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猪波] 春风沉醉的晚上(二)

*传送门:春风沉醉的晚上 (一)

*这一章拖了好久,太不好意思了。

*我发现我完全不能控制写中篇小说的篇幅,真是让人咬牙切齿。

*猪波比隆包还是甜多了,但是还是有点虐。

*我并不是刻意想虐,只是我无法假装那些让人心塞的事情从没发生过。


———————————————————————————————


04


波尔蒂的彩灯是全世界最乱的彩灯,它们围成了一圈被挂在房顶,却剩了一大截躺在地上,他尝试把圣诞树挪在那一块地方,直接把彩灯缠绕在树上,波尔蒂目测了一下长度,然后满意地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

 

门铃响了,波尔蒂希望不要是楼下那一对调皮的双胞胎,如果能是隔壁送来圣诞烤面包那就再好不过了,但他一开门,只发现堆得高高的礼物,大的大,小的小,一个累着一个维持着诡异的平衡,比波尔蒂还要高。

 

“呃?”波尔蒂还没来得及细想,礼物就“哗啦”一声对着自己扑面而来,蹦蹦跳跳砸了个满怀。波尔蒂退后时绊在了门槛上,一个屁股坐上了门前的地毯。

 

“圣诞快……诶诶诶诶诶诶……”

 

“巴斯蒂?”波尔蒂从礼物中冒出头来,盯着正穿着圣诞礼服、戴着圣诞帽和白胡子的巴蒂斯安,后者正在入戏地摆出一脸【我在教训这些不懂礼貌的圣诞礼物】。

 

波尔蒂绝望地捂住了眼睛。

 

“卢卡,你眼睛怎么了……”巴蒂斯安跑过去蹲在他家波尔蒂的面前,乖巧地问。

 

“不忍直视。”波尔蒂平静地说。

 

***

 

巴斯蒂安的圣诞老人生涯因为被人指证这套装备是偷来的而终结。

 

楼下的小孩跑上来义愤填膺地向波尔蒂控诉其恶劣的行径。波尔蒂则扮演好匡扶正义的科隆王子形象,教导公民是不能随便偷人家商店晚上做活动用的衣服的。巴斯蒂安听到这里刚要插嘴,波尔蒂一个凶巴巴的眼神把他给瞪了回去。

 

最终,巴斯蒂安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衣服脱下来还给了那几个小孩,那几个小孩看着巴斯蒂安认罪态度良好,把圣诞帽留给了他做平安夜的礼物。

 

“好了,能给我解释一下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吗?”波尔蒂等其他人走后,问道。

 

“你爸妈呢?”

 

“回波兰过节去了。”

 

“莫妮卡呢?”

 

“加班……诶!”波尔蒂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他抬起眼看着巴斯蒂安,慢条斯理的求证:“所以,你是来陪……”

 

巴斯蒂安突兀地打断了波尔蒂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来找你是因为我女朋友和我哥们搞上了,我觉得我需要和你谈谈人生。”

 

巴斯蒂安绽放出了一个伤心欲绝的笑容。

 

波尔蒂怔怔地点点头,然后说道:“哦……那赶紧进屋吧,外面冷。”他欠过身子去关自己家的大门,巴斯蒂安被挤到玄关的角落里,从另一边钻到了波尔蒂的身后。屋子的主人关上门之后转身准备将地上的礼物收拾好。

 

然后他感觉到有人在身后抓住了自己的手臂,波尔蒂转了半圈被拉入到一个怀抱里,巴斯蒂安吻了他。

 

蜻蜓点水一样掠过波尔蒂的嘴唇,除却那一瞬间触电一样全身高度紧张之外,那个吻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它存在过的痕迹。

 

看着波尔蒂蓝眼睛疑惑地看着自己,巴斯蒂安笨拙地吞了一下口水,“呃……是这样的。”巴斯蒂安说出了蓄谋已久的借口,指着门上挂着的榭寄生,说道:“榭寄生下,你可以亲吻任何人。”

 

话还没收完,本来挂得就摇摇晃晃的花圈很不给面子的掉到了地板上。

 

“左边还是右边?”波尔蒂莫名其妙的问道。

 

“左边?”巴斯蒂安不知所云的回答。

 

于是,波尔蒂一拳糊在了巴斯蒂安的左半边脸上。

 

*** 

 

一场吃豆腐和反吃豆腐的战争拉开序幕,波尔蒂精心装饰了一整天的客厅,除了房顶上的霓虹彩灯和电视机左边的圣诞树幸免于难之外,其余的圣诞老人、麋鹿门牌、小彩球和刚刚巴斯蒂带来的礼物,狼狈了一地,哀鸿遍野。

 

最终两人签订了和平协议,波尔蒂给巴斯蒂安递过去两张纸巾擦鼻血,巴斯蒂安把纸巾塞在鼻孔里,开始殷勤愉悦地跟他的卢卡斯讲解这些礼物的由来,波尔蒂吃着梅子看着巴斯蒂安,一片祥和。

 

“都是队友带给你的哦。”巴斯蒂安把撒了一地的礼盒一个个拖到了圣诞树下,兴致勃勃地数给波尔蒂听。

 

“这是拉姆的,他很喜欢你哦。”

 

——菲利普,卢卡斯今年一个人过节,咱们给他送温暖去吧!

 

“这是教练组凑得份子,猜猜里面是什么呢?”

 

——教练,我知道你最好的,咱们一起给卢卡斯买一份圣诞礼物吧!

 

“默特萨克很关心你,他主动提出要我给你带礼物呢!”

 

——佩尔,在寒冷的北方,住着一个惨兮兮的波尔蒂。

 

……

 

巴斯蒂安在说这些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光,他如数家珍,就好像这些都是巴斯蒂安自己亲自挑选的礼物。波尔蒂插不上话,只能在一旁听巴斯蒂安说,小小公寓里黄色的灯光,温柔地环抱着巴斯蒂安,虽然,巴斯蒂安堵着两条纸巾的样子实在是滑稽得不像是波尔蒂的画风,但那一刻,科隆男孩还是觉得,装饰了一天的圣诞配饰,只有等到这个人出现在这里,才开始慢慢有家的感觉。

 

巴斯蒂安把礼物都整齐摆放好,两人约定零点的时候一起拆。

 

“嘿嘿,这些礼物,都是爱啊,卢卡斯,圣诞快乐!”

 

“你的礼物呢?”波尔蒂冷不丁地问道。

 

巴斯蒂安亢奋地表情突然凝结在空气中。

 

静默了两秒钟,巴斯蒂安爆发了——

 

“他妈的给忘在慕尼黑了!!!”

 

巴斯蒂安气得纸巾都要连着鼻血一起喷出来了,但还未等巴斯蒂安开骂,波尔蒂赶紧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揽过巴斯蒂安的脖子,瞬间将施魏因斯泰格满满的愤怒变成施魏因大大的幸福。巴伐利亚圣诞老人手中的礼物掉在了地上,他双臂抱住了波尔蒂。

 

波尔蒂默不作声,他总是在这种关键时候沉默,让巴斯蒂安觉得自己摸不准波尔蒂真实的心情。

 

“嘿,要不你把我当成礼物,凑合凑合?”

 

“闭嘴。”波尔蒂叫住一紧张就会插科打诨的巴斯蒂安。

 

波尔蒂必须得承认,他被感动的稀里糊涂的,只要巴斯蒂安再都说一句话,他都会忍不住流泪。

 

2006年,波尔蒂状态起伏很大。他拿了世界杯最佳新人奖,却在一腔热血离开投身拜仁之后碰了一鼻子灰,巴斯蒂安也没有好到那里去。

 

波尔蒂倔强得不低头也不服输,但倔强只会让他刚强,而非坚韧。

 

巴斯蒂安就是一个坚韧的人,尽管有时候坚韧看上去更像是软弱。当他最好朋友状态不好时,他会比本人更加焦虑,因为波尔蒂失眠,因为波尔蒂和教练争执,因为波尔蒂而讨好关系疏远的队友,希望他能爱上拜仁。即使他知道,波多尔斯基永远都只会是科隆的少年。

 

波尔蒂想告诉巴斯蒂安,笨蛋,不要再说傻话了,你就是最好的礼物。不是圣诞礼物,而是他这一生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当然,他没说,他脑子还没脱线到这种程度。

 

他只是给了施魏因斯泰格一个拥抱,后者,还因为这个拥抱小心翼翼。

 

“谢谢你。”波尔蒂放开了他们,微笑着看着巴斯蒂安,他蓝色的眼睛里闪动着泪光,看上去像房顶上的霓虹灯。巴斯蒂安不知所措,他往后退了几步,支支吾吾。

 

然后他绊倒了圣诞树——绊倒了地上的彩灯线——接着绊倒了天花板上的霓虹彩灯。

 

好吧,这一次可是真的需要重头再来了。

 

不过没关系,因为他们有两个人。

 

05

 

“我—不—吃!”

 

巴斯蒂安郑重地把杯子递给了波尔蒂。

 

“不行。”波尔蒂很干脆的拒绝了巴斯蒂安的要求,后者立刻露出一个绝望的表情,他说道:“我都已经是病人了……大冬天还让我喝凉水,我的病再也好不了了。”

 

“这是温的。泡腾片不能用热水泡。”波尔蒂面无表情的说。

 

“我不吃泡腾片不就好了么?”巴斯蒂安还在垂死挣扎。

 

“不可以。其他的感冒药太伤身体,这个比较健康,而且能够增强免疫力,你是运动员,睡一觉就好了。”健康专家波尔蒂耐心地解释道:“我从小感冒都是喝这个,我家里有好多种口味的,相信我,蓝莓味是最好吃的一种。”

 

“好凉。不要。我会拉肚子,会脱水,会休克。”巴斯蒂安孩子气的把被子拉了上来,把整个头都盖住,把自己包在被子里,被子里传来闷闷地声音:“然后我就成了波尔蒂暴力执法之下又一缕冤魂!” 

 

波尔蒂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爆发了,他脾气可不好。

 

躲在被子里的巴斯蒂安发现外面的波尔蒂没了反应,偷偷地冒出两只眼睛来,然后,他就见波尔蒂用一种惊悚的眼神盯着自己。

 

“妈呀……”巴斯蒂安看着这冷冽的眼神,最终妥协了,他从被子里钻出来,坐起身来,把水杯从波尔蒂手中拿了过来,看着那带着蓝莓清香味的凉水,皱了皱眉头。

 

“给我。”波尔蒂又把这杯抢了回去:“这水已经彻底变凉了,我重新给你泡一杯温的。”波尔蒂说完就去折腾新的泡腾片了,他小跑着又去了餐厅,捣鼓了好久才发现泡腾片放在了巴斯蒂安的床头,波尔蒂折返回去。

 

“哎呀呀呀呀呀呀呀呀……”还没走到门口,波尔蒂就听见了房间里传来巴斯蒂安的惨叫声,波尔蒂赶紧跑到房间里去,就见到巴斯蒂安在扭曲的张着嘴嗷嗷大叫。

 

“怎么了!”波尔蒂吓坏了,跑到床边,巴斯蒂安泪水从绿色的眼睛里大颗大颗的滑落,他伸出舌头,一枚泡腾片正在他嘴里冒泡。

 

“呆瓜,泡腾片哪能直接吃啊。”波尔蒂拿起床头的水,也不管热的冷的一口气给巴斯蒂安灌了下去,喝完水的巴斯蒂安就好像整个人都超脱了一样,长吁一口气,靠在床头上吐着舌头,朝着波尔蒂比出了一个V,波尔蒂拿他的施魏因一点办法也没有,伸出自己的抓住巴斯蒂安的手。

 

“舌头没烧着吗?”波尔蒂凑上前去观察那条备受折磨的舌头。

 

巴斯蒂安有气无力、口齿不清地说道:“没有四这东西冒出来的都四二氧化碳就四有点难受。”

 

波尔蒂又仔细瞧了瞧巴斯蒂安的舌头,判定没什么问题之后,嫌弃地说了一句:“舌头变成蓝色的了,好恶心。”

 

巴斯蒂安闭上了嘴巴,瞪着他,可是眼里藏不住笑意。波尔蒂帮病号掖好了被子,看了看床头的时钟,扳起手指头开始算:“嗯,待会六点半下床活动一下,然后量体温,换一身衣裳,睡前在给你泡一杯……”

 

“卢卡……”巴斯蒂安轻声地打断了波尔蒂的自言自语。

 

“嗯?”

 

“鞋带都系不好的家伙怎么突然这么能干了?”巴斯蒂安微微笑道。

 

“打扮好自己,和收拾好自己,不是一回事。”波尔蒂振振有词:“你这个幼稚狂,还欠收拾着呢。来,你说说看,”波尔蒂捏着巴斯蒂安的下巴,说:“要是没有了我,你该怎么办?”

 

巴斯蒂安点点头,没有再顶嘴或者继续开玩笑,平日里被打理得酷酷的发型在生病的折腾下反倒服服帖帖的长在脑袋上,苍白的脸色,一双绿色的眼睛却格外的富有生命力。波尔蒂满意地走开了,在一旁收拾刚刚的残局。巴斯蒂安注视着他忙碌的身影,眼神温柔如水。

 

“是啊……卢卡,没有你该怎么办呢……”巴斯蒂安轻轻地反问了一句,说给自己听。

 

*** 

 

那天夜里注定不是一个太平之夜。半夜里,巴斯蒂安半夜病情反复,高烧到了40摄氏度,隔壁睡着的波尔蒂犹如有心灵感应般半夜醒过来,在大冬天的夜里里开着车送巴斯蒂安去市中心的医院挂急诊。巴斯蒂安最终还是打上了吊水瓶,波尔蒂守在他身边,一直都在。

 

只不过,那夜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巴斯蒂安几乎都记不起来了,第二天他醒过来,已经天亮,他的卢卡斯在病房的沙发上别扭的缩着睡,怀里抱着巴斯蒂安的外套。在巴斯蒂安那一大堆模糊记忆里,只剩下迷糊时一双握住他的手。

 

他想起了自己的前女友,那么离开了她的女人。在他和丹妮娜还没有分手时,女人总是埋怨巴斯蒂安约会时心不在焉,她说:“你总是看着窗外,就好像爱情把你禁锢住一样。”

 

现在巴斯蒂安明白了,爱不是束缚。

 

爱是一种拥有,就像那一双黑夜里握住他的手一样,一种得到和被得到的托付,你不会选择挣脱,也无需挣脱它,因为温暖。

 

他很想再和丹妮娜分享自己的领悟,只是后来,他没有再见过那个女人。

 

07

 

巴斯蒂安心里有事,不会去找他找朋友、父母和哥哥聊,也不会一个人憋在心里。他喜欢一个人一声不吭地跑到里市区二十公里外的奶奶家,和她一起吃晚饭,然后喝茶,聊天。

 

奶奶是他们施魏因斯泰格家里最聪明的人,也是一名温柔睿智的女人。活了一辈子,沉淀下来的都是年轻气盛的巴斯蒂安所没有的风骨,别人无法给予他指引时,巴斯蒂安知道他的奶奶会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我想,我大概是爱上了一个人了。”

 

巴斯蒂安认真地盯着奶奶的表情,认真地说。

 

“哦?谁呀。”奶奶一点也惊讶,甚至都没有抬眼。巴斯蒂安这段时间的变化,实在是太明显,旁人比本人先知先觉,并不难。

 

“啊……他呀,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 

 

同样发现这一切的,还有拉姆。就在巴斯蒂安去找奶奶的那一个晚上,菲利普找到了波尔蒂。

 

因为巴斯蒂安的原因,波尔蒂自然也就在菲利普“好朋友一生一世一起走”的名单里面。由于他和巴斯蒂性格都比较孩子气,因此两个人的名字被打上了着重号,是菲利普的重点关爱对象。

 

也正因为菲利普对他们两人投入了不成正比的关心,生怕他们一不小心就闯出什么大祸,所以他最终成为了第一个发现这一切的人。即使,他曾经千万次告诉自己不能插手,但最终,他还是决定和波尔蒂谈一谈。

 

两人此时此刻正走在安联球场,夜凉如水,菲利普喜欢盯着自己脚尖数着脚步,而波尔蒂一抬头就能看见繁星满空。

 

“自从巴斯蒂认识你之后,变得老实了很多。作息时间准了,训练老实了,比以前成熟了很多,虽然还是一样的疯。”菲利普和波尔蒂没聊几句就把主题转到了巴斯蒂安。

 

“很好啊,不是吗?”

 

“是的。”菲利普露出一个并不轻松的笑容:“我认识他很多年了,想要去改变他,可是他从来不听别人摆布。所以这些改变,只有可能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尽管我觉得他自己都没发现。无论以后发生了什么,我想巴斯蒂永远也不会后悔。”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呀。”波尔蒂尴尬地摇摇头:“我可没管过他。”

 

“是的,但他是因为和你一起,才会不知不觉改变那么多。你一直都是你们关系的主导者,虽然你不是那个主动的人。如果你对某件事下定了决心,巴斯蒂永远都会尊重你的选择。”

 

“菲利普,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菲利普转过头看向波尔蒂的眼睛。

 

波尔蒂他知道,他当然知道。

 

*** 

 

半月前,巴斯蒂安陪着波尔蒂做手术,手术后,队医告诉了波尔蒂准确的回归时间,他将缺席整个07年所有的比赛,翌年才能复出。自从波尔蒂受伤之后,巴斯蒂安就一直陪着他,每天开很久的车跑到波尔蒂郊外的家玩,一起打游戏,看电影,逗他开心,两个拖着残腿的足球运动员把家庭主妇莫妮卡弄到抓狂。

 

“喂,女孩们,你们还能不能好好养伤了?!”波尔蒂家每天都会有莫妮卡拿着拖把在皮尔森湖旁边追着两个大男孩跑的画面。这些风波总是以波尔蒂和巴斯蒂安单脚逃亡失败,每人接受莫妮卡弹耳朵惩罚十次告终,最后两人躺在皮尔森湖岸边,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

 

总会有忘记烦恼的时候。

 

后来,巴斯蒂安干脆赖在能看见皮尔森湖的主卧室里不愿意回家。莫妮卡让他和波尔蒂一起睡,于是,不用一大早就赶过来的巴斯蒂安彻底被波尔蒂带坏,进入到无敌赖床模式,一天的生活从中午开始,这样算下来,莫妮卡还能省半天的精力去做自己的事情。

 

每天巴斯蒂安醒来,一睁眼就能看见落地窗外湛蓝的皮尔森湖。湖边一排松树挺拔青葱,阳光把整个房间打得通透明亮,波尔蒂总是会在他之后醒过来,懒洋洋的叫着“施魏因”,然后翻过身又睡去。巴斯蒂安总是会不甘寂寞地试图把波尔蒂吵醒,抓着他不停地说话,挠痒。然而,瞌睡虫波尔蒂依然一副我自岿然不动的做派,最终吵累了的巴斯蒂安会抱着他的瞌睡虫,重新睡一个回笼觉。

 

巴斯蒂安说:“我爱上这蓝色了,我希望每天早上都能看到它。卢卡,把房子卖给我吧!”

 

“想得美。”

 

巴斯蒂安凑近波尔蒂,盯着他眼里的蓝,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那就要你好了。”

 

“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到皮尔森湖里去,然后你就可以在那呆一辈子了。”

 

他们就这样吵吵闹闹的度过了最艰难的那段日子。


然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 

 

“巴斯蒂,你今天来不是为了征询我意见。”奶奶安然的沏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你已经下定了决心,何苦又来问一个老太婆的意见。孩子,你缺少逆流而上的勇气,你希望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我已经等了好久了……但会很难,会有很大的阻碍。”

 

“爱的阻碍,本来也是我们的一部分,故事的主角不是我们,那么这些困难也就不成立。


巴斯蒂安听见奶奶说:

 

“爱是属于你的,孩子,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勇敢的成为你自己。”

 

*** 

 

“如果,我选择最艰难的那条路呢?”波尔蒂突然停下来,菲利普回过头。在黑暗之中,那个少年咬着嘴唇,菲利普看不清他表情之中的细节,只知道那一双亮晶晶的蓝色眸子里闪动的都是倔强。

 

“菲利普,我喜欢他。只要我再勇敢一点就能迈出那一步了,对不对?”

 

波尔蒂的语气里透着执着,还有不难察觉的害怕。那一刻,菲利普突然觉得有一丝心疼,眼前的人在逼自己承认些什么,他那么的在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在乎。

 

“是的,你可以做到。”菲利普犹豫了片刻,最终说:“所以你决定的,是你们两个人的命运。不仅仅是你自己的。”

 

菲利普说完这一句话,波尔蒂却突然笑了起来,他摇摇头,温柔而坚定地说:“菲利普,谢谢。我不会那么做的。我会和他保持距离。”

 

菲利普看着波尔蒂露出不在乎的笑容,而他撑着拐杖的手,却在颤抖。

 

多年以后,菲利普偶尔还会想起那个晚上,想起那个笑容,他知道就算没有今夜的对话,波尔蒂仍旧会选择离开巴斯蒂那条路走下去。

 

事实上,他们从未离开彼此。菲利普见证了十年的风风雨雨,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候,即使波尔蒂和巴斯蒂走截然不同的人生路上,他们也坚定地相信殊途同归。


2014-12-31 猪波 .  SP . 
评论(7)
热度(41)
  1. AdamKay后宫王 转载了此文字
    新年第一篇看哭 爱他所以愿他一切都好 也愿你俩各自都好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