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senal & England
Gerrard & Alonso
Carragher & Neville
Wenger (1996- )
他们的故事,是写给足球的一纸情书。

[隆包] Lost and Beautiful 16

*传送门

*我突然发现这一章我也很喜欢。未来线隆包终于相遇了。在发生那么多事情时候,包子还依旧不明不白的去找隆哥,让人沉醉。



Chapter 16

 

Gerrard进门时,Xabi正在讲台上做学员的总结陈词。西班牙人在这个过程中十分的专注,没有注意到Gerrard已经溜进了会场。

 

他找到角落里的一个空位,蜷缩起来把连帽衫的帽子戴上,找了一本欧洲旅游指南竖在面前,只露出两个眼睛瞧着台上的Xabi。

 

但是Gerrard还是小瞧了Xabi的洞察力,很快西班牙人的双目就对上了Gerrard的目光,两人在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都窒息了0.01秒,Gerrard呆呆地将手里的书放了下来,一脸无辜的看着台上突然愣住的Xabi Alonso,Xabi生硬地将目光挪开,Gerrard着急了,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书本掉在了地上,椅子还原到了原处,膝盖碰到了扶手,Gerrard嗷嗷大叫了一声,顿时整个会场一阵骚动,人们纷纷回头,Gerrard取下帽子站在最后,带着笑。

 

他看见Xabi Alonso露出一个他思念依旧的浅浅笑容。

 

“呃……我……大家好……我是……”

 

“先生,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吗?”Xabi装作一脸不认识Gerrard的表情问道。

 

“我……嗯……你PPT上写着的是……进攻三区……”Gerrard眯着眼睛仔细盯了一下上面的英文,发现还是看不清,于是跑到走廊上:“哦——进攻三区的整合与消亡!”

 

Xabi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看着大家都盯着自己,Gerrard终于意识到自己除了“Xabi跟我回家吧”、“Xabi咱们玩心吗”、““Xabi你的明信片我看了好蠢哦”还有“Xabi我的女儿归你儿子了”之外,根本憋不出一句跟进攻三区有关系的话题来。

 

“我……我不懂。”Gerrard支支吾吾的说,脑袋里飞速旋转着该如何扭转局面。Xabi听后无奈摇摇头,将他今天的主题重新概括了一边,看着Xabi认真耐心的模样,Gerrard也随之平静了下来。然后,他发现一旁操作PPT的一个少年做着鬼脸妄图吸引前红军队长的注意力。

 

好吧,我看到你了。Gerrard瞪眼回去,估计又是一个从小看自己球长大的小球迷。哼哼。

 

咿,不对,那个小鬼还在不停地扭脖子,Gerrard莫名其妙的跟着他脖子的运动方向抬头看,发现屏幕上赫然出现了0809赛季利物浦4:0皇家马德里的比赛中Torres的进球片段。

 

看着Gerrard盯着投影仪,Alonso也回望过去,这时候屏幕上切换到了其他比赛的内容,那是他们双杀曼联的那两场比赛。Mitchell的录像里将传球路线和进攻阵型额外地勾勒出来,边路的顽疾让当时的利物浦极度依赖于自己的中路,对手的中场溃不成军,Gerrard领着红军,百步穿杨,从海布里杀到蓝桥。

 

Gerrard那一刻明白了,这就是进攻三区的合并。那时候红军眼里,没有禁区与底线,只有球门,如同地狱终点一般,红衣军团一腔热血将炼狱点燃。

 

Gerrard看痴了,每一脚传球,每一次冲击都澎湃如昨,他无意识轻轻摇了摇头,问道:“当年,为什么Alonso要离开?”

 

说毕,Gerrard将目光放置在Xabi身上,退役了的红军队长这一问突然显得格外的苍凉。

 

“Alonso没有选择。”Xabi沉静的回答了Gerrard,声音里有着细微的哽咽声,没有人能听到。他后退一步,站在能够看清全貌的地方,继续说道:“当年的利物浦在强强对话上都拥有绝佳的表现,无论对手中场强弱,拉开阵势来进攻的对手基本出路就是死路一条。Mascherano是定海神针,钢铁城墙保证了中路球权的供给;Gerrard和Alonso都是长传的高手——Alonso负责攻防转换,Gerrard负责后插助攻,两个人一拿球就是精准的提速机。渗透能力极强,中路把握机会的能力绝佳。”

 

“他们曾经接近过联赛冠军。”Gerrard接过话头。

 

“不,他们从来没有接近过。0809利物浦的失败,是必然,Alonso的出走,也是必然。跟Benitez无关。跟感情无关。这一切,都是冰冷理智之外,所有人的选择。没有挽留,没有依赖。这是职业足球。”

 

“Gerrard答应了Alonso不会干涉这一次转会,但Alonso从来没有告诉他答案,Benitez到底说了什么?”Gerrard话里带着愤怒和质疑。

 

“Benitez什么也没说。”Xabi看上去也变得有一些失控,他侧过身,对Mitchell说:“调出0809赛季利物浦平局的比赛,将期间15分钟内控球率超过百分之60的片段节选出来,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进攻三区的合并,是如何在利物浦三杰手中消亡的。”

 

Mitchell很明显被Alonso的气场给吓到了,连忙噼里啪啦的开始敲击起键盘。正如Alonso说所的,所有的比赛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矩阵,排列到一起,一场又一场Alonso和Gerrard的回忆呈现在屏幕之上

 

——他们久攻不下,毫无建树,缺少阵地战周旋的能力。中场越往平推,两翼的阵容越是往回收,宽度和纵深被挤压到最小,大禁区、小禁区、底线区域,被对方的链式防守割裂成层层叠叠。长传无法给予包夹的前锋空间,Alonso和Gerrard技术的桎梏让他们空有一腔热血。

 

“我想这些画面已经说得很清楚了。”Alonso和在场所有的观众死一般静默的看着那些年红军的消亡,Gerrard红着眼眶盯着那些岁月,一句话也不说。

 

“Gerrard他知道,他只是不愿意相信。”

 

“他不知道,Xabi,他不知道。”Gerrard哽咽着回答他。

 

“Alonso从一开始来利物浦,就明白他和Gerrard的相似,他从一开始就只能妥协,后退,牺牲掉冲锋上阵的机会,将他手中的剑,亲自交赴给安菲尔德的少年。”Xabi冷静了下来,看着台下他的队长,他看见Gerrard的泪水从脸颊间滑落,他心软了,低沉地说:

 

“那些年,Xabi Alonso从未后悔过……他的队长带着他们的利物浦,总是能绝处逢生。但终究有一天,他们的矛盾会被放大,Alonso一而再再而三的妥协,也无法带给利物浦明天。”

 

“只要你还在,总会赢的。”Gerrard低声呢喃着。

 

“之后利物浦走错的路,不是Gerrard的错。”Xabi很想上去拥抱他失落的队长,而他的双脚却无法动弹。

 

这是他们六年以来第一次开诚布公得谈当年的问题,而他们都没想到,这个心结,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以第三人称的形式被叙述,如庖丁解牛一般,不痛不痒的将这一切解剖开来,最后只剩下死亡。

 

Gerrard已经很久没有为足球而落过泪了,他曾经为之哭泣过的,都成了别人的故事。可是事实的真相被推到他身边时,他依旧觉得难过,六年的流年也无法弥补他当年的心痛,Xabi那一夜离去的背影,是羁绊他一生的心魔。

 

那一刻,Gerrard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说出那一句话了——

 

“所以,Xabi,回家吧。”

 

Gerrard逼迫自己牵扯出一个微笑的弧度,他的眉眼随着微笑而弯,瑞士的阳光在那一刻都被他渲染的只剩下温暖。那么多年避而不谈的往事仿佛能在那个受伤最深的男人眼里被融化,Gerrard总是能用他的笑容治愈一切,那些Alonso花了六年时间都无法治愈的伤痛。

 

“终有一天,会的。”Alonso也扯出来了一个微笑,所有的难过痛苦都能因为Steven的微笑而消弭。他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对这个男人动心的时刻,那时候他们坐在沙发上,他的队长紧紧握住了他的双手,也是这样的笑容,仿佛能和冬日的阳光融为一体。

 

一种永远都解不开的迷。

 

银幕上PPT被放到了最后一页,会议因为Gerrard的出现被延长了将近三十分钟,但没有人觉得这三十分钟耽误了他们的时间,当投影仪上出现“再见”两个字的时候,零星的掌声出现在大厅里各个角落。

 

最终,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给了Alonso这一场精彩的演讲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Alonso看着PPT上的“再见”。

 

是时候,和过去道别的,尽管未来,看上去还很遥远。

 

他从恍惚间回过神来,微笑得致意观众,Platini主席上台做最后的陈词,Alonso从后台离开,Gerrard也消失在人海之中。

 

那一场征战的岁月里,Alonso的爱情只是一段微妙的插曲,简单纯粹,深邃热烈,舍得下看得清。Alonso的迷恋不知不觉和对利物浦的爱融为一体,在离开安菲尔德之后,Xabi Alonso始终牵挂这寸红色的土壤

 

——他早已经分不清对利物浦和Gerrard的爱了。

 

但那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不是么?

 

当年伊斯坦布尔的那一批人早已经离去,散落在天涯,故事随风传诵到世界的角落,突破时空的限制,一生戎马。红军的灵魂始终在燃烧,生生不息,利物浦的故事永不谢幕,同样的颜色,不同的灵魂驰骋在绿茵场上。

 

Alonso和Gerrard都未曾离开。


2014-12-30 隆包 .  gerlonso .  LB . 
评论(12)
热度(46)
  1. 娜塔莉亚后宫王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ROY
    #Lost and Beautiful 16#
  2. HoldenCaulfield后宫王 转载了此文字
    所有的感情,无论是什么,当一切摆在利物浦面前时都失去纠结的意义

© 后宫王 | Powered by LOFTER