可是你,紧紧地抓住一切,不愿放手。如果真的有什么能战胜一切最终获取胜利,那也是十一个人的事,你需要朋友,而不是独自一人。”

 

Steven一开始并没有回应他,继而是一段短暂而突兀的沉默,他的身子轻轻地颤抖着,就像风中的野草,Xabi想要触碰他,情不自禁地抓牢他的手臂,Steven却他这个动作逗笑了,身子侧往里面挪了挪,Xabi毫无支撑地倒在他身上,两人几乎贴到了一起,肢体接触的温度和感受满载着熟悉和拥有。

 

“你没有躲开……”

 

“嗯……有想过,但你来得太快了。”

 

“我来之前你都喝了什么?Stevie,那不是啤酒。”

 

“谁说喜力不是啤酒? 你说的吗?我的伙计。”

 

“不,小混蛋,马尿还差不多,” Xabi 抖着肩膀笑了起来,尽管他笑声不大,但那依旧算是一个真心的笑。他横过自己的身子,靠在沙发上,问:“还记得Benitez吗?”

 

“哈,怎么可能忘记?”

 

“他说过你在场上总是跑太多,他还说我也是的。说我们需要找到自己在队中的角色,并且,让其他人能完成好自己的任务。记得这句话吗? ” 

 

“嗯哼。” Steven点头,然后坐起来靠近他的身旁,Xabi感受到了Steven的头依靠在自己的肩膀上。Xabi往Steven那里蹭了蹭,但并没有把头与他相抵。

 

“我记得,”Steven的声音听起来疲惫、低沉,就像来自深处。这让Xabi想到九年前,那时候他说话也是这种感觉,发音模糊就好像字母纠在了一起,虽然很难懂,但当对待所有来安菲尔德的外籍球员时,他的队长都会尽可能慢条斯理,好让那些人更好的理解。

 

“我记得当时我叫他赶紧滚蛋,因为从没有人告诉我要这么做。”

 

“我的朋友,如果你想一个人搞定一切,把这当成你的个人秀,你可来错了地方。你应该去打网球,去温布尔登比赛,或者参加高尔夫比赛,带着你的顾问和球童去奥古斯塔。Stevie……” Xabi的声音越来越小,就好像你喝光的啤酒,需要用时间来酝酿。或许是Xabi担心因为语尽词穷会让人看起来就不够真诚,又或者是因为这样的停顿更像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混蛋,所以他干脆换了一个话题,把利物浦抛诸脑后。关于这个地方,他爱曾经在这经历的一切,但是他还是离开了,为了更好的前程和其他什么别的。

 

来到皇家马德里之后,Xabi就发现那些失去的就变得格外珍贵。这不是简单直接的转变,而更像是陷入了某种仪式,它是一个度量你分寸的时机——让你修正自己、调整自己。然后,你将发现,原则的动摇就像是马德里夏天的阵雨,它们一起来的那么迅猛,它们源自于你的好奇,而不是信仰危机。

 

“我明白,我明白。” Steven一阵叹息,透过他的鼻息,带着啤酒的香气。他们的大腿紧靠在一起, Steven的脸埋在了Xabi的脖子里。西班牙人闭上自己的双眼想要抗拒这种温暖的气息,但Steven的手开始沿着他的大腿游走,勾勒出身体的轮廓,像一场八字舞样的荒谬艺术,或者只是儿时在你玩伴手背上写“我画你猜”的愚蠢游戏——当他们大声说出答案时,你会咯咯的笑出声来……

 

这些触碰毫无意义,最多只是缓和了气氛,或者是一次措手不及的侵袭。它并不愚蠢,并不单纯,也并不是没有遭受抗拒。夜里,他们因为对敏感部位的挑逗而感到异样的欢愉,像是被悬挂在了深渊的边缘,有些东西已经不复存在了,但其他东西又滋长出来。

 

“你喝醉了。”他的手放了下来,但并没有缓解他们的动作。Xabi感觉到有某种东西在挑衅他,挑衅他产生好奇,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并且亲眼见证它。因为他永远是最佳冒险者,他的坐标和脚步会充斥在这故事里,这个全新的故事之中。

 

“Xabi……” Steven的声音像是被牵扯住一样,他的呼吸燥热和潮湿,扑打在他的颈项间,“你、我好想你。”

 

Xabi闭上眼,深呼吸,想平静下那些因为他只言片语而重新狂烈震动的心跳。关于这个话题,自从三年前Steven拒绝了皇家马德里和Jose Mourinho的邀请之后,他们便不再讨论它。那些不同的人生选择、不同的联赛不同的生活,他们永远无法达成共识。Xabi还记得自己告诉Steven的那些话,日子还在前行,和你保持距离,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而此时此刻,控制事态最好的办法无异于把灯打开,忽略他们的想念,Xabi在说话之前默数了三秒,希望他的声音能够听起来比较平静。

 

“你只会在你喝醉时说你爱我。”

 

Steven笑了起来,呼吸吹着Xabi的耳朵痒:“我打赌这句话一定是爱情小说的经典台词。”

 

Xabi紧紧抓住Steven的手腕,他的呼吸粗重,吞咽声攒动他的喉结,Steven越靠越近,他们大部分身体挨在一起,仿佛刹那间就能将他们点燃。“Stevie,”Xabi一字一顿,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仿佛用尽奔跑了半个世纪的力气才能让自己清醒,“停下来。”他说。

 

Steven听话地移开了一些,他的手从Xabi腿上放下,给那个人他所需要的空间,也带走了温暖。Xabi看着Steven,他深绿色的眸子深沉得如暮霭,糅杂着黑暗与混乱,他的回应是如此直接,仿若一套敞开的伤口,Xabi无能为力。

 

那一瞬间,有什么不一样了。Xabi感觉到气氛受到了控制,就在刚刚,他们之间的对碰出的火花成为过往人生伏笔的照应,那种回答是如此的清晰,让一种超越所有物理局限的意识正在凝结——它正在变成Steven,那个,Steven,他额前的皱纹,他眼角的纹路,他的眼轮,他银色和浅棕色混迹的胡渣都是他……

 

这些所有的一切,在那一刻,纷沓而至。Xabi发现他正在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他伸手去抚摸Steven的眼角,即使他们喝了那么多酒,即使他们醉了,Xabi也明白,这一切是多么的真实。

 

这些真实从未离开,一直纠缠在他们之间。全都是属于他们,那些无法说出口的,那些无法被撼动的一切。

 

Steven抓紧了Xabi的手腕,摩擦着他的手背,干燥粗粝。Xabi将手翻转过来,低下头与Steven两额相抵,沙发的容量足够包容他们两人,他们的双腿交缠在一起,每一次抚摸,每一次移动都划过他们的肌肤,燥热升温,Xabi一半身子攀附在Steven的身上,另一半拖曳着他往沙发上蹭,放置在一切之上。

 

他们从未这么做过,从来就没有。

 

Xabi想到了从前的时光,那时候的他们是如此的年轻,爱上对方是一件如此理所应当的事情,Xabi对此从不怀疑。而现在,这一切简单的肢体接触,让他感到眩晕、幸福与欢愉,这感受,和当年自己抛却一切来到新的国度,在新的挑战里遇见那个人,那感觉如出一辙。

 

沉浸于他们之间相处方式,就好像沉迷于一个谜,充满美与心机,它让一切疯狂都变得简单,它让你摆脱那些小妒忌,摆脱那些阻碍他们分享这种感受的一切。

 

“Stevie……”

 

Xabi,我们烂醉如泥。” 

 

Steven微笑是真实的、柔软的。

 

这种真实与柔软,让一切在邂逅他双眸的刹那间循环升温。

 

Xabi,” Steven指尖扫过Xabi的下巴,触摸他的胡渣,抛却那种触碰所带来的清醒, “我们无所畏惧。”

 

于是,所有的事情都理所应当起来。Xabi捧着Steven的脸,拇指放在他的唇上,这是第一次,他长时间看着这样一张熟悉的脸。Steven的面庞充斥着岁月的痕迹,但他依然是他的队长。他的双眼诉说着这些年被掩埋的故事,那些Xabi错过的多少既定的时空,似水流年。

 

他能惊讶地察觉,Steven随性而不受约束的想念,但只是属于所有那些不能言说之事里的一个秘密。最终变成了Steven,Steven的一部分,提供给他们一个逃生之路,然后奔跑,无所畏惧

 

Xabi已没有退路,他凑上前,吻住Steven的唇,依靠着,紧贴着,抗拒着,随着Steven的嘴回吻将他擒住,他们共同分享着狂热,渴望,气息,唇舌,酒酿的微醺,所有的一切,一刹那,随着他的脉搏冲破缺口不受掌控的狂奔。 Steven拉着他贴得更近了,他的臂膀环绕着Xabi'的脖子,吻得越来越危险,Xabi闭着双眼,感觉到Steven咬了一口他的下唇;感觉到他的双手解开纽扣;Steven吻住了他的敏感耳后,让他发出窒息的呻吟;他用牙齿摩擦着他的颈项,每一次触碰都带来一阵颤栗,每一寸摩擦的肌肤都变得敏感和发烧,把彼此嵌入进怀抱里,一丝一毫,一分一秒。

 

这是他们故事中未曾开启的篇章,不是卑微的注脚。Xabi突然意识到,他在崩塌,被Steven占据,他的思绪被Steven带给他的感受所牵连和占有,Steven所提出的一切要求,他都会满足他,因为 Xabi永远都只是一个服从命令的球员。

 

*** 

 

“有些时候,嗯……” Steven在Xabi耳边呢喃着,他的抚摸温暖,沿着肩膀,光滑的背部和脊柱向上:“我觉得自己有点像麦克白[1],有点。”

 

Xabi转身和Steven面对面,拥抱着凑近Steven的脖子,用怀里的人来挡住刺眼的晨光,清晨的阳光下,嗅见了拥抱里古龙香水和啤酒花的香气。

 

他们都醒得很早,洗漱完之后又躺进沙发里,极有默契,心照不宣。 作为一个称职的屋主,Steven怀抱着Xabi,将他们两裹进床单,床单有一股淡淡的花香清洁剂的味道,闻起来就像已经长逝的远夏。

 

“哦,那你会为了队长袖标和别人翻脸吗?”

 

“才不会,笨蛋,”Xabi感觉到 Steven的手放在他的肩上,一边轻吻着他的头发,Steven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日趋平静,他来回拍打着怀中那人背,轻柔的动作让Xabi感觉到昏昏欲睡,“不要想太多,这不是‘用我的王朝换你一匹马’[2]的时代,奖杯、世界杯、随便什么‘马’,对我来说不是必须的,我只是个随波逐流的人。”

 

Xabi睁开自己的眼睛,盯着Steven,停顿了一下,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理智平静,他希望这种态度能得到Steven的重视,他说:“你本可以接受皇马邀请的。”

 

“我知道。” Steven拍打Xabi背部的手停了下来,意味着他听出了对方话里的责备,取而代之更加平缓的节奏,“等我老了,我也许会后悔,气急败坏,但我不能就那么离开。利物浦不是皇马,我懂,但……但那是利物浦啊。也许我不能因此获得更多,也许我一生只剩下了伊斯坦布尔,也许,这就是我了。但我不在乎我能否赢,能否获得更多,失去也是我的一部分,那是我的选择,我做出的选择。”

 

Xabi他明白,对于Steven所拥有的那一些,Xabi永远也不能感同身受。他的坚持,扎根在一寸土地里,不为他人所动,不去征服,不去挑战,不去创造自己的辉煌。Steven曾想要去解释为什么会这么做,因为他知道Xabi很努力地想要去了解自己,也很努力地追问过,甚至去求助过Casillas。Steven明白,xabi想要了解自己的一切,因为他爱着他。可是,那些为他所牵动的多愁善感是多么的微妙,旁人能够理解,只是永远无法感同身受。Xabi也一样。

 

在2010年,Steven拒绝皇马的邀请时,他们曾经仍想要说服对方。而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他们只想专注于此时此刻。Xabi发着呆,思绪不知飘到了何处,它们毫无意义的闪过他的脑海,最终,都找到了归宿,归宿在一个混沌温暖的角落里。

 

有多久了?(How long)” Xabi紧紧握住Steven的手,他将头摆正,这样就能直视他。

 

看着Steven保持着沉默,Xabi吸了一口气,说:“我们喝醉时的那些,你还记得?”

 

Steven愣住,低着头,盯着地板上的缝隙,用以躲避Xabi的目光:“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这之前。”

 

“之前?” Xabi 抬起眉毛,对这个答案既愤怒又满足。

 

“看在上帝的份上!Xabi,” Steven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不爽, “你到底想要什么?一个渐变时间轴吗?”

 

“是在我去皇马之前吗?”

 

“不是的。” Steven推开了他,动作麻利从他们的拥抱中挣脱出来,躺在沙发边缘, 背对着Xabi,说:“不要管那些了,Xabi,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然后这时,Steven的电话响了,他下床拿起咖啡桌前的电话,放在耳边。在经过昨晚之后,Xabi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把Steven扔到了新的一天,有什么变了,让那个失落的男人又开始专注于新的生活。

 

“你好,Soady太太,我没有忘记。我只是……”他微笑着,他瞥了Xabi一眼,说:“是的,我朋友在这,然后……不不不不, 我们不会醉到不省人事的,永远都不会。”

 

不过,这位Soady太太一定非常睿智,Xabi想,因为Steven听完她说什么之后又大笑起来,说道:“没关系,不要担心,不用为我们准备早餐,谢谢。我们自己能照顾好自己。那……十五分钟之后见? ”

 

他挂掉了电话,然后望着Xabi思考着什么,有一些为难,“我还有一项任务没有完成……遛狗。如果你不介意……欢迎加入……” 

 

*** 

 

英国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天空的颜色和纹路让人想到冷掉的燕麦粥,不过气候还算怡人,他们沿着这座城市的绿化带走走停停,Xabi一路跟着Steven,而Steven被狗牵着走得时快时慢,另一只手则举着一杯快要溢出的咖啡。这幅画面看起来就好像是那条棕黄色的狗突然闯入了他们原本的生活,这里的Steven开始需要为邻居跑腿,其中一项工作就是带Wes,一条中型犬,去散步。

 

好吧,就算那不是遛狗,也至少是勉强拉住狗链,保持身体平衡,扯着蹦跶得夸张的超音速狗,企图找到开关。等到Steven解开链子,Wes立刻就跑到千里之外,发出兴奋犬吠声,围着一些地方跑圈,仿佛在等后面两个慢吞吞的家伙。

 

Xabi的微笑着看着Steven放下手里的咖啡,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网球,藏在手里,像一名掷球手一样跃跃欲试,然后抬手,带起一阵风,将球仍到绿化带的背后,Wes随着网球的痕迹跑去 ,犬吠声越来越远,Steven和Xabi身边逐渐的安静下来,只剩下一旁车来车往的白噪声。

 

Steven接过Xabi递过来的咖啡,小声说了一句谢谢,然后送到嘴边喝了一小口。

 

“我觉得,人并不能控制一切。”Xabi说,他看着自己手里的咖啡杯,那是一杯浓咖啡,而现在已经快被喝光了,只剩下一点在瓶底。“当它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一切都不再需要解释的理由了。所有因素组合在一起发生应该有的作用,或者我们改变某个因素,使之达成我们想要的效果。战术、球员、球队、还有教练,都是如此,正如你所说的,随波逐流。但是,我希望……” Xabi拔掉拇指上的倒刺,想着下一句话该怎么说,他眼睛追随着Wes,它强壮的身体上,毛发在凝滞的阳光下显得光滑柔顺。他偷偷溜到Steven身边,而Steven正盯着Wes瞧。由于这是清晨,又不是周末,大家都在上班或者学习,所以公园里安静又干净。

 

Xabi又有想咬着自己指甲的冲动,只有在陷入深思时他才会有这样的习惯,于是他趁着还没抬起手之前刻意地将手再塞回自己的口袋里。他抿了一口剩余的咖啡,尝试用舌头把所有想说的单词排列组合起来,好让自己的话听起来不那么像是在侃侃而谈评头论足:“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办。”

 

“我知道,我们做了不太像自己的事情,这些在不在我们计划中,但并不重要。”

 

“Stevie,”他蹲下来抚摸Wes的背,网球在它的嘴里,它把球扔到了他的面前。于是,Xabi跪了下来,把咖啡扔一边,他看见球上还黏着唾沫。Wes带着尖细的叫声跑到一旁去。Xabi明白了,它因为找到了网球而感到自豪。

 

“来,这儿。” Steven把塑料手套拿了出来,说:“虽然这不是最好的,但总比什么也没有强。”

 

“她没有……” Xabi又词穷了,“用来装网球的东西吗?”

 

“是的啊," Steven带着牢骚小声的抱怨道,Xabi 戴上手套,捡起球,可是Wes却跑过去咬着球死死不放,拒绝离开,摇着尾巴要求再玩一次。Xabi用巴斯克语念叨着,告诉自己冷静,但最终他还是妥协了,重复着Steven的动作,丢出网球,不是很高,但是更远,最终网球滚到了绿化带的角落里去了。

 

“扔得真远,” Steven又鼓掌又欢呼, 说,“这件事情能让它忙乎好一阵子了。希望它不会找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别真把自己当遛狗专家了。”

 

“我还得用它来补贴生活呢。”

 

Xabi因为这个调侃笑了起来,他把手套取了下来,Steven把垃圾放到他随身带着的垃圾袋里。他们走在林荫道上,尽管咖啡已经喝完,但清晨漫长依旧,他们把杯子扔进公园的垃圾桶里。Xabi想告诉Steven,他们还有很多时间,把错误修正,让生活回归正轨,重置错轨的生活,但当他想把着一些说出口时,Steven却阻止了他。

 

“很多顺其自然的事情,它们总是超出人们的估计。人们觉得那很糟糕,但它却是那么真实,不掺杂一丝虚伪,你能看见,能感受,就像是……你在围观一场游戏。游戏之中,有一个危险人物,让人忐忑不安。你不停地重复着‘他就在那儿!你们看不见吗?’但没有人相信。然后游戏一次又一次重复,危险依然在那,依然无人问津。然后,你开始怀疑你自己,你开始假装一切都未曾发生,然后有一天……”Steven停顿在了这个地方,Xabi看见Steven咬紧了牙关,“有一天,”他继续说道,“想象着,同样的游戏,同样的场景,同样的结果,但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他站在你身边,问你,就问了那么一次——‘你看见了吗’。然后你明白了,你从来不是孤身一人……Xabi,出人意料的才是最真实的,” Steven的眼睛牢牢地摄住了他的灵魂,他望向他,“如果你因此而烦忧,那么对不起,昨天晚上那都是我的错,还有你的问题,我不能回答你。”

 

Xabi无言以对,他惴惴不安,沉默就像是一块巨石悬横在他们之间。

 

他开口,他不能任由沉默牵连:“喂,这又是一件你强加在自己肩上的负担,”他说道,“Steven,你不需要把这些交予你自己一人承担,你……”

 

“这不是能和十一个朋友分享的秘密,我的朋友,甚至一个人,也不行。”

 

“Stevie……”Xabi Alonso能说三种语言,每一种语言的流利程度不尽相同,但他常常无法吐露出最精准的表达,他想说的太多了,多到等他明白该怎样说出口时,事已时过境迁。多久了?关于那个问题,他不会再问第二次,因为不公平,彻头彻尾的不公平。他的感情,他的疑问因那人而生,也因那人而亡,有些东西,永远都只会被困在昨夜,那是他人生中又一大损失,和那一些他错过的所有一切,毁弃、埋葬在深处,无人问津。

 

正当他要开口时,Steven突然将手指放在他的嘴边。“嘘——”Steven噤声让彼此住嘴,棕色毛发的Wes从树丛边朝他们跑来,它衔着网球,Steven拍了拍狗狗。“好家伙。”Steven鼓励着,而Xabi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们。Steven的手轻触着Wes的尾巴,查看着刚刚那一场意外旅程让勇士负伤。不知为什么,这让Xabi想到了昨天晚上,尽管只是一闪而过的走神,Steven一直在碎碎呢喃着,没有发现Xabi的眼神从未跟丢过他。

 

“玩够了吗?Wes?”狗狗哀怨的闷哼一声,舔了舔Steven的手背,Steven虎摸了一下它的脑袋,牵起来,说:“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希望能快一点见到你哦!” Wes轻轻地叫了几声,可怜兮兮的模样让Steven笑了起来,:“感谢你了,善解人意的老兄。”

 

*** 

 

刚回到家关上门,Xabi便把Steven推到了沙发上,Steven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还未有机会说一句话,Xabi就把手指按在了他的唇上。“没有喝醉。”如此言简意赅,然后,他们吻在了一起,Xabi把舌头伸进了Steven的口腔里,尝到了一股醇香的咖啡味道,不同于昨夜酒精的沉醉。 

 

 一开始,Steven很不自然,他的肩膀僵硬,手不知往哪放。Xabi捧起Steven的脸, 咬着他的唇,挑逗着他。Steven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开始主动回吻过来,他的肩膀开始放松,他紧紧抱住Xabi的腰, 他张开自己的嘴让彼此更加深入,他吻上Xabi的锁骨,他让Xabi承受他的一切,他情难自控……他用这一切告诉Xabi——你赢了。Xabi将手插进了他的发间,呻吟断断续续,他们彼此亲吻对方最隐秘的地方,那是他们的秘密,他们永远都不会说出来。

 

Steven会将这些紧紧的抓住,他们的感情,他们对彼此所作的一切,把这一切丢在无人之境里,直到下一次他难过时,再把自己孤独地留下来。Xabi把自己交给了他,全部给予了他,无论这将是一种怎样的疼痛,他可以承受,即使过不了多长时间,一切都将沧海桑田。

 

最终,他们颤抖着分开,呼吸新鲜空气,Xabi轻抚Steven的额前,他观察着这个男人,每一个细节都不想错过。

 

清晨,阳光煦煦高升,照亮每一个曾经堕入阴霾的角落。 

 

然后,就这样,毫无征兆的,他得到了答案,尽管他还没有为之做好充分的准备。

 

“2007年。”Steven告诉他,他的目光坚定不移,他的语调从容无惧。

 

他指的是那一次决赛,Steven一生所面临的又一次近在咫尺的失去,但这一次失去,他仿佛得到了更多。

 

“2007年欧洲冠军杯决赛,我输了。”

 

但我爱上了你。

 


FIN.


[1] 麦克白:莎士比亚戏剧《麦克白》里的一个人物,因为贪婪和欲望,害死了许多人,也死于自己的贪念。

[2] My Kingdom for a horse:来自莎士比亚戏剧《理查三世》。


—————————————————————————————————


其实这篇文章想表达的东西,我觉得有很多,具体到底是什么,应该是一场酒后乱性引发的感情元危机——就是,你和我滚床单,是因为你爱我,还是因为喝醉了酒?这场元危机涉及到隆包感情的一切,包括相互吸引,离开,妥协,克制……虾皮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串联出一系列胡思乱想,最终他得到了答案。尽管这个答案很诡异。

最后包子的表白,我觉得有点类似于电影《搏击俱乐部》里最后那句话:爱上你,是我人生中最诡异的时刻。

说不出的感觉,唉呀妈呀我最喜欢这种调调了,少年你玩心吗?别玩脱了。

由于本篇文章几乎都是隆哥视角,所以隆哥眼里的包子,看上去自带诱惑max+睿智max,里面居然两次提到莎士比亚,还有各种似是而非的哲理睡前故事(?),果然喝了酒上过床了整个人都高大上起来了诶(呃。)

这是我第一次翻译这么难的东西,很感谢有人看到最后。我看过很多同人了(各个领域的),最喜欢的都是英文同人。可见洋妹子中有某种风格,在我国迷妹中是极其少见,但恰好是我所痴迷的。就酱,希望大家喜欢。


YNWA.


2015-01-06 隆包 .  LB . 
评论(11)
热度(66)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