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隆包] Lost and Beautiful 17

*这不是推歌贴,这是小说。

*传送门


这首歌!是所有这篇小说里出现的,我最爱的一首歌!我都能想象到包子在唱这首歌时的得瑟劲儿。

Bowie也算和披头士齐名了。

以及过去线已经往傻白甜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Chapter 17

 

Xabi觉得更衣室里有东西,他总是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看似最靠谱的Agger,后者一转背就告诉了全队,以至于现在大家一见到他就哈哈哈的大笑。

 

Steven最含蓄,毕竟是队长,他特意在今天的比赛前找西班牙中场聊了聊,语重心长的说:

 

“Xabi,以后噩梦啊,就不要拿到更衣室说了。”

 

Xabi委屈的盯着他的队长。

 

装了好久正经的Steven也终于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

 

往往憋得最难受的到最后总是笑得最夸张。这一笑直到上场前,利物浦队长还一脸停不下来。以至于Xabi开始想,他的队长腹股沟的老伤真不能怪队医,是红军队长太能笑了。

 

毕竟纵欲伤身。

 

当然,Steven哪怕全程憋着笑容,也不妨碍他们他们轻松的赢下主场比赛。进了一球的Gerrard特地跑过去拥抱那个离自己很远的Xabi,一把将他揽到了自己的怀里,他们一起蹦蹦跳跳的,像两只欢欣雀跃的松鼠。周围的队友也围了上来,Steven感觉Xabi往自己怀里蹭了蹭,很可爱。

 

“Xabi!”Steven大声喊着自己搭档的名字。

 

“怎么?”

 

“你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

 

又来,真是受不了。

 

##

 

洗澡的时候,进球的大功臣被全队邀请着唱歌,于是大澡堂里,Steven的歌声就传遍了每一扇门。说实话呐,Steven除了人傻傻的,大部分时候都魅力四射,比如他跳舞是全队里最棒的,用Riise的话说,就是一“人型荷尔蒙派送器”,而他的歌声也毫不逊色于舞蹈,就像今天,Carra合声,Reina用b-box打节奏,Steven把没有伴奏的Starman唱得有声有色,歌声将整个澡堂点燃了。

 

就连一般不搀和他们的Xabi,也听着摇摆,一旁跟着小声地唱。

 

就等全队闹腾完之后,澡堂里就只剩下动作最慢的Xabi还在穿衣服。

 

“嘿,Xabi~”Steven的声音突然从顶上冒出来,Xabi惊恐的回头,发现他的队长趴在门前,伸出抬头纹,像WiFi满格信号,不怀好意的盯着他自己。

 

西班牙人愣在半空中,想赶紧找衣物遮挡着,但啥也没找到,只好抱着肩膀蹲了下来。

 

“喂!!”他尖叫着,尽管觉得这个动作和声音都太女生了,但是偷看别人洗澡,就算你是英国女王也不成啊。

 

“队友每次都说你洗澡太慢,要我过来考察一下你是不是在做坏事。”Steven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说道:“我看也没有什么啊,除了你蹲着的样子比较猥琐之外。”

 

“我能有你猥琐吗!!!”Xabi怒吼响彻澡堂。 

 

“都是男……”

 

“滚!!!”

 

Xabi这一吼直接吓得红军队长从门上摔下去,四脚朝天。

 

## 

 

其实,这一切都是利物浦其他队员的一场阴谋。

 

等到两人落在最后回到更衣室的时候,大家已经一哄而散。今天的比赛胜利得很轻松,又是在主场,所以比赛结束之后都会各自回家不用集合。Steven和Xabi到了更衣室里,才发现暖气片已经凉了,利物浦队长捣腾了一下开关。

 

“好像坏掉了。”Steven用毛巾擦着滴水的头发,拧着开关说道。

 

“我有一个很悲剧的消息。”Xabi说道:“更衣室的门被设置成自动反锁。我们现在被锁到更衣室里了。”

 

“什么?!”Steven一脸遭到背叛的表情:“明明大冬天锁更衣室里的经典段子是我想出来诈Carra和Finns的!我就知道!该死的Daniel,给他说什么他都守不住。”Steven咬牙切齿的诅咒着Agger。

 

“我看他这次就保守的挺好的。”Xabi残忍的戳穿了真相,被Steven狠狠地瞪了一眼。Xabi立刻举起双手投降,说道:“我都是被你牵连进来的,就不要再迁怒于我了。”

 

“我今天没有带手机,你的手机呢?”Steven出了一个主意。

 

“嗯……我记得我好像放在了柜子里……”Xabi找了找,柜子里除了球鞋毛巾什么都没有。“咿?怎么不见了……”

 

Xabi的头从衣柜里钻出来,耸了耸肩肩膀,说道:“肯定是被他们拿走了。现在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Steven一脸“包在我身上”的表情。“拿出你的火柴盒,划一根许一个愿望,想着万圣节火鸡,然后我们就归西啦。”Steven看着只穿了一件长袖T恤的Xabi和自己,严肃的说道。

 

他们最终决定靠着余温扔在的暖气片坐在地板上,Steven头发上围着毛巾,看上去像日本桑拿里总是两眼放绿光的大妈,Xabi则坚持在换衣服之前吹干了头发,清清爽爽的看上去很自在。

 

可终究还是有点冷,尤其是湿哒哒的Steven,头顶上掉下来的水仿佛能在发尾间结成冰。利物浦的队长冷在一旁直哆嗦,而Xabi只能无奈地看着他的队长,最终,他凑近去一点点。

 

“喂,我凑近来一点不是要你抱着我。”

 

Steven假装已经冻昏过去了。

 

其实,他靠上Xabi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感觉完全不冷了。Xabi的身体温温热热的,还很柔软,让人想到的西班牙的太阳。真不亏是南欧出品的男孩,从头到尾都嗅得出阳光的味道。Steven从背后抱住西班牙人,又得寸进尺的将脚搭在了Xabi的腿上,将自己的埋头在将在Xabi的脖子处,亲昵的拥抱里,他闻到了西班牙人橙子味的沐浴露。

 

他满意的笑了笑,双臂收得更紧了。

 

“……Steven,你刚在那是咬我吗?”

 

“你……闻起来很好吃……”Steven又想笑了,但他没有,他的唇轻轻地擦着Xabi的脖子,似有若无的吻着Xabi,但是更像是头狼在标记自己的领地。Xabi被Steven弄得这样有一些痒,他偏过去了一些,Steven也不甘示弱的跟着靠了过去。

 

“喂……”Xabi在Steven怀里挣扎着,他扭过头正准备警告自己的队长。突然就正对上了Steven的唇。

 

他们接吻了,第二次,在伊斯坦布尔之吻之后。

 

很明显,在两人真正吻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Xabi显然一个扭头就能解决掉这个尴尬的问题,Steven更是只要后仰一步。但是两个人大眼瞪着小眼,谁都没在想办法。

 

准确的来说,接吻的确提升了两人的体温,Xabi只感觉到一股热量从心脏处一路升腾,到他脸上的时候,已经沸腾了起来。接下来,一股叫做“害羞”的情绪开始弥漫,所有他和Steven紧紧相拥的身体部分开始不同程度的发热。就在Xabi变成一个电暖宝之前,Steven这根保险丝及时被烧断。

 

红军队长(不愧是队长)率先成为清醒的那一个人。

 

他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Xabi柔软的嘴唇。

 

##

 

Xabi忍无可忍了,他跳起来,熟练得如同蜘蛛侠,然后以一种“我的队长是变态”的目光看着Steven,他的双手握拳,然后伸出手指一条条数落:“笑话我,看我洗澡,搂搂抱抱,咬我脖子,舔我嘴唇……你把我当啥了?你家Lily的泰迪熊?”

 

“拜托,Xabi,你的逻辑呢?我家Lily可是肢解变形金刚的女中豪杰,谁玩泰迪熊。”

 

“回答我的问题!”

 

“我没把你当泰迪熊。”

 

“他妈我问的是前一个!”

 

“我把你当……咿,我把你当成什么了呢?”红军队长行云流水的思路突然就卡住了,他脑海里浮现的各种可能性都被他一一否决,他仔细思考着Xabi对于他的意义,而真相在极快的瞬间溜走,那时候的Steven并没有察觉。

 

“我想……我把你当成了——”/“——喵。”

 

“我就是只猫?”Xabi绝望又愤怒的扶着额头,仿佛人生失去了意义一样靠在墙上。

 

“嘘——”Steven伸出手指放在Xabi的唇前,凑近他,然后轻声说道:“更衣室里有东西。”

 

“喵……”又一声猫叫传来。Xabi也瞪大了眼睛,和Steven四目相对。很快,两个人就颇有默契的点了点头,他们的目光同时向更衣室里一个很久都无人使用的柜子里望去。两人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来到柜子面前。最终Xabi给Steven使了一个眼色。

 

红军队长敢为人先的打开了吱吱呀呀的木门。

 

一只黄色的花猫从里面跑了出来,Xabi惊讶的看着这一只猫,他蹲下来展开双臂,小花猫立刻扑到了他的怀中。

 

和花猫一起被带出来的还有Xabi的手机,踉踉跄跄跟着摔倒了地上。Steven捡起了它,正准备把它交还给Xabi,却低头看见Xabi抱着花猫,温柔的顺着小猫耳朵上的毛,轻声地说道:“下次不要把我手机藏起来了呀,这样我和Steven队长就不会冻那么久了,对不对?”

 

Steven看着这一幕,突然就觉得有一点动心。

 

恍惚中,手机铃声响起,Xabi把怀里的猫放下,接起电话的他依然挂着的微笑的表情,而刚刚他接过手机时的温度还残留在Steven手心里,缱绻不去。

 

Xabi挂上了电话,若有所思的愣在了原地里,Steven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神色复杂。然后Xabi抬起头来,不知是悲是喜。

 

“Nagore怀孕了。”


2015-01-01 LB .  gerlonso .  隆包 . 
评论(7)
热度(39)
  1. 娜塔莉亚后宫王 转载了此音乐  到 TROY
    #Lost and Beautiful 17#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